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作品集 > 纯属意外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四个孩子中,其实最像孙母的就是孙琳琳了,性格与外貌几乎都是同一个印子,难免惺惺相惜不已。尤其令人头痛的小孩并没有走上歹路,真是老天垂幸!

  孙琳琳见小妹嘟高了嘴,笑着戳一下她的头:“干嘛,没人可以吵不爽呀?”她拿出以前大姊头的架势:“不然我带人去堵他,揍他几拳,将他毁容,这样你有没有气消?”

  孙束雅忍无可忍地叫:“人家只是想发牢骚,你们干嘛都不给机会?”她依偎入父亲怀中,寻求唯一会对她怜惜的对象。

  孙父忍住笑,对妻女道:“好了,别逗她了,我想说了那么多,束雅的气也消了,咱们一同下去吃点心吧!”

  姊妹俩走在后头,孙琳琳问道:“你打算气多久?不怕老公被人乘机抢走?”

  “他不敢乱来啦,只是最近太爱吃醋,不知道为什么。”

  孙琳琳指着她美丽的脸蛋:“他是该担心的。男人很容易‘煞’到你的。你忘了我以前那些兄弟,有事没事在我们家附近闲晃,就是为了看你一眼,口水都快流成一条臭水沟了。”孙家有四兄妹,就属孙束雅得天独厚,既是资优生,又是美人胚子,而且性格也很正常。

  这样说其实是有根据的。

  老大孙立秀目前在国外深造博士学位,是一个生命中除了念书,就什么也不知道的生活白痴。因为对现实生活一无所知,使得她在学术领域之外的行为有点神经兮兮;是个不正常的资优生。

  老二孙俊宇目前就读医学院六年级,对解剖人体、验证尸体的死因有无与伦比的狂热,如今已是法医组中硕果仅存立志当法医的奇特人士。生性孤僻,几乎与科学怪人没两样,着实也足以令人叹息,可预见是未来法医界的佼佼者;也是个资优生——不正常的那一种。

  孙家的资优生都很奇怪,至于资质平凡如老三孙琳琳者,在求学过程中全是刀里来、剑里去的大姊大,进医院与让人进医院的次数不胜枚举,轰烈到如今退出江湖两、三年,都还有人缅怀不已,也有人死忠追随。

  相较之下,孙束雅就难免集宠爱于一身了。如果她没有在十七岁那年怀孕结婚,搞不好真的会因为一路行来极端正常与优秀,而获得孙氏夫妇致赠的匾额一座——孙家最乖巧的孩子。但——孙氏夫妇恐怕是命中注定要有四个性格迥异的子女了!要担心的事还少得了吗?

  所以说孙母会不把小女儿的哭诉当一回事,实在是那根本只能列为微不足道的事来看,身负重任的孙母根本不看在眼内。

  “啊——呀——”

  甫一下楼,推开厨房通往二楼的门,第一眼见到的即是坐在餐桌上玩小车车的李毓,并且得到李毓热情的笑容与“啊啊”声;护在儿子身后的,当然是李毓的爹了。

  “爸、妈、琳琳,今天都在呀。”李举韶抱起儿子,一同礼貌地招呼着。

  “我就说你也该来了。坐呀!一同吃点心,今天早上我做了很多布丁与苹果派。”孙母将小女儿推到李举韶那一边,让他们夫妻坐一起。

  孙束雅不肯看老公,抱过儿子,像是自言自语道:“七点半不是得去上课?过来这里干什么?”

  坐在他们对面的孙琳琳笑道:“咦!小毓才九个月大,几时需要上课了?哇拷!那不就是天才儿童了。”

  孙束雅丢过去一记白眼。她看着儿子不代表是对儿子说话啊!

  孙父过来抱过李毓:“你们要不要上楼谈一下,等会再下来吃晚饭?”

  “不要。”孙束雅别开头。

  李举韶突然感觉头有点疼。一个星期以来连续两次闹别扭,实在伤身体。虽然吃醋的人是他,不过束雅也该自我反省一下才是!完全没戒心地与男人谈笑,她当真以为别人只是好心呀?那么那些男人为何不去找安全型女子谈天说地呢?不是别有目的,现下哪见得到真正的好心人?

  “束雅,你现在不谈可以,我们回家再谈。”家中起勃溪,他哪来的心情去赚钱。

  “我要住在这里,暂时不回家。”她仍把眼光定在天花板。

  “那也可以,我们一同住下来。”

  “你不许住我家!”她瞪他。

  十九岁了,玩这种小孩子似的争吵会不会略显幼稚?孙琳琳看不过去:“我看你们先去打一架再回来决定谁该听谁的。要是我的话,我会一拳揍昏那个宁愿呕气,也不愿与人好好谈的家伙,然后一路拖她的头发回家,比较省事。”

  李举韶点点头:“很好的方法,不过,我会先给她当文明人的机会。”

  “二姊!你很差哦!”孙束雅哇哇叫着。

  孙父发挥一家之主的本色:“好了,你们吃饱饭之后,回家好好地谈开。我想你们是不会轻易谈离婚的,那么,未来那么长的一条路,总会有许多问题出现,如果现在不能建立一个长好的沟通模式,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呢?束雅,多想想举韶的好处,气也该消了。你们的长相都极出色,难免会招来一些异性的欣赏,但这不该成为你们吵架的理由,不是吗?”

  小夫妻低下头反省,只有窝在外公怀中的李毓以拍手声表示同意,径自笑呵呵,让浓重的硝烟味消弭于无形。

  第二回合小吵架,于焉落幕。

  §第七章

  一束玫瑰花出现在孙束雅面前。那是新研发出来的品种,叫绿玫瑰,虽然尚未被商人取下永垂不朽的花语,但因罕见而成了近两年来花市的一枝独秀,不会比香水百合便宜。尤其在圣诞节即将来临之时,简直可以说是天价了,贵得没天理!

  那么,李举韶哪来的钱去买这一大束?

  “你路过哪一家花店,顺手带回来?”她笑得眼都瞇了,连人带花往丈夫怀中偎去,肢体语言与嘴上说的完全是两回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