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帮你修补玉镯的人。你还是不想告诉我你刚才在想什么吗?”

  她有些犹豫,而后才呐呐地道:“我在想,爱情走到最后总是输给现实……”

  梁一峰轻笑,揉了下她的头,打断道:“我很高兴你打电话给我,我不断告诉自己要给你时间,等你想清楚,但是我真的快要受不了了,老是有冲动去你家楼下站岗,不过我现在更高兴,你没想清楚就打电话给我,我跟子瑜、你跟仲洋的感情或许都敌不过现实,但这并不表示我跟你的爱情一定会输给现实。”

  梁珈珞沉默不语,她想,爱情初长时,谁不是信心满满?

  见她又陷入深思,他也不再说话,一心想快些抵达目的地。

  车子在一栋五楼独栋透天别墅前停下,梁珈珞望着熟悉的建筑物,又再转头困惑的看向梁一峰。

  他扬着笑说:“到了,下车吧。”

  “你认识……”

  她的话还没说完,副驾驶座的车门被打开,她转过头,一看见人,立刻惊喜大叫,“少祺哥!”

  她跳下车,给艾少祺一个大大的拥抱。

  “珈珞,好久不见。”艾少祺宠溺地拍拍她的背,对刚下车的梁一峰说:“进屋聊吧。”

  一楼,艾妈妈正将准备好的水果盘端出来,见到梁珈珞,赶忙放下水果盘,给她一个大拥抱。

  “这么久不来,我好想你。”

  “艾妈,好久不见,你好不好?”

  “好、很好,倒是你,怎么瘦这么多,医院很忙吧?中午留下来吃饭,少祺说你要来,我准备了好多你爱吃的菜。”

  “谢谢艾妈,艾爸呢?”

  “他一早就到公园去跟朋友下棋了,等等回来看到你,他一定很开心。少郁、少安一听说你要来,也说中午要回来吃饭,少琳到高雄出差,闹着说要搭高铁回来,不知道真的假的,他们都很想你,大家能凑在一起吃顿饭也不容易,你实在太久没过来了。”

  梁珈珞尴尬地笑着,说久,其实是跟梁仲洋分手后这阵子,以往她几乎一、两个星期就会往艾家跑,跟梁仲洋分手后,她没再过来,忙碌是真的,然而真正得空时,她想过来却不晓得怎么面对艾少祺、艾少安两人兄长式的关心。

  她担心要是让他们知道她跟梁仲洋分手的原因,恐怕一向疼她的他们会去狠狠揍梁仲洋一顿。

  “最近比较忙嘛。”梁珈珞吐吐舌,说得心虚。

  “忙着换男朋友吧?”艾妈取笑道,也不说穿。“你们坐着聊,我去忙。”

  偌大的客厅,剩下艾少祺、她跟梁一峰。

  梁珈珞和梁一峰坐了下来。

  艾少祺先开口,“世界真的很小。”他看了看两人。“你们决定在一起了吗?”

  “少祺哥——”

  “一峰比梁仲洋可靠,你跟梁仲洋交往,我原就不看好,但爱到没药医,没人阻止得了,干爸都劝不了你了,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幸好老天有眼,你们总算分手。”

  “你们就这么讨厌仲洋?”梁珈珞问。

  “无所谓讨厌或喜欢,只是看得出来你们并不合适,他不是付出型的男人,而你需要一个付出型的男人。”艾少祺一针见血地说。

  她愣住,从没人对她说过如此精辟的见解,不过她马上反问:“而你觉得梁一峰是?”

  “你觉不觉得他是,比我觉得他是来得重要。”艾少祺四两拨千斤。“这是他送来请我修补的,我改成男生戴的手炼,你看看。”他从茶几下方的收纳层拿出一个浅蓝色长形绒布盒。

  “你把玉镯拿给少祺哥改?”梁珈珞有些惊讶的问向梁一峰。

  艾少祺是扬名国际的玉雕大师,一件小型玉雕作品至少六位数起跳,当初玉镯摔碎了,她不是没想到他可以帮忙,尽管他们自小到大相熟,两家来往密切频繁,但她实在不好意思拿这种小事麻烦他。

  “嗯。”

  “一峰把玉环拿来给我修合,起先没告诉我玉环是你的,前几天我才知道,原来你是玉环的主人,珈珞,你一定想不到,我跟你是真真正正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人生实在太奇妙了。”

  “有血缘关系?我跟你?”

  “你跟我、少安、少郁、少琳,我们是表兄妹。”艾少祺说完,转而问梁一峰,“你拿给她了吗?”

  梁一峰这才从外套口袋拿出一个略显陈旧的方形红盒,放到桌上,对梁珈珞说:“打开看看。”

  梁珈珞不明所以,打开来一看,瞬间瞪大眼睛,无法置信地惊呼,“少祺哥,你怎么有办法把这个玉镯修合得天衣无缝?你的技术越来越高明了。”由于她太过惊讶,完全忘了艾少祺刚才有说她的玉镯已经改成男生的手炼,她小心翼翼的把玉镯拿起来,对着光线看,根本毫无接缝。

  “承蒙你的赞美,不过你太看得起我了,你再看仔细一点,这只玉镯跟你原本的有些不同。”

  艾少祺笑说。

  她仔细端详,这才发现玉环内刻了两个小字“爱艾”,她又困惑的看了看玉环上的蔷薇,发现切半的方向与她原来的不同。

  “这才是你摔碎的玉镯。”艾少祺将长形绒盒推向她。

  梁珈珞打开,绒盒里躺了条手炼,半朵蔷薇圆柱状玉环被修成片状,一片扣着一片,半朵蔷薇在中间成为手炼的亮点,用巧夺天工来形容艾少祺的手艺真不为过。

  她拿起手炼,与手上的玉环相合,两个半朵蔷薇天衣无缝地合成了一朵。

  她困惑又震惊的看向艾少祺,刚才他说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这对玉环出自我曾祖父之手,你曾外祖母其实是我的曾祖母。”艾少祺说。

  梁珈珞无法相信。

  “刚开始,我也不敢相信,我爸看见手环,找出当年曾祖母离开留给我曾祖父的信,我才信了,你跟干妈……我们原就是一家人。”

  艾少祺说了曾祖父母的故事,一个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老套故事,两人相约私奔,在他乡怀了个胖小子,当年医疗技术不佳,产妇难产差点没命,好不容易救回来。

  而胖小子出生没几个月染上肺炎,庞大的医药费让穷小子只能日以继夜工作,每日睡眠不足,没多久也病倒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