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作品集 > 纯属意外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对于这种放任自己私心去伤害他人的女人,给予一丝丝怜悯都是浪费!

  又是九月时节,各校纷纷开学,今年的T大迎进了一票学生之中,自然有孙束雅的大名。她高中T大外文系的探花之名,也顺利得到三流高中的高额奖金。一切都快乐得很!

  日子依然在过。许多小事件依然层出不穷地在发生着。许多美女心仪着李举韶,许多俊男垂涎着孙束雅的美貌,许多许多的事情丰富着他们平凡的夫妻生活。

  如今一岁半的李毓已走得极稳,词汇的理解也就更丰富了。漂亮的小孩一向是人群的焦点,何况小孩的父母是这般不可思议的年轻!

  今天是注册日,他们抱着儿子一同到T大注册,决定办完事后到市区去大吃大喝一顿,犒赏自己的胃。

  仍是有人不断地惊问他们小夫妻的生活如何,不相信他们是为人父母了。其中更不乏心碎扼腕者。

  奇怪,早婚有那么奇怪吗?还是他们真的看起来很幸福?

  “吃冰冰!”站定在冰淇淋店前,李毓坚决不肯再走,以执拗的面孔对父母叫着。

  “死小子,还没吃饭敢讨冰吃,不许!”李举韶敲了儿子一记。

  “要吃冰冰!”眼泪攻势正在凝聚!

  “宝宝!不可以!”孙束雅蹲下来,决定当个讲理的模范母亲。

  “爸爸——”哭音中有无限撒娇!

  李举韶叉腰摇头!虽然他也很想吃,但以身作则的前提下,不能吃就是不能吃,要养成小孩子吃正餐的好习惯,看他这老爸多么牺牲奉献!好崇拜自己哦!

  “小毓,吃完饭去找姑姑好不好?”

  “要吃——”

  唉,现在的小孩子愈来愈不好骗了!

  正在束手无策、准备掳人就跑时,身后传来惊喜的大叫声——

  “咦!李举韶、孙束雅!好多年不见了!”是个清爽的男子叫声。

  夫妻俩同时看过去。谁?哪来的阿猫阿狗?

  “我是江上飞呀!你们的国中同学,听说你们结婚了是不是真的?当年的班对全分手了,我与我马子也分手了,怎么你们爱情那么牢固?真幸福呀!”

  喝!生人勿近!现下他们夫妻早已失了千里认友的兴致,能与这些旧识撇多远就撇多远,别给别人“误认”他们“无比幸福”的机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呀!

  “嘿——是你呀!我们是结婚了,但一点也不幸福,真的!”李举韶抱起儿子,给了妻子“开溜”的眼色。

  “开什么玩笑!儿子都生了,叫不幸福?你在你们T大可有名了,妻子漂亮,儿子又是奶粉宝宝冠军,真教人嫉妒呀!”

  嫉妒!不好吧?多危险的词儿!好可怕!

  孙束雅僵笑:“谢谢你的嫉妒,我们有事,先走了,后会无期!”

  两夫妻见鬼似的拔腿便跑。其动作迅速得让人一头雾水,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

  不过江上飞仍追了几步,问道:“喂!我还没问你们为什么决定那么早结婚呢!”

  李举韶半跑半回头,高举怀中儿子,应道——

  “纯属意外!记住上床前要戴保险套!”

  “对!对!否则你就会与我们一样成为怨偶!”

  转眼间,一家三口已失去踪迹,只剩早来的秋风扫动第一片枯叶,在呆立于路上的男人身后卷了几卷,形成萧索意境。

  男子兀自苦思着“纯属意外”的意思!

  最后恍然——

  “奉子结婚嘛!”什么保险套不保险套的?即使中奖也不怕处理不掉呀!何必非要结婚?

  可是——那个“意外”好可爱呀!

  “哎呀!”倏地,男子跳了起来,想到女友的堕胎费还在他口袋中,好不容易借来了,与医生约了下午一点动手术呢!

  这时坚定的心思开始瓦解。早婚有什么不好呢?出现了一个“意外”也不代表生活绝对的悲惨是不?

  起于这个动念,男子决定,他也要来让这个“意外”发生个彻底!老同学都做得来了,他又有什么熬不过的?!连忙冲向路边的花店,买了一大束花,他决定带女友出门。不过可不是上医院,而是上法院,公证结婚去也。

  (全书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