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序序(絮絮)相连二十年

  (一)前序
  
  “凤”者,古称鸟中之王,为祥瑞的鸟:雄者谓凤,雌者称凰。

  是的。原本“凤”是雄性代称,但因为后来人们不断以“龙凤”去组合为另一新辞汇,用于男婚女配的祝辞上,久而久之,“凤”字已被假借为女性代名词。

  假借者,《说文解字》中有注解,就是一借不复返的意思。就像“莫”原本是日落的表示,但被借去用于“不”字之后,后人只好再造一个“暮”字来替代。如果你们能谅解“莫”与“暮”,当然也能稍稍理解“凤”与“凰”被视为一体的无奈吧?

  席绢在上国文课吗?当然不是:只是想顺便告诉你们《说文解字》是一本有趣至极的书,常常去翻一翻内文,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一直没有对皇帝这个身分下笔着墨过。实在是后宫三千佳丽的排场,注定了皇帝这身分必然享有坐怀天下美人的特权,我没有能力去把这样的男人描绘成一个专情的角色,自然也就会对不起我所创造的女主角了。所以,从未想过要用这身分来当男主角。

  当然你们也许会抗议,笔握在我手中,绝对可以把这名皇帝写得专情、冷漠个半死,绝不会轻易去染指他那些妃嫔,最好自遇见女主角那一天起就洁身自爱到老死……但我不会这么做,绝不。

  我是个彻底的公平主义者。对主角公平之余,也要怜惜那些被父兄们为了权势而推送进宫的女子们着想。

  虽然写来可悲,但她们被送进宫之后,青春华颜的流逝中,唯一能等候的就是皇帝老子的点召,然后她们应召去侍寝,渴盼在己无望的下半生中,至少曾受怜爱过,最后一一打入冷宫,或长伴青灯古佛。

  如果要写皇帝,就必须正视他的身分所伴随而来的必然情况,不然就不要写。随便再创一个“傲龙堡”不就可以了吗?一夫一妻,专情到生命的尽头,而且不必背负其他无路可逃、只能等待宠幸的女子的伤心。

  你们一定很难想像去写一个皇帝对我而言有多么为难:因为历代皇帝中,真没几个能称上专情的。就连才气横溢、多情善感的李后主也是:先恋上大周后,再偷偷与小周后偷情:立后之后还有一些妃嫔来满足他的新鲜感。大小周后可都是倾城名花呀!这样绝美的女子,亦有才情内蕴,竟也守不住君王专情的心,那么,我更没有一个能够说服人的立足点去写出那样的男人一一只爱一个女人到老死的皇帝。

  所以喽,我只有说服自己的固执,去写风流到死的男人了一一先别急着为女主角抱不平,我会尽量写出让大家满意的故事,不教大家以为女主角委曲求全,可也不能无视皇帝这个身分必然会拥有众多妃嫔的事实。

  如果不是有“风流”这一项特质,大可不必去写一个帝王了;反之,既然要写帝王,就要正视他身边必然会有的女人群,以及他永不专一的心。

  这是个挑战,更可能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下笔去写帝王的时刻,但愿我能写得可以令人接受:而,不管能不能接受,反正应该没下一次了,我还是讨厌写皇帝,对这样的角色实在很抗拒。

  对了,如果你们想看不同种类一一尤其有别于花心皇帝种类的男主角,就一定要去看看沈亚、林如是、于晴笔下的龙天运,包你们一次把各类皇帝男主给看个过痛。

  什么!?你们还不知道“龙天运”这个皇帝被塑造成四种性格、四个故事吗?

  看完了我的“龙天运”,请快快去看看另外三个故事,这可是首创的最新余释写法哩!我也要赶快去看了。

  不多谈,下回见。

  §(二)2016再序(絮)

  站在2016年的这头,遥望1997年写的序言,除了忍不住修改了几个用词之外,大多保持原样不变,让整篇序依然呈现一种初生之犊不畏虎的锐气,以及不知天高地厚的洋洋得意感。

  看着那序文,就像看着年华正盛时的自己站在面前,有种奇特的感觉:说不上是感怀还是什么别的,就觉得自己手上彷佛忍不住捏着一块橡皮擦,总想擦掉些什么,然后再美化些什么,让自己看起来可以既有锐气又不显得太无知太自满,最好还能有点成熟知性什么的……

  虽然想法很多,不过终究还是没怎么用得上那块橡皮擦,就算怎么看都觉得这不好、那不好的,但毕竟那些都是曾经的自己,也没什么好去遮掩或抹煞的。所以,就放着吧,就这样吧。

  老朋友们都知道,我一直嚷着不爱写皇帝,身为一夫一妻的支持者,是完全看不惯古代一夫一妻多妾的制度的:所以至今,仍然很坚定于不爱把皇帝设定为男主角……虽然说,我好像己经写了两本皇帝男主了说。

  与我此等莫名其的坚持相反,出版社倒满喜欢我写皇帝的。就像大部分男人爱幻想着“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样的美事:女人们最热门的恋爱幻想里,“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绝对是千年都不会变的榜首选项。最好是有权有势可以拥有全天下人的那个男人,眼中只有你一人,这简直太美好了不是?

  是很美好没错,但我就是觉得很难想像一个坐拥天下且雄才伟略的帝王会是一个儿女情长的男人,要写出这样的故事,真的很为难自己的脑细胞啊。

  所以皇帝这样的身分啊,我一向很谨慎地避开,不把他们当成男主选项。

  虽然说……目前仅有的两本皇帝男主文,我好像也写得不是很差,但真的不敢去想还会再去写出第三本呢。对我来说,真的太难了。

  重新校对《花龙戏凤》这本小说,我面临的不仅仅是挑错字而已:在阅读过程中,反覆又反覆地在每个章节段落中思考着许多问题一这里应该要加强形容一下:那里或许可以删减无谓的赘述:要不要在某处加入一大段深入的心理描写,让读者更理解主角的想法等等等等……

  每次看文,都要头大一次,因为想法很多,又觉得这里一写,后面大概会有疏漏或兜不上的地方:又怕写着改着修着,一个没发现,就出大问题了。

  唉,以为很简单的校稿修订,其实并没有比新写一本简单到哪儿去。有时自认为修得更好了,结果读者的回覆是一我觉得还是原书好。感觉自己就是穷忙一场,没给新版加分,真是对自己失望极了啊。

  不过,不管心中有怎样的忐忑,我还是怀抱着很大的热情去努力把这新版修订好,或许无法满足每位读友的口味,但求无愧于心就好,毕竟我们重新再版,是为了呈现更完美一点的《花龙戏凤》。

  但愿,我终能做到:也但愿,大家会觉得新版变得更好一些。

  谢谢出版社的抬爱,让我们能在2017年的现在,再把新版《花龙戏凤》呈现在大家面前。这套《戏凤》小说,曾经造就了许多第一、许多辉煌、以及无数美好的回忆;至今想来,仍然感到很荣耀。

  我们并不耽于过去的成绩,但我们会记住每一份美好的回忆,让我们在翻阅这些已经久不翻动的故事时,光是看到书名,就忍不住微笑。

  真的很棒,这一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