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对落霞来说,这个主子实在是个奇怪透顶的女子,即使已服侍了她十六年,依然很难理解主子心中究竟在想什么。不过这是情有可原的。谁能轻易看透一名神色总是冷静雍容、内里绝顶聪慧的女子心中在计量着什么呢?她花了四年时间才明白,小姐十四岁那年声称在受了东宫太子奚落之后无颜再苟活于世,给了老爷两个选择:让她去死或让她出家一一其实想死是假,想出家是真:痛恨名誊受辱是假,想趁机获得所谓的自由身才是小姐甚爱研习佛理,但从来不曾痴狂到想要出家的地步:只不过,出家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让她摆脱必须嫁人的命运。

  只是为了不想嫁人而索性出家……真是骇人听闻的想法呀!小姐说生在这种时代,女人不管是什么身分都很可怜,即使嫁到世人交口称赞的好男人也很可悲:此类言论不时脱口而出。但……她实在不懂。为了那些话,她与另一名贴身丫鬟挽翠讨论了一整年仍没有答案,索性不去想了。

  她们主子的话真的很难懂:但当今世上,她们最崇敬的人就是主子了。所以她们很替小姐不平,也不知有多少个夜里,一思及此即难以入眠,为小姐流下无数泪水。

  甚至在三年前,公子邀好友来家中小聚,其中一人在看过二小姐后,于背后笑闹了一句:“柳宅中,连女婢都丽颜天生,也就休怪二小姐乏人问津了。娶她身边两个俏丫鬟,散去千金也不觉可惜:反倒是二小姐,恐怕柳大人要考虎多置办几十抬嫁奁了。”

  当然,那人后来被公子给驱了出去,从此不再相交:但挽翠与她心中都不好过,想要请小姐派几个姿色平庸的丫头取代她们的工作。原本老爷与公子听闻之后都是同意的,也寻来了几名长相粗笨的丫鬟要让二小姐挑选,谁知二小姐却是反对,并笑着说了几句耐人寻味的话:“那很好呀!我就是要身边的丫鬟出色无比,谁也不许调走我的人。”

  于是,此事就此作罢,再没人提起。

  小姐不想嫁人,一直都不想:而没有人能理解她为什么会有那种念头。

  老爷与公子只道小姐当时被皇太子的话给伤到了,才会産生这样背离世俗的想法:可是只有她与挽翠明白,小姐自幼就常这么说了。

  唉!其实小姐的日子过得很是舒心惬意呢!在外人怜悯她双十年华、硬生生熬成了个老姑娘、已失去嫁进好人家的资格时,小姐也正为自己没有机会嫁为人妇而暗自欣喜着:彷佛随着大好年华一年一年流逝,日子过得更加快活也似。

  瞧,初夏乍临,小姐便早早要她俩收拾细软前来洛阳近郊的别业“临夏园”避暑,打算每天在山林间散步饮酒作乐吟诗参襌,快乐得很,哪里像忧伤老姑娘了?

  “小姐,走了这么久,休息一会儿吧。”收回神游的心神,落霞找到一块平滑大石,铺上布巾,上头摆了酒食小菜。

  柳寄悠拢了拢鬓旁散落的发丝,接过丫鬟递来的棉巾,轻轻拭去汗珠。

  “小姐,好不容易养白的肌肤,就别再去晒黑了吧,老爷有交代的。”

  “为了怕晒黑而放弃与天地亲近的机会吗?怎么说都不合算。”温雅悦耳的声嗓大概是柳寄悠身上唯一出色的了。

  落霞不过是尽职提醒一下,对小姐的接受程度当然不抱期望,又问:“咱们待会要更往上走吗?再上去的山林就不属于我们的了。”

  柳寄悠抬头望向更高处,缓缓啜飲冰凉的桂花酿,沉吟了许久。

  “那是震西王爷的土地吧?听说他秋天以前不会来此居住,稍微走进去一些无所谓的。”

  自得其乐沉浸在山林之美的柳寄悠,全身散发出独特风采与舒徐怡人的气质,使她平凡的外貌看来别有一股韵致:如果能发现她这一面的独特,就不会认为她长得平凡了。至少落霞与挽翠是这样坚信的,因为她们常常看小姐看到发怔呢!

  “小姐,听说皇上要在六月中旬选秀女哩!五品以上的文武百官都呈上自家闺女的画像人宫供皇上挑选,虽有十四岁到十七岁的年纪限制,其中侍中赵大人的千金是破格以十八岁之龄列入选秀之中。听说她很美,侍中大人留下她就是为了等皇上大开后宫之门时送她入宫:那位赵家千金的姿色传说比起当年的大小姐是不相上下的,相信皇上必会钦点中,将来一定可以稳坐妃位,若能生下皇子,那皇后之位就如探囊取物了。小姐,你的看法呢?”身为官宦之家的丫鬟,所注意的小道消息当然也“高挡”了不少,对皇宫内人事动向更是密切注意,也敢在四下无人时说说这类小道消息。

  柳寄悠懒得制止这个丫头生活中唯一的乐趣,只淡淡漫应道:“历代后宫轶事不都是这么流传的吗?这种事还需要问我吗?”

  她实在不懂,为什么女人会将能人皇宫当成至高无上的光荣、当成身为女人最了不起的成就?莫非是想着自己将来一定能成功坐上太后那个尊位?这得有多么强大到不可思议的信心才敢认为自己有能力有资格在那种地方笑到最后,而成为唯一赢家?

  “小姐,你不担心吗?也许今年老爷又会送上你的画像进宫哩。”

  “不可能,我超龄了。即使被破格允许,也仍是遭汰落的分,所以没什么好担心。”她双手大张,躺在平滑的大石上承接凉风迎面而来,突然起了意兴,迳自漫吟道:“散发乘夏凉,荫下卧闲敞。荷风传香气,竹露滴清响。欲取鸣琴弹,愁无知音赏。感此倍阑珊,随风独自凉。”

  “好个随风独自凉!”一声带笑的喝采打破闲适的氛围,浑厚男音中满是笑意,且不带任何歉意,彷佛扰了他人的清闲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一般。

  落霞首先戒备地跳起来,看向来人——

  “你们是谁?咦!是禁军统领燕大人。”她只认得三名男子之中的一个,但已足够了。燕大人可是当朝闻名的刚正人物,虽是世家子弟,却从不欺凌弱小,要是换作其他品性顽劣的纨袴就难说了。

  “这儿是柳侍郎的土地,想必你们是柳大人的家人了?”开口的不是禁军统领燕奔,而是居中的年轻男子。男子不单浑身散发迫人的尊贵之气,那张俊美容颜简直让人为之失神,久久回不了魂。

  慑于那般的威严,也惊艳于那样罕见的俊颜,落霞呆愣结舌,怎么也开不了口、找不回自己的声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