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弦上月 > 分手请排队 >
三十四


  她的房间其实就是萧如雷的那间,她知道像他那样的男人,说不回来,必然就不回来了。她不必担心他在外是否会挨饿受冻,他绝不是那样没有能力的男生。

  事实证明,今天看到的他已经很意气风发。

  抚摸著床上深蓝色的被单,数年如一日的同一种摆设,她把自己丢进大床,不知自己在期待些什么?

  他们只是兄妹的关系,她还奢望什么?如果让别人知道她的想法,他们会认为她畸恋!

  呵呵,畸恋。

  他现在身边已经有耽当当了吧?耽当当那日同她说一个恋爱中却分隔两地的男人是寂寞的,她此次必定可以乘虚而入。

  她达成所愿了吧?耽当当真心爱他,他必定也是可以得到幸福的。

  胡思乱想之际,电话铃声响起,她随手拿起电话。

  (喂,你怎么还不来啊?大家都在等你呢。)她的声音从话筒那端传过来,带著点急切。

  “啊。”苏绮儿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他们中学同学的众会呢!“哦,我就、就快到了,你们等我一下。”

  (好,快来哦。)

  苏绮儿看看窗外,天色已经略暗了下来。

  她急忙拎了手提袋走下楼。

  萧忆正坐著看报纸,何晴岚经过几年的治疗,已经可以坐轮椅了,脸色也比从前好了很多。

  苏绮儿亲了她一下,然后对他们说:“同学聚会,我要出去了。”

  自她们母女搬进这个家以后,萧忆便很少出去应酬,有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家里陪何晴岚的。苏绮儿觉得对待一个已经半身不遂并且容颜逝去的女人,他还能有这份心,已经颇为难得了。

  苏绮儿甫一进门,发现原来同学都到了,包了一间很大的包厢,吃喝玩乐,不亦乐乎。

  苏绮儿一直提不起劲来,闷闷不乐地喝啤酒。

  燕若和以前没有变化太多,学新闻传播,现在是一名记者,符合她爱聊八卦的个性。

  散场的时候,是晚上十点多了,燕若说:“我送你回家好了。”

  “不要了,一会儿司机会来接。”

  燕若促狭地道:“哇,好娇贵的大小姐。”

  “什么啦,这么晚了,我怕你送我回家后还要自己开车回去不安全。”

  燕若嘻嘻地笑,“我就知道你疼我。”她在绮儿脸上亲了一下,便自己驱车离去。

  苏绮儿和大家挥手道别,因为喝了酒的关系,她走起路来有些摇摇晃晃,走到附近的公车站,抬起头来,发现这里原来是她第一次与萧如雷见面的地方。

  酒气涌上来,却涌上了她的眼眶,眼里是晶莹的泪珠,从开始的一滴、两滴到最俊哭得浙沥哗啦。

  苏绮儿,你噁不噁心啊!他是你的亲哥哥,你为什么还这样想他?你心理变态吗?

  可是她不能自己地哭著,仿佛这辈子没痛哭过,非得在今天哭个彻底。

  六年前知道自己是萧忆的女儿、知道他出国远走时哭过,然而六年来,只有今天才可以这样发泄……

  萧如雷在办公室中,面对著一台笔记型电脑正在敲打著什么。

  办公室中昏昏暗暗,只有萤幕发出淡淡萤光。

  忽地,门被推开,接著灯亮了起来。

  萧如雷抬起头来,看到一身黑衣的耽当当走过来,手上还拎著一个白色塑胶袋。

  她微笑,“我就知道你肯定还在这里。”

  萧如雷没有回答,低头下来继续写程式。

  六年前他进入耶鲁大学,专攻多媒体方面,在大一的时候创办了逐尘互动娱乐有限公司,经过不懈努力代理了数款网路游戏,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到大三的时候,逐尘互动已经是美国游戏业内颇出名的公司。

  资金的累积使他有能力聘请更多的游戏人才。

  大四的时候,他一举吞并了天外互动,逐尘互动也逐渐壮大起来。

  一年前回来的时候,还没有人认识逐尘互动,然而仅仅一年时间,逐尘已经成为网路游戏界的笼头。

  但是不管是报纸还是电视想要采访他,他统统统拒绝,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已经回来·

  “肚子不饿吗?吃一点东西嘛,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呢,”耽当当打开她带来的东西,白色的餐盒内是精美的寿司。

  萧如雷头也不抬,“放著吧。晚了,你先回去好了。”

  耽当当绕到他的身边,坐在他椅子的扶手上。“不要嘛,你都好久没有陪人家了。”

  萧如雷看了她一眼,“等我忙完这一次的测试再陪你。”

  在美国,在创业之初,没有人帮助他,唯有耽当当。不管多晚,她都会买便当去工作室看他,刚开始他总是不耐烦地赶她走,时间久了却也渐渐无所谓起来,反正她爱留著就留著吧,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暧昧模糊,任何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对。

  然而萧如雷的心里始终有一道不肯去碰触的防线,那道防线里面住著一个此生都没有办法得到的女人。

  耽当当把手放到他的肩膀,整个人贴上去,嘴唇贴到他的脸上,缓缓的挑逗。

  萧如雷推开她,“没看见我在忙吗?”

  耽当当却似无所谓地一笑,“好吧,那我不吵你了,东西你要记得吃。”

  耽当当临走时回头看了看,发现他连抬头一下都没有。

  在他心里,她永远是可有可无的!她的神情出现了瞬间的迷茫。

  耽当当走后,萧如雷继续忙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发现饿了。他把耽当当拿来的那些寿司塞进嘴里,然后拎起外套准备回家。

  他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买了间房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