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作品集 > 纯属意外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走到门边,差点与一名壮硕男子撞个正着,李举韶才要抬头看向那个几乎190块头的男子哩,不料威沉的冷语已从上头传了下来:“上班时间迫不及待的偷情,是不是嫌工作太少,或是李小姐管理不当?”

  这人很面熟耶!似乎是上回追姊姊到家中,还害小毓吓哭的那个男人?李举韶犹豫着该不该留下来,或者一同将儿子抱出去——

  不过,由大姊打来的Pass表示,恐怕是要他先闪人再说。好吧,赚钱要紧,他还没把玫瑰花拿出来卖哩,等会下楼向老婆要花去。

  甫出办公室大门,李、孙两家的方位即传来数人殷勤地向他招手。不知道是打算又来上一回合的糟蹋,还是要把他当团圆的一份子?

  “有什么吩咐吗?”

  孙母拉过他:“刚刚进去那个男人是不是在追举乐呀?”

  原来是想探听消息呀!他怎么会知道?看向大哥,他道:“我想大哥比较清楚。”

  “我只知道他是这家餐厅的总负责人,全球一百多家五星级法国餐厅的老板,年纪三十四,挺老的。”李举鹏与孙父敬了一杯。回应得漫不经心。

  李母也悄悄拉过么儿:“小韶,你看,那个老板是不是对你大姊有意思?”

  “大概吧!如果每次看到我与小毓,都引发他想杀人的冲动的话,那大概是有意思了。”

  “为什么?”众人一致问他。

  李举韶叹了口气:“你们知道大姊多无聊吗?居然暗示那个男人说小毓是她生的,而我是她养的小白脸!传出去的话,教我脸要往哪里搁?”他生个儿子可不是用来给人充道具的呀!

  孙琳琳托着半边脸颊,问着众人:“她到底对人家有没有意思呀?”

  孙母咋舌道:“那种男人很可怕呢!一脸横肉、一身的霸气,被过多的媒体硬拗成酷MAN的代表,但本质上可以说是山顶洞人的性格,看中的就用抢的,加上权势傍身,一切都被合理化,唯我独尊得吓死人。举鹏,你可要多费心了,这种人就算会成为你妹夫,也得先收敛一些狂傲才成,否则举乐一定会吃苦。”

  “丈母娘,你们女人不是顶欣赏那种男人的吗?”李举韶偎到孙母身边,讨了一小杯香槟解馋。顺便以三叔六公的姿态偷懒一下下。

  孙母摇头:“得了,理想丈夫应该像你与举鹏这样,要不就乐观开朗;要不就沉稳持重、处世周延,干嘛要一个阴阳怪气的男人来弄得乌烟瘴气?那个大老板呀,有钱了一辈子,怕是没什么社会适应力,全要别人来伺候他,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模式,再怎么爱妻子,也是要妻子臣服于他,唯唯诺诺的,有钱又如何?还不是命苦!更不幸一点,要是不小心破产了,那个男人只能叫废物,不会有振作的能力。”她向来提倡吃过苦的男人才会知晓“负责”的真正涵义,白手起家才令人佩服。至于那些靠祖产不可一世的男子,不管出色或不出色,倒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是呀,我们也不希望举乐嫁入有钱人家。”李母与孙母再一次的惺惺相惜、相识恨晚。

  李举鹏对小弟道:“还不下去帮忙,当心束雅又被什么男人相中了去。”近来小弟的“醋”事,已成了全家人的笑柄。

  “好了,我下去了。有空的话,轮流进去陪我儿子玩,多谢了。”对哦,搞不好下面一大串衣冠禽兽,不防着不行。下楼去也。

  众多宾客中有没有埋伏着大色狼,孙束雅不知道,也没在意。她一直在注意着某一桌的客人,当她再度经过一次之后,终于确定了!

  那个与一名肥得像头猪、可以送去猪油场炼油的中年男子坐在一同享受烛光晚餐的那名美丽小姐,正是她国中同学钱思诗。

  将近四年没见,加上钱思诗浓艳的打扮与衣着,看来就像是二十五、六岁的成熟女子,所以孙束雅才会一直反复想着这个可能性。最后以她左耳下方一颗大黑痣去确定,果然是钱思诗!

  真的令她非常讶异!因为之前与老公提起她时,是以为当年的班对之一,应当过着更幸福快乐的日子才对,没想到会见到这种情形——十九岁的少女与一名年近五十的肥男子形状亲昵地一同用餐,不时互相喂食、香烟传来递去,怎么看也不会看成长辈和晚辈的关系。

  “老婆,你在看什么?”跟着老婆做相同的动作——躲在一根大理石柱后面,一同向前方探头探脑。

  “老公,你仔细看,A5那一桌的女生像不像我们国一的同学钱思诗?”

  李举韶看了过去,咂舌有声:“呜哇!好浓的妆,如果不小心撞到她,不知道会不会看到厚粉一片片龟裂剥落的奇景?”

  “你不必一再地对我强调化妆的可怕,我还年轻,不会涂红抹绿,行了吧?看啦,是不是她?”她往后送去一肘子。

  “对啦,是她。看来她是与纪汉林分手了,不然就是独自出来赚‘外快’!”

  “啊!她起来走向化妆室了!我去与她打一声招呼——”

  她的衣领教人捉住,还没开口问呢,她老公已道:“敢问娘子,你怎么肯定人家想与你在这种情况下重逢呢?问她与纪汉林的情形并不妥;问她与那头猪的情况更是不妥。老婆,等人家愿意主动来认你,再见机行事吧!否则当心被泼了一桶冷水。”

  “嗯哼!我知道你们聊得很专心,容不得别人打扰,不过,看在一小时两百元工资的分上,多少帮点忙好吗?”侍者领班以难看的脸色挤出一抹叫做“笑容”的名词,吓得偷闲的同林鸟各自飞窜而去,没敢再混。

  当猪头男子发现到一大群白衣白帽侍者中,有一位特别青春貌美的小姑娘之后,一双绿豆浊眼,立即痴痴迷迷地随着那抹倩影飘来转去;要不是嘴巴还懂得闭着,只怕口水早已流满地了。

  “好美丽的女孩呀,对不对?小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