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弦上月 > 分手请排队 >
四十三


  “不知道。”近几日她没有来上班,他就且当她辞职了。对于这个女人,他偶尔想起来,不免觉得自己满无情的,可是他并不是个善良的男人,不可能对所有女人都面带微笑,像当年的程亦轩那样。

  突然想起这个从前的同学,心里蓦然有种往日已远的感觉。

  他笑问她,“程亦轩有联系过你吗?”

  苏绮儿点头,“有啊,正在美国念硕士呢,曾回来看我两次。”

  萧如雷面色微变,“你居然还有和他联系?”

  “怎么了?只是联系而已。”

  “可是你不觉得我的生命里,你丢失了六年吗?”这六年里,跟她不亲近的人都可以多少获得她的消息,他却像个局外人。

  但愿那样的恶梦不要再来。

  苏绮儿扁著嘴,“我也没办法耶。”

  “你要把这六年补回来哦。”

  “怎么补?”过去的光阴怎么补回来?

  “我想想再告诉你。”他捏她的鼻子,在她脸上轻吻一下,抱她坐到腿上,脸上带著一点笑意。“搬去我那里住好不好?”

  “不要啦。”苏绮儿白皙的两颊上升起两抹红云,仿佛可爱的光晕。

  “那我还要半夜送你回来耶。”

  苏绮儿故作生气地瞪他,“哦,你这么快就不耐烦了,达送我回家都不肯了?”

  “不是啦!每次都意犹未尽就要送你回去,很不爽。”

  苏绮儿的脸红得更彻底了。

  她拍著他,“你坏死了啦!”

  萧如雷却笑著抓住她的手,吻住她的嘴,两个人激情地缠绵不休。

  正在这时候,苏绮儿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萧如雷咒骂:“是谁这么不会看时间打电话来?”

  苏绮儿抿著嘴笑,“别人怎么知道你现在在使坏啊?”她拿出手机,上面显示的是陌生的号码,她接起来。“你好。”

  (我是耽当当。)

  “哦。”她有点意外耽当当会打电话来。

  (想约你今天下午在以前我们曾经去过的那家咖啡屋见面,可以吗?)

  耽当当约她见面?苏绮儿的眉微蹙了一下,不知道她约自己是为什么?

  似乎是见她没有说话,耽当当继续说:(请你一定要来,我真的有事情找你。)

  “哦。”苏绮儿觉得耽当当还是挺可怜的,不管她做了什么,她就是恨不起她来。对于一个被爱所伤的女人,她愿意宽容。“好吧。”

  (好,那我们约好两点在那里见面。再见!)啪的一声,她就挂了电话。

  苏绮儿拾起头来,萧如雷正望著她。

  “是谁?”

  “大学同学啊,约我明天见面呢。”苏绮儿笑笑。如果她说耽当当约她见面,他一定不会让她去的。

  萧如雷没有说话,他的手机忽然响起,讲了长达半个小时的电话,他才挂断,抱歉地对她说:“唉,又要回公司去忙。”

  “去吧,晚上我做好吃的去看你。”

  “好!我等著。”他抓著她痛快地吻了一会儿,这才快步离去。

  下午两点,苏绮儿准时出现在以前中学去过的那家咖啡店。

  进入耽当当所指定的包厢,她点了杯果汁,看看手表,已经两点七分,耽当当还没有出现。

  上次约在这里见面时,耽当当对她说她要趁著萧如雷空虚的时候,钻进他的世界。

  如果说萧如雷永远都不知道自己不是萧忆的儿子,那么他是不是真的会和耽当当在一起呢?

  他这个人仿佛对一切都无所谓的样子,仅仅对她才会出现原本应该有的情绪;然而对待其他人,都有著某种超然的洒脱。

  爱上这种男人,想必滋味是苦的。

  两点十分,耽当当终于来了。她穿一件雪白的裙子,布料看起来很名贵,白色之中带一点柔光,腰间系著一条白色的宽大皮带,在右侧结成一朵花,长长的头发披散著,高瘦的身材与婀娜的体态使她看起来更像伸展台上的模特儿。

  她走过来,脸色素白,眼圈淡淡泛黑,她在苏绮儿对面坐下。

  苏绮儿叫来服务生,点了杯咖啡给她。

  耽当当笑起来有点怪,“六年前我还鄙视你的穷酸,没想到眨眼间你就成了凤凰。”

  苏绮儿不知道她的话算是挖苦还是嘲讽,她只是喝了口果汁,脸上挂著淡然微笑。“时隔六年,不知道你这次找我是什么事呢?”

  耽当当盯著她看,“你真的爱如雷吗?”

  “不会比你少爱他。”

  “真的吗?”耽当当突然问笑了起来,笑得夸张,眼角甚至有眼泪飞溅出来。

  苏绮儿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她干嘛笑成这样?不过她笑起来的时候让人觉得满危险的,好似有些病态,那种眼神让她感到害怕。

  她敲敲桌子,“别再笑了。”

  耽当当的笑声果然停止,“你究竟是对他下了什么药?六年里,他不找女人,我脱了衣服出现在他面前,他也无动于衷,我差点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性无能了!”

  听到她这样说萧如雷,苏绮儿觉得气愤。

  她反击,“他的能力好得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