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恶质大老板 >
十九


  没错,她的贵妇朋友都羡幕她生了一对听话懂事的好儿子,努力工作,接班有望,一点也不用她操心。

  可事实上呢?她现在气得想尖叫……可是不行,形象,形象第一!沉碧冬一张精心描绘、粉艳逼人的脸孔,即使隐含煞气,也绝对要美丽。

  方清妍在一旁站得腿酸,一方面也庆幸沉碧冬找确的对象不是她。想想也是,她这么小石子。哪值得沉碧冬出面教训她?直接辞退她省事。

  既然如此,她没必要逗留在母子交手的战场中。“特助,副总,我去帮你们准备咖啡。”托词告退。

  “等一等,你且留下,我有事交代你。”沉碧冬的声音柔和中带有一股强迫性,方清妍只有继续乖乖站著。

  “你坐下吧!”郭皇亮吩咐道,没有任何温度。“妈有什么事交代我的秘书?你那边人手不足?”

  “人手不足也用不到你的秘书,她资历够吗?”

  “当然不够。妈有何吩咐?”

  “你很护著她嘛!”

  “没有的事,只不过好奇母亲大人又要出哪一招?”

  “儿大不顺娘啊!养儿子有什么用,一旦翅膀硬了便不再听妈的话,还自以为孝顺我一百次便够了。其实,还差一点。”沉碧冬明媚的眸子闪著势必达成目标的精光,毫不隐瞒且露骨的传达给儿子知道。

  郭皇亮摊摊手。“妈对我还有什么要求吗?”一副壮烈成仁的打算。

  “我要你去相亲,三次就好。”沉碧冬直视长子,不容人拒绝地说:“人选、时间、地点,由我决定。三次相亲之后,你若是还不满意,我也不再干涉你的婚事了。只要你在三十岁之前结婚,结婚的对象在各方面的条件都不输给这三次与你相亲的小姐,如此我便满足了。”

  废话,说不干涉其实是干涉到底吧!方清妍偷偷吐舌头,有点同情她儿子。

  郭皇亮眼底不觉泛起不悦与嘲讽。果然像母亲的作风!

  “好吧!”走一步算一步,不答应会没完没了,甚至波及无辜。

  沉碧冬胜利的一笑。“方秘书,待我决定好时间、地点,我的秘书会联络你,你务必记下来,提醒你的上司准时赴相亲饭局。”一个小小小秘书是不值得她出手,但适时的打击是必要的。方清妍必须搞清楚,想当她沉碧冬的媳妇须具备哪些条件,她有哪一样配?

  郭帝日咋舌。老娘的手段一年比年厉害哟!

  方清妍笑得好灿烂。“好的,特助,我一定照办。”

  灿烂得令郭皇亮深感刺眼哪!

  “我去相亲,你这么高兴?”他脸色阴沈。

  “啊!我有吗?”

  “有,我看你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乱讲,是副总相亲又不是我相亲,我高兴什么?才不可能跳起来,那多不雅。”方清妍忙无辜的否认。

  下午上班时间一到,她抱一迭公文进去请他签,结果他先莫名其妙的发火。

  “我明明看到你笑容灿烂得像中了乐透。”瞪著她清浅的笑容,郭皇亮的语气不无怨怒。

  “副总太高看我了,像我这种铜臭女子若真中了乐透,一定一声不吭,连笑也不敢多笑一下,就怕有人找我借钱,甚至谋财害命。”方清妍反而笑开来。

  或许连日来的“吃饭情”产生共鸣效应,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不再只是生硬的上司、下属,多了一点轻松自在。尤其这事与她没有利害关系,她更写意了。

  “看来你对我母亲的‘用心良苦’心知肚明。”认清她的心波澜不兴,郭皇亮忽然冷静了,“方清妍,我开门见山的问你一句,假使我追求你,你会怎样?”

  “我会当作你在开玩笑。”明眸坦然凝望他。

  “对自己这么没信心?”他冷讽,心口纠结一下。

  “是的,我有惧高症。”她微笑。“豪门家的高墙深院,我怕爬到一半就先掉下来,到时候连糊口的工作也没了,得不偿失。不过,我还是感谢副总这么问我,大大满足我身为女人的虚荣心。”

  “野心这么小,一辈子出不了头。”他笑,笑意却不及眼眸。“你聪明能干,头脑清楚,长得又漂亮,只要你愿意,钓个金龟婿并不难。”

  “副总把话挑明了,又何须问我?”方清妍浅笑盈盈,似乎笑他问得多余。“既然我头脑清楚,又怎么会不了解金龟婿的父母不会要一个没有嫁妆的媳妇?就算有金龟婿为了我昏了头,我也会害怕一辈子要看人脸色过日子。”

  这是经验之谈吧!

  郭皇亮若有深意的目光静静投向方清妍。她一定见识过范总裁夫妇的轻蔑眼光与势利嘴脸,除了一心一意非豪门不嫁的拜金女,稍有自尊心的女孩子都会受不了而打退堂鼓。

  该赞美她的知分寸、知进退吗?

  “你最好别再和范准纲单独出去。”单刀直入。

  “我不明白副总的意思。”她装傻。

  “你不是头脑清楚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