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作品集 > 纯属意外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果然,机灵的服务生立即将电动门的传感器关掉,让那名掳婴的现行犯当场成了瓮中鳖,狠狠撞上玻璃门不说,还被人押解住。要不是她是女人,早被人揍去半条命了。

  “不——不要报警!我——我只是开玩笑的啦!”小糖绝望地看店主拨110,转而对着钱思诗想要求救,不料一纪拳头已让她鼻血如喷泉般的溅出。

  中年妇人抱过儿子,脸色苍白且铁青:“我先生是第X分局的副局长,你等着坐牢吧!”

  “思诗——救我——我这是在帮你呀——”小糖眼泪鼻水直落,却怎么也见不到共犯的人影。

  孙束雅心中暗自一惊,转身要找钱思诗,却见她不知土遁到哪边去了。

  “呀呀——”止住哭的李毓好奇地指着哭得一脸血红的人,拉着母亲的长发叫着。

  她心悸地亲吻儿子,搂得更紧。

  那是钱思诗的目的吗?抢人勒索?还是贩卖婴儿?她——居然会做这种事?她们毕竟是无怨无仇的老同学呀!要使坏也犯不着找她下手,而根本上,她连这样的念头也不该有!太过分了。

  能将“小玩笑”开成社会新闻,实在不是简单的本事。再把单纯的掳人勒赎或贩卖事件扯出一间明为孤儿院、暗里则为贩婴集团的大案,更是大大的意外。

  结果是——差点被掳的那名小孩的爹,因破获大案而荣升局长之职;是本事件中最大受益者兼原受害人。

  结果是——企图掳人的李玉糖鎯铛入狱,并且提供了一名共犯的名字,方便警方为她找来蹲苦窑的伴。

  可惜没有证据证明钱思诗有涉入此案。毕竟她压根不认得受害家属的任何一个人,嫌犯的供词因而全然被推翻。虽基本上无罪,但随时等着上法院的心情可不好受。

  七上八下的心也够钱思诗心魂俱裂了。

  所以说要做坏事也得看天分,没有那种脑袋还是少动那种心思,坏事岂是人人做得?

  乌龙绑架案落幕了,但不代表无罪的她会好过到哪里去。惹到了李、孙两家,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她得防着孙琳琳率混混太保前来堵人;也必须防着李举韶的痛殴。后来她更知道,李家大兄在上流社会有其奇怪的影响力——让巨富千金对他千依百顺兼排挤他讨厌的人。所以她的“生意”一落千丈,找不到干爹,也吊不到凯子付夜渡资。

  吓得她躲在公寓不敢出门,连电话也不敢接;要不是公诉缠身,她早飞到国外避风头了。学校那边当然也没敢去,上了社会版头条,哪里有脸见人?

  她真的没料到事情会弄得这么大,起先也不过是基于妒意所起的一个小小玩笑而已。

  都怪小糖坏事!造成了如今这种严重的后果。

  吃着已凉的泡面,钱思诗第一万次的诅咒!

  §第十章

  小李毓差点被绑架的事没敢给两方家长知晓。夫妻俩怕被骂成臭头,更怕被宣判“禁治产”——禁止治理自己生产的物品,也就是李毓啦。

  顶多让双方的大哥大姊们知晓而已。照顾李毓的工作当然更加的紧密;累惨了大人,最轻松的当然是备受宠爱的小祖宗了。

  “二姊,时间已经很晚了,可不可以移动尊脚走回家去?”壁钟指着十一点整。对于明日一大早还得上课的人而言,代表是理想的上床时间。小套房内四名人类,早有两名挂掉了,只剩孙束雅还苦苦地与孙琳琳对峙。

  孙琳琳跷着二郎腿,瞄了瞄小床上早已熟睡的外甥,以及挂在小床边沿入睡的妹婿,心想今天的工作也该告一段落了。

  “好吧,我想姓钱的那个女人没胆子上门找人。大哥又不让我上门去揍人。呸!真没趣。”拨了拨短发,她踢了睡死的李举韶一脚:“喂!我走了,好好保护我外甥,知道吗?”

  “遵旨!”以一个大大的呵欠回应。

  待孙琳琳走后,小夫妻俩才无奈对视。十天来一直过着风声鹤唳的生活,实在是无妄之灾。

  被踢得神清气爽之后,李举韶为儿子拉好棉被,躺回床上之后却一时无法入睡。将老婆拉过来一同躺着。

  “是时候了。”没头没脑丢出这一句。

  她看他:“十一点了。”他们聊的是同一种语言表态吗?

  “我知道。我是说用心理战术让钱思诗提心吊胆这么些时日,也差不多了。我们必须约她出来谈一谈。”

  “她——其实什么也来不及做,基本上也没机会做。所以得到今天这种下场,似乎太严重了些。”十日来她渐渐觉得钱思诗很可怜。

  李举韶抬起一根食指摇了摇:“只要心中存歹念的人,必然会遭报应,差别在报应来得早或晚而已。她运气不错,先遭报,代表以后不必上刀山、下油锅。恭喜她。”口气中可没有太多真心。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那种可怕的想法。即使说是嫉妒我们平凡顺利的生活,也不该衍生这种念头,何况我们并不曾招惹过她。”她真的百思不解。

  他说:“所以说她是变态嘛。别人的不幸是她的快乐。”

  “她是不是在喜欢你?”她打量他。想挖出一些她不知道的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