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作品集 > 纯属意外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等等!改天我会偕同束雅的父母到学校去谈,你们别去了吧。谁信你们小毛头的外表?如果一年多以来你们不断说明已结婚的事实却未被采信,前去谈判即便能让师长了解,他们也会为了面子问题不肯在小辈面前低头认错,到时只会弄得更僵。我来出面才能讨回公道。”李举鹏很实际地说着。见小夫妻已然冷静了些,他叹口气:“先说说事情怎么会弄到这种地步吧?”

  “都是上星期天联谊惹出来的啦!”她拉着老公的袖子擦眼泪。

  “就是将小毓偷偷丢我床上那一天吗?”李举鹏不轻不重地戳了一下。难怪小毓的认知产生混淆。

  小夫妻心虚地点头,大哥简直明知故问。

  “周志深兄弟心仪束雅,其中又以周志深最霸气,不断地对我们寻衅,后来自然是开打了。不过我倒没料到她们班上的女生会加油添醋传回校园就是了。”实在不能怪李举韶对小女生不了解,毕竟他读男校高中。所以没机会去了解女人们无与伦比的传媒功能。

  孙束雅扳着手指:“对呀,从星期一开始,先说我玩弄三个男人,让他们为我打架;再来是周向荣的后援会大肆渲染我与人同居的事;然后,再也没有同学肯与我说话了。接下来就是昨天,有人告到导师那边去;那只菜鸟老师马上神经质地去训导处嚷嚷,然后今天传我去训导处,一张记过启事便往我脸上砸来了。他们甚至没有联络家长,太过分了。”

  “好,我明白了。”李举鹏心中早已有了计量。

  “我不想回去读书了,念完这学期,我要在家中自修,明年自己去考大学,才不要替那所烂学校的升学率增光!”

  “课业跟得上就无所谓。”

  “可以的啦,我教她嘛。奇怪,我们今年的生活怎么这么精采?”李举韶温柔地擦净妻子的脸。

  “幸好我们结婚了,否则这些事情下来,不分手才怪。”

  时间、空间,加上周遭人的煽动与其他人的追求,在在都是恋人的致命伤。至于有名有分的夫妻,在死会的情况下,反而笃定多了,只要两人没有猜忌的机会,外人的小动作也只是徒然。

  出生八个月又十五天的李毓近来的活动量随着他的食量,又往前暴增了数倍,而跌倒的次数更是多不胜数。因为这小子开始不满足于“爬虫类”的生涯,开始努力进化为灵长类,当然得付出相当的代价。

  像此刻,第五次跌回地板后,他一张天使面孔蒙上黑煞的怒气,依然不屈不挠地想抓着桌脚立起来,结果,“扑”地一声,厚厚的尿布再次成了安全气囊,让他的小屁股毫发无伤地落地。

  小家伙左看右看,最后看到了蹲在他身后的小母亲,便理所当然地哭起来了,寻求母亲怜惜的一搂。

  孙束雅没有抱他,反而从口袋中掏出一根棒棒糖,以姜太公钓鱼之姿,在儿子面前勾引着。

  收效挺快的,小家伙马上忘了哭,直往棒棒糖爬去,口中不停叫“.ㄇㄤ——.ㄇㄤ”,口水一路滴向围兜兜而去。

  “不给你吃!”孙束雅大嘴一张,含下了糖果。

  “哇——”哭声上达天听,小娃儿更是加快手脚,爬入母亲怀中,顺利地站直身躯,伸手往母亲口手挖着,最后索性凑上嘴,献上他纯洁的处男之吻,就为了分享母亲口中的糖果。

  “死小子,敢偷亲我老婆!”以食指成弓轻轻地K了小李毓一下,将小小娃儿K入母亲怀中去安息。

  “你干嘛揍我侄儿?”一记铁拳马上伸张正义、将不肖小爹地一拳揍到床上去挂着。

  尾随在李举韶身后的,除了李举鹏,还有孙氏夫妇。他们正从学校回来。

  孙束雅忙将口中的棒棒糖塞入儿子口中,急急道:“怎么样?有没有替我讨回公道?你们去好久,我一个人等得好无聊。”

  今天是她“留家察看”的第二天,简直闷死她了,又没心情看书,心中梗着怒气,哪能心平气和?就连欺负儿子也欺负得不带劲。

  孙母从皮包中掏出一封信:“束雅,你最近是惹到什么人了?先别说学校的事吧!今天一大早我就收到一封黑函,指称你赁居在外行为不检,与一名大学生同居,要我多加注意,以免你变坏了我们还不知道。”最好笑的,是信上所附的照片是女儿女婿的合照,背景好像在卡拉OK店。

  孙束雅接过照片,笑道:“咦,上个月在PUB有被拍下来呀?老公,你看,拍得不错耶。”她拉过丈夫一同看。相片中正在歌唱“丹尼之歌”的李举韶用深情款款的眼光看着坐在他腿上的她。若非这是一张告密相片,他们还真想感谢拍下这个画面的人,挺赏心悦目的嘛!

  “妈,别担心,这种信没有什么,顶多是有人不喜欢我们交往,想利用可能的手段来逼我们分手,不会有更大的动作了。”李举韶将黑函折成纸飞机让儿子玩。

  孙束雅的注意力又转回了今天家长去学校的结果。

  “大哥、爸、妈,说嘛,他们有没有道歉?有没有收回大过的命令?我没做错什么,他们没有资格在我的求学生涯中画上一点污点。”

  李举鹏代表发言:“他们收回了。并且明天会登报道歉——”

  “哇!有这么严重吗?我们又不是皇亲国戚、财大气粗的大人物,他们干嘛这么做?”李举韶咋舌追问。

  孙父笑道:“还不是举鹏有办法。在我们证明了你们早已结婚生子的事实之后,他们那边的人可就没了气势了,但不该的是那些人仍以高姿态表示不能怪他们误解,说学生那么早结婚前所未见,才会以为束雅在说谎,为自己的行为不检脱罪。那些人就是不肯放下身段,侮辱了学生的品行人格之后,倒认为理所当然似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