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梁珈珞将日记本、素描本放回提袋内,蒋佑嵚递给她一张卫生纸,她接过,擦了擦眼泪。

  “小可很喜欢你,我跟律师确认过,你并无过失,我已经撤销告诉了。梁医师,很抱歉造成你的困扰。”

  梁珈珞看着他好半晌,才低声说:“我梦到小可跟他母亲,小可说,他现在跟妈妈在一起很快乐,要我告诉你,他们会保护你,我原本不打算说的,因为听起来很疯狂又不科学,梦里我看见小可的母亲,跟我长得很像,眼睛最像,我本来不信,可是你的反应让我不得不信,小可告诉我,不要担心,他会保护我,他是好孩子……”说到这儿,她忍不住又泛泪了。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蒋佑嵚神思复杂。

  “谢谢你把这些送给我。”

  “梁医师,我有没有可能约你出去?”

  梁珈珞笑着摇了摇头。“我没兴趣当替身,而且我心里已经有其他人了。”她想起梁一峰中午在办公大楼前对她大喊我爱你,不禁心一甜。

  “那个人是梁先生吧?我们其实认识彼此,只是今天中午情况太混乱。”

  “是。”梁珈珞大方承认了。

  “今天看他护卫你的样子,我也猜到几分,但我看了小可的日记,觉得至少该问一问,说不定有机会。梁医师,我衷心祝你幸福,也谢谢你对小可的照顾。”

  “不需要客气,他是个讨人喜爱的孩子。我回去了,再见,蒋先生。”

  蒋佑嵚起身,沉默的陪她走到公寓大门前。“再见,梁医师。”

  跟梁一峰见面前一晚,梁珈珞、于凡、韩璃、林子瑜四个女人在林子瑜的房内酒聚,冰箱冰了两箱啤酒,餐桌上有清蒸圆鳕、菠萝虾球、樱花虾炒高丽菜、葱爆羊肉、清炒三鲜菇、蟹肉海鲜烩,整桌菜色全出自江禹安之手。

  准备好满桌的好料后,他体贴地离开,把空间留给四个女人,让她们开心地吃喝聊天。

  她们喝开了,梁珈珞玩笑带过她跟梁一峰早相识的事,对林子瑜说他们在LoungeBar认识,聊得愉快后发生ONS,她笑着问林子瑜,既然选择了江禹安,要不要把出局的梁一峰让给她,她承认她不光明,没勇气也不打算对林子瑜坦白全部事实。

  林子瑜略显忧虑的反问:“你不会伤害他吧?”

  梁珈珞笑着马上回答:“不会。”心里却不肯定。

  她真的不会吗?他们可以吗?

  她甩头不愿深想,跟着大家笑闹谈心,她记得喝到后来,她说服江禹安、林子瑜同意隔天一早户政事务所一开门就登记结婚,她们几个人要当证人。

  隔天她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户政事务所出发,没多久林子瑜跟江禹安完成登记,成为夫妻,她们在事务所外头替新人招出租车,那对新婚夫妇脸上的恩爱比糖还黏腻。

  于凡要去茶行收帐、韩璃去公司,简短道别后,剩梁珈珞一个人留在原地。

  天气出奇的好,她被阳光照得头昏眼花,拿出手机,她拨打梁一峰的手机号码。

  电话马上被接起,梁一峰性感的嗓音立刻传来,“终于愿意回我电话了。”

  说不出为什么,她有点想哭。

  想起昨晚林子瑜忧虑的问她会不会伤害他,想起在利瓦伊理事务所的办公大楼前分别后到今天,他们完全没联络,她没接他电话也不回他电话。

  他天天传简讯,她只是看过,从没回过,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好几天。

  梁珈珞觉得她应该要想清楚,不能因为他忽然对她说我爱你就动摇,不要随便就被他那些像是掏心挖肺的情话打动。

  她不断告诫自己,现实比爱情锋利,两者比拚,爱情总是被现实挫折摧毁。

  可是她越想清醒、越想克制,就越是沉沦。

  梁一峰每天都会传简讯给她,说的都是琐事,他今天见了哪些客户、在哪里打高球、第十一洞挥杆时想起她,很想听她的声音,他开了一场无聊的会……每日的最后一通简讯,他都是关心她要吃饭、要照顾自己,然后不厌其烦的对她说我爱你。

  他的简讯有时一天好几则,端看他发生的琐事多寡,有时一日只有一则,简单到一件琐事也没说,只有我爱你三个字。

  昨晚她在口头上跟林子瑜讨了他,她便领悟到,不管想得清不清楚,她都无法自拔了。

  梁珈珞拿着手机,说不出话,梁一峰在手机那头,除了第一句话,也没再出声。

  不晓得沉默了多久,她听见那头传来敲打键盘的闷声、纸张翻动的声音,听见他接桌机,讲了两通电话。

  待那一头的声音完全消失后,她终于开口了,“梁一峰。”

  “嗯?”梁一峰轻应一声,表示他在听。

  “我们能幸福吗?”

  他过了一会儿才回道:“你得先同意给我机会,我才能向你证明我们能幸福。”

  “你觉得爱情跟现实,最后谁会赢?”她又问。

  “你在哪里?”梁一峰问。

  “在户政事务所外面,子瑜跟禹安今天登记了。”

  “你待在那里别走,我去找你,带你去见一个人。等我,我十五分钟到。”

  十五分钟长不长短不短的,好几次梁珈珞都想转身离开不等他了。

  爱情与现实,她怎么想都是爱情会输,她跟梁仲洋的八年,梁一峰跟林子瑜青梅竹马几乎一辈子那么长的情分,到最后……“上车吧。”

  梁一峰声音传来,恍神的梁珈珞这才注意到一辆车停在面前。

  她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座。

  梁一峰等她系好安全带才开车。“你刚才在想什么,远远就看到你在恍神。”

  梁珈珞摇摇头,没回答,随即才想到什么似的问道:“你要带我去见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