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星野彗 > 秀气老婆 >
二十七


  范蕙怡心中一震,红着脸说:“你、你太夸张了,才一个晚上你是怎么办到的?”

  “一个晚上又一个早上。”

  “太、太浪费了,你到底花了多少钱?”

  徐士凯忍不住笑出来。没错,这就是他的蕙怡永远那么实际,其他女人都不像她——会心疼他花了多少钱。

  他爱怜的圈住她的身子。“别管钱的事了,告诉我你喜欢吗?”

  她想说不,可是他那么靠近,他的气息强烈侵袭她的感官,温柔的声音更是让人手脚发软。

  而且那些薰衣草真是美极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恶的男人!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我想创造属于我们两人的回忆,我想把你记忆中那些不好的全都掩盖掉,用更多更好的回忆取代。我私心想把你绑在身边,的那我只想给你你喜欢的,给你那些快乐、美好的记忆。我知道要你忘掉那段不开心的回忆很难,可是你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

  范蕙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尖叫着好、她答应,要不是仅存的一丝理智阻止了她,她一定什么都答应了。

  久等不到她的回应,徐士凯有些伤心,不过他不放弃,决定别逼她太紧。

  他放开她,转移话题。“饿了吗?我们来野餐吧!就在薰衣草花园里面好吗?

  当然我也有准备,保证是原汁原味的北海道风味。”

  果然很有北海道的感觉。

  可能比北海道还北海道,恐怕在北海道也没办法在这么近的距离一边看花海,一边吃螃蟹大餐吧?

  范蕙怡知道自己不该被他牵着鼻子走,可是她始终找不到机会对那张充满兴奋期待的脸说不。像这样明明有饭厅却坐在地上的防水布上野餐,实在有点幼稚。

  不过微风轻拂,沐浴在阵阵香气中用餐,好像还满新奇、满舒服的。

  男人的低咒声让她转头,身旁的徐士凯号称最有价值的黄金单身汉,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可是此刻却挫败的瞪着手里的螃蟹……没辙。右手打了石膏的他平常用左手拿汤匙用餐也就算了,要吃螃蟹简直不可能。

  看他跟螃蟹大眼瞪小眼的样子,范蕙怡忍不住笑了。

  “我帮你吧!”

  一说出口她就后悔了,不过看他喜孜孜的张大眼说:“真的?你真好!”她又没发反悔。

  帝王蟹的蟹肉不算难剥,她将壳细心剥干净了,拿着蟹脚递到他嘴边。

  他张开嘴,缓缓含入蟹肉,一脸满足的看着她,双眼盈满了暖意。

  她的小腹升起了不该有的热度。这可恶的男人,连吃个东西也在那里拼命放电是怎样啊!

  范蕙怡连忙低头去处理另一只蟹脚,这回花了更久的时间,可能是因为她的手不停颤抖的关系……

  “嗯,”她处理好了蟹脚,又递给他,不过这次头不敢抬也不敢看他。蓦地,手上传来一阵麻痒,她触电般抖了一下,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不小心,他含住了她的指尖。

  她急于逃开,徐士凯伸出手阻止她,干脆将她抱在怀里,用没受伤的手紧拥住她。

  “你怎么可以……”舔我的手。

  “不小心的。”

  最好是不小心的。

  看着他隐忍笑意的嘴角,她怒气不打一处来。

  “那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嗯。”

  他这么说了,但却丝毫没有松手的打算,紧密接触的结果,她的心跳都乱了,接触到他结实肌肉的地方也好像要燃烧起来一样。

  危险!不能任由情况再继续下去了!脑中发出警讯,她挣扎起来。

  徐士凯闷哼了一声,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怎么的。“别动好吗?让我再抱你一下,抱一下就好了。”

  像被禁断毒瘾的人,突然又接触到兴奋剂,他热切的吸进她的气息,闭起眼睛享受重新拥抱她的触感。受伤以来他第一次可以抱到她,对他而言,要放手真的太难了。

  范蕙怡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无法拒绝那样的要求,也许是他的语气太过渴望,也许是他微微颤抖的手臂,总之,她整个脑子都乱了。

  熟悉的气味,属于他的气味;熟悉的感觉,被珍视的感觉。这一切她暌违多久了?一个多月?再次得到以后她才知道自己有多自欺欺人。

  她怎么会以为自己可以忘得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