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恶质大老板 >
三十二


  “这位先生,土匪抢亲也比你客气!”方清妍抗议道。

  “哪是?我在表达我对你的忠诚,当然,你也必须同等待我。”

  “可是,这样我压力很大耶!”

  “跟我在一起有压力是正常的,时间久了你自然习惯。”郭皇亮理所当然道。

  听听,这是什么话?

  谁会习惯谈恋爱谈得这么有压力?

  看她一副有苦难言的蠢相,他大爷难得放声笑了起来。“有压力怕什么?找个方法释放掉就算了。走走走,我现在就带你去抒解压力——”

  “去哪里?”

  “这间购物中心随你逛、随你挑、随你买,我负责当挑夫,百万元内的消费不用问我。刷卡刷到你觉得过瘾为止!”这大概是郭皇亮那颗市侩脑袋所能说出最浪漫、最贴心的情话了。

  即使俗到爆,市侩得让爱情小说家掩耳,却教方清妍会心一笑。

  这才是郭皇亮的本来面目呀!真实无伪的面对她,不违背本性的说出恶心巴拉的肉麻话和做肉麻事,奇异地,反而令她心安。

  她想,自己怕是真的爱上他了。

  无力抗拒也无法解释,只有任一切说不清的情绦蔓延,泛成一片心动涟漪。或许是命中注定,时机到了,爱来得又急又快,心莫名其妙的陷落,在今生,只愿对他(她)专注的凝睇。

  第三天搭渡轮到旗津吃海鲜,坐三轮车逛一圈,然后赶搭飞机回台北,回到家里都很晚了。

  照了一大堆的相片,买了一小堆的东西,重要的是心被填得满满的,除了彼此,再也容不下第三者。

  范准纲一眼就看出她的不同,心里直泛酸,妍儿再也不会回到他身边,跟他一起生活了吧!然而,妍儿的幸福,也正是他最幸福的期待。

  他送邀请函过来,他父亲的生日寿宴,将正式宣布他是范氏企业的继承人!他努力了这么多年,当然希望妍儿一同分享他的荣耀。

  方清妍有点迟疑。“我去适宜吗?”

  郭皇亮揽住她香肩。“我陪你一同出席。”

  那是向企业界正式宣告他们的关系。

  范准纲冷睇他。“令尊令堂也在受邀名单中,你担保令堂能接受?”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喜欢这个抢走他宝贝妹妹的男人。

  郭皇亮同样不会真心喜欢这个疑似恋妹情结的男人,不过,既然他是胜利者,保持风度才是上策。

  “我了解我的母亲,知道该如何跟她谈判。”

  “那些我全不管,只要妍儿别受委屈就够了。你只须记得妍儿还有我这个哥哥在,只要她受了委屈,随时可以回到我身边来。”范准纲呛道。

  “放心,我不会让你称心如意。”郭皇亮回呛。

  这两个男人互相看不顺眼,她还敢赴宴吗?方清妍感觉很无力。

  回到公司上班,沉碧冬并没有直接找她麻烦,也不知郭皇亮回家后是如何与沉碧冬谈判,沉碧冬没有在公事上刁难她,反而采取一种“漠视”的态度,把她当空气,即使她主动喊“特助好”。沉碧冬也像没听到,笔直走进儿子的办公室。

  漠视有时比挑衅更伤人,这表示沉碧冬压根儿不承认方清妍与她儿子有什么关系,连一丁点儿分量也没有的女人哪值得她挑衅?

  沉碧冬从没去找郭泰诚的外遇对象呛声过,她们哪儿配!她一出马,不等于让那些贱女人知道她有多在乎吗?

  她太了解郭泰诚,愈逼他愈往外跑,不理他反而天天回来睡觉,还自训自己是好男人,不管玩得多晚一定回家。反正他这一生就是中了“浪漫”的毒,有著严重的王子病,外面的风花雪月永远少不了,只是一段又一段,没有哪个女人有能力逼郭泰诚离婚去娶她!王子从来都不傻,有一位“深明大义”、“任劳任怨”、“不吵不闹”的王妃,才是他浪漫生活的根基呀!

  沉碧冬决定对郭皇亮的恋情比照办理,没人比她更清楚爱情游戏的规则,她如果真去找方清妍挑衅,反而激起儿子的护花本能、英雄主义,她没那么傻,成全方清妍当受虐小媳妇,自己却成了儿子眼中的恶婆娘。

  今天倘使郭皇亮是个软弱的二世祖,父母的反对、家庭的压力,会迫使他放弃爱情,乖乖迎娶父母中意的对象。

  偏偏郭皇亮不是。虽然他肯听话的照她安排的路子往前进,在大原则上不件逆她,但私底下。他却极有主见照自己的想法过日子,而且,从留学归来就开始提防她逼他结婚,不声不响的“孝顺”她一百次,之后开始理直气壮的不再事事顺从她了。

  这么阴险的个性究竟像谁呀?

  沉碧冬气呼呼的瞪著她爱之若命的长子。“是你……是你叫你爷爷开除你舅舅的?”她气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郭皇亮首,“没错,不过,我是让爷爷暗示舅舅主动辞职。”

  “那不是一样!”

  “自己辞职,面子上会好看一些,退休金也会从优给付,比较划算。”郭皇亮一脸为舅舅打算的表情。

  深呼吸,再深呼吸,沉碧冬忍住没痴牙冽齿的抓狂,要优雅,要有气质,不能气到声音发抖,呼……“给我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儿、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