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星野彗 > 秀气老婆 >
三十


  “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我?为什么我们就是不能回到过去?就算我们真的已经分手,难道不能重新开始吗?我还爱你,你呢?难道你已经不爱我了?”

  他抓住她的手,紧紧贴在自己覆盖了纱布的胸膛。隔着布料,还是可以感觉到那几乎是烫人的温度,以及掌心底下的心脏稳定而强劲的跳动。

  她很想理直气壮的跟他说,是的,她已经不爱他了。

  可是那几秒钟的犹豫,那慌乱的眼神,那被窥知内心想法的心虚,让她失去了先机。他的嘴角才微微上扬,还没有完全露出胜券在握的表情,她就知道自己输了。

  “蕙怡。”他脸上露出释然的笑容,但当他伸手想要再去握住她的时候,她躲开了。

  她摇头,明知道不应该却还是不争气的红了眼。“反正到最后你还是会觉得累,反正不久之后你就会再抛弃我一次……你老是这样,老是任性的说什么爱我,然后有一天又收回。为什么你爱我,我就得爱你?我不想被你牵着鼻子走,我不想了……我不想再为你伤心了……”她凄楚而自嘲的扭曲了嘴角,“被同一个人抛弃两次,我不要。”

  不会有那种事情!

  他想向她大声保证,不过看她的表情,他知道无论他怎么说她都不会相信的。

  真该死!那段他忘记的过去他究竟是对她做了什么?

  她又摇头,这回眼泪终于流了下来,氤氲的大眼里承载了满满的痛苦。

  “不。”她大喊。“我们回不去了,放手吧!我们不可能了。”

  有裂痕的镜子再怎么修复,毕竟无法掩饰深刻的痕迹。她咬牙转身,离开他,离开那片紫色薰衣草。

  曾经暖暖的、飘散清香的空气,现在却冷冽的吹得她心好痛。

  范蕙怡连续好几天都没睡好,情绪也很低落,尽管她认为自己已经跟徐士凯说清楚了,但他不肯放弃,依然固执的用那深情款款的眼神锁住她,看得她都快要受不住了。

  这种日子好难熬,每天得对抗自己的感情,每天得提醒自己她的决定没有错,每天都是一场艰困的战斗,最后往往让她疲累不堪、筋疲力竭。

  她几乎想要逃走,想结束这酷刑,然而就在她认为自己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一切突然有了急转直下的发展。

  范蕙怡如常的走进徐家书房,今天竟所有人都在,徐父徐母还一脸松口气的模样中。

  从徐士凯的生命遭受威胁以来,她已经许久没见过他们除了眉头深锁以外的表情了。

  “事情都解决了,士则被金管会查到涉嫌内线交易,现在已经被羁押了。”

  她愣愣的听他们说,可是一下子却反应不过来那代表的意义。

  “我们收集了他犯罪的证据,交给主管当局,罪证确凿,这回他恐怕得在牢里过一段时间了。”徐陈美玉对范蕙怡解释。“教唆杀人的事难以举证,不过现在用另一种方式定他的罪,也能让他远离一阵子,这样士凯就安全了。”

  “安全”两个字让范蕙怡突然间领悟。

  想杀士凯的人被抓了,那也就是说——他安全了,所以她不再需要待在他身边了。

  “这下真是松了口气,总算不用提心吊胆了。”徐陈美玉对她笑着说。

  范蕙怡却无法回以微笑。她应该为他感到开心,只是笑不出来,心空空的,好像连最后仅有的联结都没有了,只剩下茫然。

  “那……很好啊!”她终于开口,声音有些干哑,“那我也可以回去了。”

  徐士凯的身体震了一下。

  他早该知道的,她一听到危机解除就恨不得立刻离开他。

  他扭曲的苦笑。“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她看了他一眼,突然发现自己无法忍受那双黑眸中明显流露的失望跟痛苦,她得紧紧咬着下唇才能够压抑住想要跟他说她会留下来的冲动。

  “我送你回去。”

  “不、不用了。”

  “连这么点时间都不肯给我吗?”他低声沙哑的说。

  应该是错觉吧?否则他那样意气风发、自信满满的男人,怎么可能那样低声下气的哀求?

  她没法狠下心,终究是心软了。“好吧。”

  范蕙怡想回公司,迫不及待的想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徐士凯虽然不情愿,但明白她是个认真工作的人,所以还是吩咐司机开往公司。

  路上两人虽然并肩坐着,却一直保持沉默。

  范蕙怡不敢看他,把头转向窗外,但全身的细胞却还能清晰的感觉到他投注在她身上的视线,火热执着的让人不安极了。

  公司就在几条街外的距离,只要下了车她就可以回到原来的生活,下了车她就能远远躲开他。也许他还会来纠缠,但只要她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他会厌倦,然后他们就再也没有任何交集……

  这个想法不知怎么的让她的心一阵紧缩,但她急忙甩开这种感觉。

  这是对的——她对自己说。这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

  “蕙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