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康兄且听我细细分说。”微微叹了一口气之后,柳时春道:“你记不记得三年前皇上登基时,遵先皇遗命,为子嗣计,立即选秀。那时选了十五名秀女,让她们进储秀宫进学,待皇上守孝结束之后,皇上纳了八名秀女进后宫,分别封了位分,另有七名被送回家去,后来分别赐婚给了宗室子弟或勋贵。”听好友这么一说,康华颐也就明白了。沉吟道:“若能经由皇上金口玉言赐婚下去,确实很是体面。”

  柳时春连连点头。

  “正是如此。皇上当然不会对小女多投注一眼,但……若能经由皇上代为嫁出小女,让小女得一些体面,容她日后在夫家能挺直腰板站定脚跟,那真是老天垂怜了。倘若心愿不能达成,也不过是被遣送出宫回家里来,让我再做其它筹谋罢了。不管最后事情成不成,我是断无怨言的。”若能让皇上最亲信的康大人美言两句,成功的希望就很大了。

  “柳老弟行事向来谨慎,这事想必是再三思考之后才来找愚兄的吧?”康华颐忍不住低声道:“这事,说起来皇上也有责任。那一句脱□而出的戏言,哪里知晓竟误了令千金的佳期。”

  “小弟对皇上万不敢有所怨慰。本是小女太过平庸,立于群芳之中,本就难以出彩,小弟对此,无话可说。只是这事,还请康兄多多帮忙了一”说到此,慎重地躬身一揖。

  康华颐连忙扶住他打揖的手,将他扶起道:“把令千金的画像送来吧,我会将令嫒的闺名写在秀女名单里,并寻一个好时机对皇上提上一提。”

  “那就有劳康兄了,小弟不胜感激!”

  “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可别再多礼了。来来,难得你来,咱俩好好喝它几杯!”

  因为柳时春的爱女心切,这日的康府之行,改写了柳二小姐的一生,让她梦想中的悠然平淡后半生,离她愈来愈远、愈来愈远……

  柳府上下,人人都知道二小姐是个不轻易发怒的好侍候主子,她不爱罚下人,也从不逞主子威风,就算在她情绪最不佳时,顶多将自己锁在书房中看书写字作画,把自己关上大半天,用这些事务来耗磨掉坏心情,而不会拿下人出气。

  今日,她又把自己关进书房两三个时辰不出来,也不理人了。

  于是,服侍她的丫鬟婆子都知道了一一今日二小姐情绪不佳,大家皮绷紧点,夹着尾巴做事吧。

  是的,柳寄悠心情很差,差到关在书房里已经写坏了八张纸,画坏了十一张画,要不是还算克制,她都想撕书来听个响儿了!

  以她这样寡淡的姿色能入秀女名单、能入宫备选,甚至或许还能进入皇家闺学,算是天大的好事吧?就在所有人都在为她欣喜若狂时,那个即将被送入宫选秀、并且可预期日后必遭“退货”的柳二小姐,早己一脸冰霜地将自己锁在书房中,对父兄的殷殷解释不予理会,门板重重关上,谁也不理。

  她从不曾这么无礼的,也不曾这样发火过,尤其是在人前,所以她的举动吓到了父兄二人。

  “爹,小妹生气了。”柳献宏斯文的面孔上带着几丝凝重,立在书房外头低声与父亲诉说着。

  柳时春看着紧闭的书房良久。

  “随她去吧!她总会想通为父是为她好。当年皇上的戏言伤她太深,所以她才会生气:但,尽管如此,她总不能不嫁人。这是一个机会呀,咱又不是奢求皇上宠幸她,只是想藉皇上代为作主,给她寻得好夫家。瞧,六月选秀之后,再没多久就是秋闱大考了,到时全国优秀学子齐聚京师,多得是青年才俊任人挑选,不拘寒门陋户什么的,只要配得上寄悠的文采就可以了。我们没有门户之见,也愿意帮扶其前程,何愁不能给你妹妹寻一桩良缘?而且有康大人在一旁着说两句,皇上心中自是有底,必会代为婚配的。就算一切谋划都不成,不过是又回到现在的样子,并无损失。”

  “可是一旦进宫选秀,又被送出来,那妹妹怕是当真嫁不了人了:那些等着看笑话的人,定又有一番淡资嚼舌了。”柳献宏凝眉说道。

  “再差也不过如此了。外人想要怎么说,为父管不着,也顾不上,只要你妹妹能好,其它都不重要了。”

  柳时春再深看了房门良久,转身走出书院,交代道:“走吧,秋闱快到了,你心思还是放在读书上吧,暂且别担心这些事了。”

  “是的,爹。”柳献宏跟着走出去,不再徒劳地在书房外劝解些什么,留下安静的空间给小妹去思考。

  如果容貌可以交换,他多希望相貌平凡的人是自己,那么妹妹早五、六年前就可以觅得好夫家了。可惜了寄悠这样好的一个女子,却因为没有好颜色,致一切被全然否定。这世道,真是太不公平了。

  书房内的柳寄悠并不是没听见父兄的谈话,也不是不了解父亲的苦心:她气恼的其实不是进不进宫选秀的事,而是当了秀女之后,皇上必会因康大人的请求而特意安排她嫁予别人这件事。

  嫁人!柳寄悠暗自咬牙,气恼地想着这可恨的两个字。若她真的有心嫁人,就不会把自己留到年纪老大,还放任外头那些风言风语把她当谈资。这才清静了几年呢,没想到好日子竟因为父亲的慈心而再也不能悠闲度日。真是太失算了!她从没想到父亲会招呼不打一声就私下做了这样的事,让她完全没有思考对策的时间,一切就成了定局。

  要她嫁人,倒不如人宫当一辈子受冷落的宫女呢。

  不过,就算想住冷宫、想远离后宫的争权夺利,但待在别人家的屋檐下,很难真有一片清静地能供她过起清静的日子。再说了,一入宫门深似海,后半辈子被封闭在一方小天地,不得自由、不见天日,简直就是坐牢,且坐的还是天牢,把牢给坐穿那种。不得自由的环境,再怎么悠然淡定的心,哪还能心宽度日?她虽然爱钻研佛理,却没兴趣每天念佛捡佛豆虚度一辈子。

  思来想去,嫁人与入宫,她都没兴趣,半点不想委屈自己。可恨如今情势不由人,她竟怎么也想不出化解的办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