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梁一峰蹙着眉头看他奔至电梯前,失序慌张的按下电梯键,直至他进了电梯,他才走出房间,来到隔壁房门前,他叹了口气,按下门铃。

  门几乎下一秒就被打开,梁一峰走进房间,望见凌乱的床被,散落在地上、床上的衣服,接着探究的目光落在林子瑜身上,她神情憔悴忧伤,那双原该清亮的大眼如今明显满是苦涩。

  他神情复杂,对她有心疼、有不舍,毕竟是在乎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即便现在谈不上爱,但付出过的感情还存在深刻痕迹。

  梁一峰这一刻很气江禹安,不明白他若是不要林子瑜,为什么昨晚要抱她?难道江禹安看不出来,她多爱他,不是那种玩玩的女人吗?

  他神色转为淡然,声音低沉地道:“我刚刚看见禹安匆匆忙忙的离开,不过他没看见我,我什么都不在乎,只问你一件事,他要娶你吗?”

  林子瑜怔望着他,他的问题真是一针见血。

  江禹安要娶她吗?没有,他只是为了昨晚的错误难过得无法面对她。

  昨晚江禹安喝醉了,而她心甘情愿跟他上床,傻傻的以为这是她留住他唯一的机会,谁知道他醒来后,慌乱地道了歉,连正视她都没办法,穿上衣服后,几乎是飞也似的逃走。

  林子瑜涩涩地想,江禹安直到发生了这样的事,还是把她当妹妹吧。

  “昨天晚上他喝了酒……”如今她也没有办法面对梁一峰,她收了他的求婚戒指,却跟江禹安上床。

  “你不必告诉我昨天晚上你们发生了什么事,你只要回答我,禹安要娶你吗?”梁一峰的声音不高不低,却透着迫人的压力。

  林子瑜想张嘴回答,却没有力气,她难堪心痛,只能任由眼泪一滴滴落下。

  梁一峰往前走,离她一步远,用指腹抹去她的眼泪,放低了音量,“我只需要你回答我,禹安要不要娶你,其他的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她摇头,哽咽的回道:“没有,他没说要娶我,他说了好几次对不起,就是没说要娶我……”

  他突然用力将她抱进怀里。

  林子瑜再也忍不住失望痛哭,如果都走到这一步也没办法让江禹安回心转意,像十八岁之前那样爱她,她还有什么筹码可用?所有希望都破灭了,他们也许连兄妹都做不成。

  梁一峰抱着她、哄着她,她不晓得自己哭了多久,直到他低头轻吻她,她没办法移动,更没办法回应他。

  没多久,他放开她,一字一句说:“他不娶你,从今天开始,请你把他当成哥哥,嫁给我,子瑜,请你戴上戒指,我发誓一生只爱你,我有耐性等你心甘情愿把自己交给我,在那之前,我不会碰你。”

  他拿起被放在梳妆镜前的戒盒,打开,他抬起她的手,将戒指套入她的无名指。

  梁一峰告诉自己,以后林子瑜的幸福由他负责了,虽然不能让她像爱江禹安那样爱他,他也无法再像从前那样爱她,但起码,他不会让她哭。

  这个他曾爱了多年的女人,他真没办法放着她不管。

  好不容易哄得林子瑜不再哭泣,他催促她去洗个脸、换个衣服,接着他牵着她手走出房间,打算带她逛遍上海散心。

  去而复返的江禹安刚奔过大街、穿过小巷,气喘吁吁跑回五星级酒店大门,自动门打开,他立刻往电梯方向猛冲,一台电梯正好抵达一楼打开,看到里面的人,他瞬间呆住。

  梁一峰牵着林子瑜走了出来,他拍了拍江禹安的肩,笑道:“你跑过来的吗?”

  江禹安没有响应,只是紧盯着他们交握的手,接着看见那枚漂亮的白钻戒指在林子瑜纤细的无名指上发亮,他错愕的目光移向她的脸,想问的话没来得及出口,就听见她说——“哥,昨天你喝醉,我跟一峰说了,我们……”她困难地挤出话,打算孤注一掷,如果江禹安对她有丝毫不舍,哪怕只是歉疚说出他要负责,她都要嫁给他,因为她是真的很爱很爱他,就算只能利用他的歉疚,逼他负起责任,她也愿意,只求能留在他身边。

  梁一峰握着她的手倏地紧了紧,他不要她委曲求全,江禹安若真想要她,必须拿出真心来,要不他宁愿是自己给她幸福。

  于是他接下她的话,带着笑意说:“是啊,子瑜跟我说了,你们昨晚一起去喝酒,你醉得不省人事,在她房间睡着了,你放心,我不是小气的男人,何况我们都是好朋友,我相信你们。

  你看,子瑜戴上戒指了,她答应嫁给我,你应该也很为我们开心吧?”

  林子瑜没想到他会这样说,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江禹安也愣住了,过了许久,才困难地道:“这样……我就放心了。”

  “哥,你……”她无法置信的瞪大眼,却心灰意冷得说不出完整的话。

  他都这么说了,她还能怎么办?就这样吧,从今以后,把他当成哥哥就好。

  从上海回台湾后,林子瑜彷佛整个人被掏空了,虽说工作依旧认真,但没事做的时候,她就会不自觉恍神,像是什么都不重要了。

  梁一峰刚从茶水间出来,远望过去,正巧见她由发怔中回神的模样。

  明天是她二十七岁生日,她已提前告诉他,江禹安会回台湾,明天晚上她要跟他还有他表妹怀琳一起吃晚餐。

  梁一峰不觉有什么不妥,只想着等他们晚餐过后,该怎么帮她庆生。

  他走到林子瑜办公桌边,她皱着眉头,彷佛被什么困扰,为了让她打起精神,他故意笑问:“怎么了?准寿星,一脸苦恼。”

  “早上出门前,我看了新闻……”她咬着唇不知该怎么说。

  她知道只要她开口,他无论如何一定会帮忙,可是他跟梁珈珞不熟,她不想麻烦他,但是她想了一整个早上,除了他,她真的没有其他人可以拜托了。

  “什么新闻让你这么担心?”梁一峰好奇扬眉。

  他已经许久没在早晨打开电视看新闻了,他总会想起有一阵子他时常在早上出门前跟梁珈珞讲手机瞎聊,电视新闻变成背景音,那段时间很快乐,可是当她知道他要和林子瑜结婚,说祝他幸福后,他早上出门前就不再看新闻了。

  “是珈珞……”

  梁一峰愣住,心一揪,连忙问:“她出什么事了?”

  能上新闻的会是好事吗?而好事不至于让林子瑜这么苦恼,所以是坏事?短短几秒之内,他的脑海中出现了千百种坏的可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