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星野彗 > 秀气老婆 >
二十四


  在他们两人中间,她是那个知道未来将会发生什么事的人。这一秒钟的甜蜜蜜语,温柔缝缮,下一秒可能就烟消云散。

  她无法把他对她说“我累了”的影像给消除,无数次在梦中重播的情景总让她泪流满面的醒来。

  再怎样她也不能否认他们其实在个性上、家世上、观念上都有很大的差异,那差异不是“爱”就可以轻易抹平的。

  他总是说爱她、喜欢她,但那份爱毕竟会慢慢被消磨掉,他会发现她终究还是太别扭、太难搞,然后有一天他会觉得“累了”。

  她不要,绝对不要再经历一次那种痛……

  久等不到喂食的徐士凯张开眼睛,看到范蕙怡失去血色而变得苍白的脸,心顿时一沉。

  该死!他刚刚明明感觉到她就快要卸下心防了,气氛明明就那么好……

  不知道为什么她又转变了,他只有挫败的苦笑。

  “你不喂我了吗?”

  她低下头,把瓷碗递还给他。“你自己吃吧!”

  “嗯,”他及时抓住她的手不让她离开。“怎么了?”

  她一直低着头,他觉得怪了,仔细去看她的脸,然后一阵愕然。

  “怎、怎么了?”他慌了,总是冷静例行,甚至对他狠心无情的蕙怡竟然……红了眼眶。

  他何时看过她哭?而且刚刚他根本没怎样啊!

  “蕙怡……对不起,我做了什么吗?还是我刚说了什么?”

  他的紧张在乎反而让她的情绪溃堤,她不要了,不要一个那么容易就被他牵动心绪的自己。

  “你不要再那样看我!”她愤愤的锤了他好几拳,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她也没空去擦。“我不会再喜欢上你!也不可能再受你影响了!”这句话与其说是讲给他听的,不如说是在提醒自己。

  她用力挣扎,震惊于她的眼泪的徐士凯一时心绪大乱,也就让她摆脱了他的箝制。

  在她转身前他才回神。“我知道小鱼粥是你亲手做的!”

  范蕙怡瞬间全身冻结,僵硬的站着。“我跟你说过是厨师做的。”

  “我家厨子煮咸粥习惯放胡椒盐,只有你才不放。别装了,我知道是你,你肯为我花时间煮粥,只因为我说想吃,这样你还是要说自己已经不再喜欢我了吗?”

  焦躁的徐士凯决定把话说破。

  他的话句句敲进她心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她慌乱的跑出病房外,这回徐士凯没有再叫住她。

  范蕙怡躲进洗手间里,她洗了个脸,把那软弱的证据给抹去。看着镜中的自己,她简直不敢相信那个双眼泛红、眼神脆弱的女人是她。

  不管承不承认,徐士凯都改变了她。

  她怀疑他也知道这点。

  她叹口气,整理好凌乱的头发,走回病房。

  眼前的景象简直快吓掉她半条命。

  “你做什么?”

  应该好好躺在床上养伤的人站了起来,范蕙怡眼睁睁看他扯掉手臂上的点滴。

  听到她的声音,徐士凯惊喜的抬头,连看也没看自己流血的手臂。

  “你回来了?太好了!”

  “你干么——”范蕙怡又气又急,几个大步走到他身边,推他坐回床上。“该死!你在流血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她急得眼泪又快掉了。

  “我以为你生我的气,不会回来了。”

  他抓住她的手,低沉深情的声音让她一颤。

  她该拿他怎么办?

  全身充满无力感,她疲惫的闭上眼睛。“我不会离开,至少在抓到意图谋害你的凶手之前不会,我已经答应过的事情就不会反悔。”

  “我希望不只是这个原因。”他苦笑的说。“不过目前这样我就满意了。”

  范蕙怡没理他,径自按了紧急呼叫请护士过来处理他的点滴。

  在护士帮他重新打点滴的过程中,徐士凯一直若有所思的看着范蕙怡,她则是低着头避开他的视线。

  护士走后,她本来打算像往常一样退到病房另一边,却被徐士凯抓住了手。

  “我有话跟你说。”

  她一脸警戒让他哀伤的弯起嘴角。“放心,我是想告诉你我想出院。”

  “出院?”

  “我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只是静养,在家的话反而比较舒服。”

  “我没意见。”

  “但你不会走吧?会跟我一起回家?如果我出院你就离开,那我就不出院了。”

  他那霸道任性的宣言让范蕙怡错愕。这人真无赖呐!难道她不答应他就一直住院吗?

  无奈之下她只得僵硬的点头。“我会跟你回去。”

  他放心的笑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