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梦里的梁珈珞笑着对逐渐远去的小可挥挥手,而床上的她,眼角则落下离别不舍的泪水。

  朝阳明媚,透亮的光照进大窗,梁一峰抚着昨晚刚收到的白玉手镯,这只白玉镯通透温润,几近无瑕,上头刻有半朵蔷薇,这半朵蔷薇跟梁珈珞碎玉环上的半朵蔷薇正好合成一朵,玉镯内侧还刻了两个小字——爱艾。

  离开Motel那天,他带走她的碎玉镯,他本想等艾少祺将玉环黏合修整后,再寄回给她。

  艾少祺看了碎玉镯上的半朵蔷薇,赶忙奔进收藏库,找出另一只完好无缺的白玉环,两个半朵蔷薇合成一朵。

  他说这两只玉镯是同玉种,他曾祖父花了大半年,细细琢磨雕刻出来,一只送给他深爱却无法相守的女人,另一只珍惜收藏,传给祖父、祖父传给父亲、父亲留给他。

  女人的青春是半朵蔷薇,唯有幸福,才能让蔷薇圆满盛放。

  这是艾少祺曾祖父最常说的话,艾少祺说他小时候常听祖父说起曾祖父的故事,这个羊脂白玉环有曾祖父最深刻难言的爱,曾祖父心里那朵蔷薇是殷筱艾,最后一个字正巧是他的姓。

  殷家当时是台南第一望族,而曾祖父仅是一无所有的玉匠徒,两人因为背景差异无法相守。

  后来曾祖父成为玉雕大师,他亲手打造的玉器件件价值不菲,承袭家传手艺的艾少祺如今也是国际级玉雕大师,已开过三场展览,不久后将应邀到英国开展。

  梁珈珞的外曾祖母是殷筱艾吗?梁一峰抚着手里的玉环,这只玉环是艾少祺心中的无价宝,他对艾少祺说了他跟梁珈珞的事,艾少祺二话不说把玉环给了他,希望他们能有好结果,并表示如果他的曾祖父若还在世,一定也会这么希望……他杂乱的思绪被敲门声打断,待收好白玉环,他才说:“请进。”

  林子瑜推门进来,神情有着浓浓的歉疚以及些许无措。“一峰,我……很抱歉。”

  “坐下来说。”他指了指沙发,也走过去坐下。

  昨晚,他在巷口等她跟江禹安、怀琳庆生结束,打算送她一份生日礼物,没想到听见她跟江禹安误会冰释,原来他们自小相爱的心始终没变,她发生严重车祸需要肝脏移植,捐肝的人竟是江禹安。

  他看着他们和好、彼此告白,只觉得松了一口气,于是他现身,跟她解除了婚约,祝福她跟江禹安幸福。

  “我很抱歉……”林子瑜坐了下来,又说了一次。

  “不需要觉得抱歉,我很高兴你跟禹安能在一起,你们一定会幸福。”

  “我在想……”她欲言又止。

  “想都不要想。”梁一峰笑着打断她,“你工作表现良好,我们又是好朋友,没道理你不继续在这里工作,我不想平白失去一名好员工。”

  林子瑜叹口气,这男人一向精明,那双眼只消一秒就能将人看穿。

  “我们……还是朋友?”她不确定的反问。

  “当然,我、你、禹安,我们是一辈子的朋友,我真心祝福你们,相信我,你们能在一起,比你跟我在一起适合。”他温和地笑。

  “禹安担心你……”

  “你们两个大傻瓜,我是那种看不开的人吗?”梁一峰笑开。“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我变心了,对不起,我爱上别人,只是我跟她之间有些困难……总之,你们不需要担心我。”

  林子瑜讶异的睁大眼。“你爱上别人了,真的吗”

  “真的,我很花心吧?所以你不选择我是有智慧的。”他打趣说。

  “一峰,你不需要为了安慰我这样说。”

  “是真的,我想,也许是你从来没回应过我,而我爱的林子瑜,一直是我心里的林子瑜,不是眼前真正的你……我这几天想清楚了,我爱的是另一种类型的女人。”活泼大方,有时呛辣、有时温婉,要就要、不要就不要,不怕冲突,懂得勇敢表达自己真正的想法,而梁珈珞正是那样的女人。

  “是吗?”

  “是,所以别担心我了,你跟禹安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我等着喝喜酒。”

  “我们还没说到这么远的事,他想请调回台湾工作,也许等他能回来再说。”

  “OK,总之,你们结婚时若需要帮忙就告诉我,还有,我要当伴郎。”梁一峰俏皮的眨眨眼。

  林子瑜难掩惊喜。“你愿意吗?”

  “百分之两百愿意。”

  “那一言为定,不准反悔。”

  “一言为定。你去忙吧。”

  “还有一件事,珈珞……”

  “我请了律师去帮她,不用担心。”

  “珈珞说,这两天家属到医院闹,我有点担心……”

  “放心,事情很快就会结束,她不会有事的。”梁一峰虽是这样说,但还是免不了担心。

  梁一峰在办公室里坐立难安,忍不住打手机问利瓦伊理梁珈珞的班表,他帮忙打官司,应该会知道她的时间。

  果然,利瓦伊理跟她约了今天中午见面,她今天只有上午有诊。

  梁一峰拿了外套、钥匙,交代林子瑜帮他挪开行程,便匆匆离开公司。

  他只要远远看她好好的,远远看着她就好。

  利瓦伊理说他们约在医院侧门见,新闻爆发之后,这两天挂梁珈珞门诊的人数减少许多,门诊时间结束,她就能离开医院。

  中午十一点五十几分,梁一峰来到医院附近,他所在的位置离侧门有一小段距离,他发现在侧门附近徘徊的人增多,看不出那些人彼此相识,十二点左右,他看见梁珈珞走了出来,接着一群人冲上前,团团围住她,有人对她撒冥纸,有人大声斥骂,连新闻媒体都拿着麦克风和摄影机出现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