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她的病人好像因为手术失败过世,家属告她医疗疏失,对方似乎很有背景,而且事情已经发生两、三天了,电视上的她看起来好憔悴,不过详细情形我也不太清楚,早上我敲她的房门,她不在,大概整夜没回来,打手机也都直接转语音,我很担心她,一峰……你能不能帮帮她?我今天看新闻,病患家属带了两个律师,可是她身边什么人都没有,医院儿科主任虽然在一旁道歉,但也只说会给家属合理的交代,她……”

  “我先了解一下情况,看怎么样再跟你说。”梁一峰说完,快步走回办公室,他用桌机先拨了熟识律师的电话号码,接着叫醒休眠的计算机,搜寻新闻画面。

  没多久,电话那头终于有人响应——“利瓦伊理,你好。”

  “维理,我是一峰,要麻烦你一件事。昨天晚上有则医疗纠纷新闻,医院梁医生……”梁一峰语速飞快,搜寻到昨晚台的新闻画面,他点进去,看见梁珈珞坐在画面左边角落,低头未语眼眶泛红,他的话语瞬时停顿。

  “我有看到那则新闻,怎么了?”利瓦伊理不解的问。

  梁一峰没打开音量,只见病患家属张牙舞爪拿着一大迭病历指着她,另一手持麦克风,他听不见内容,但光看着画面里低着头的梁珈珞,他的心就狠狠揪疼。

  他理了理思绪,认真的对电话另一头相识了许多年的律师好友说:“打医疗纠纷官司是你的专长,要麻烦你帮忙梁珈珞医生。能不能请你去医院找她,说是义务帮她打官司,费用我会支付,但不要跟她说是我请你去的,拜托你……”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许久,久到他以为断线了。

  “维理?你有在听吗?”

  “我还在,只是太过震惊,一时半刻回不了魂。我们当朋友几年了,十年有吧,我可从没见你拜托过谁,你向来自信满满,所有事都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现在居然说拜托我我实在太震惊了!你跟那位漂亮的梁医生是来真的?可是我记得你爱的人是青梅竹马林子瑜,难道你变心了?”

  梁一峰是留学第一年认识利瓦伊理的,留学生的圈子本来就不大,他们同龄又是隔壁班,很快就混熟了,因为气味相投,成了好朋友,后来利瓦伊理读法学院,他选读商学院,最后两人很有默契的都选择回台湾工作,直到现在仍保持联络。

  “请你务必要帮忙,我跟梁医生……只是朋友。”梁一峰这才发觉,要说出只是朋友有多困难。

  “只是朋友啊。”利瓦伊理笑了笑,也不再追问,说:“好吧,你拜托我,我当然帮忙,我先找一下资料,晚一点会去医院找梁医生,等了解情况后再给你电话。”

  梁一峰不放心的又叮咛,“你要记得,千万不要告诉她是我请你……”

  利瓦伊理有些受不了的打断他的话,“我知道,我会告诉她,我昨晚无意间看到新闻,对她的Case有兴趣,愿意义务帮忙,这样可以吧?”

  “谢谢你。”

  “客气什么,我不是没赚你钱,先这样吧。”利瓦伊理挂了电话,赶紧忙去。

  梁一峰把话筒放回去,这才把音量打开,新闻从头到尾只听见家属谩骂控诉,梁珈珞始终低头,而她旁边的儿科主任也仅是制式响应交由司法处理,会给家属合理交代。

  他想起她有几回谈到罕病儿以及重症病童的神情,全是满满的不舍与忧伤。

  她有一次曾沮丧的说——其实生命一点都不公平,有人出生就注定过不了正常生活,很不公平……她现在一定很难过,她不会担心那些张牙舞爪指控她的病患家属,她只会难过那个在她手术台上离开的孩子。

  他多想能够陪在她身边,支持她、给她力量。

  梁一峰不自觉握紧拳头又松手,他必须一回又一回压下奔出办公室、直闯医院找她的冲动。

  梁珈珞已经超过四十八小时没阖眼了。

  小可麻醉前,信心满满的跟她打勾勾,说他一定会好起来,等她带他吃巧克力冰淇淋,到木栅动物园看无尾熊、国王企鹅、小熊猫。

  小可的母亲很早就过世了,父亲是企业家,满世界飞,父子俩一年见不到几次面,小时候陪他的是保姆,上了幼儿园后,照顾他的人换成了佣人陈妈妈。

  他早产体质不好,时常生病,八岁检查出罹患血癌,化疗效果不彰,好不容易配对到可以移植的骨髓,好不容易有康复机会……只是骨髓移植啊!梁珈珞想到还是难过不止,有许多次巡房,她看小可巴巴望着窗外的阳光,化疗副作用再难受,小可只要看到她一定满脸笑容。

  小可时常对她说——医生阿姨,我妈妈一定像你这样温柔又漂亮。

  她知道小可渴望母爱,偶尔会问她能不能抱抱他,每当小可这么问,她一定会给他最大的拥抱。

  有回小可化疗后吐得难受到哭了,她刚好巡房,小可赶忙擦眼泪,虚弱地对她笑说:“医生阿姨,我很勇敢,很快就不哭喔。”

  她走过去,紧紧抱着他说:“觉得难受就哭,没有关系的。”

  那是第一次小可没问,她主动去抱他。

  小可赖在她怀里,用哽咽的声音说:“医生阿姨,我好希望我妈妈还活着,希望能被她抱着……”

  那次,她红了眼眶。

  小可在医院是出了名的配合病童,打针吃药不需要哄,让人心酸的是,在病房里陪着他的,总是看护或佣人,很少很少看见他的家人,小可父亲的事业做很大,祖父母在政治圈也是赫赫有名,但他却是她见过最寂寞的孩子。

  她很难过没有机会实现他们的约定,她很难过一个早熟又体贴的孩子那么早离世,她难过到甚至怀疑自己根本不适合当医生,怎会如此看不淡生死。

  骨髓移植几天后,小可罕见地患上急性心包膜炎,情况太严重必须开刀引流,要进手术房时,小可明明很难受,但还是笑着跟她约定,说自己一定会好起来,因为他已经有健康的骨髓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