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但人生哪能这样自私?爱更不该如此。

  是啊,她爱上他了,她可以面对自己的心,却无法诚实的告诉他。

  她怎么可能什么都不顾虑,梁仲洋、梁一峰的父亲、亲戚、梁一峰大概爱了一辈子的林子瑜……谈恋爱很简单,要走长远、甚至相守一辈子却很难。

  “因为我发现自己到了无法回头的不归点,珈珞,你要不要一份可能?”

  梁珈珞淡淡的回道:“我不能要。”

  梁一峰逼问她,“我问你想不想要,而不是你能不能要,我需要你的答案。”

  “我的答案是,我不能要,也不想要。”她说。

  梁一峰笑了笑,伸手顺了顺她微乱的发,语气感伤,“我跟子瑜求婚了,她没有拒绝,她收下结婚戒指前,说我父亲不赞成我跟她在一起,隔天我带她去找我父亲,我对我父亲说,他反对我们,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带子瑜远走高飞,不需要继承他的财产我们也能过得很好。

  “很久以前,我就知道我父亲不会赞成我跟子瑜在一起,我付出许多努力,只为有一天能握着她的手,摆脱我父亲的影响力。”他停下来,望着她眼里闪烁着的水光,好一会儿才又说:“可是当我握着子瑜的手,站在我父亲面前,想着这么多年为她做的努力,想着那些都是在认识你之前,想着、想着……你在这个小公园流着泪的样子,想着你说,你若不是梁一峰,说不定我们还有可能,我突然领悟到,我似乎走过不归点,再也走不回去了。”

  梁一峰叹气,抹去她滴下的眼泪。

  “我不想看见你哭,今天找你,只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许,我们有一点可能……如果说什么都不可能,我也希望是由我亲口告诉你,我可能会跟子瑜结婚。对不起,其实我也看不起自己,更没把握转移到你身上的感情能持续多久,我为子瑜努力这么多年了,却在认识你之后,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变了,我对自己都没信心,我的感情有多少价值?大概连给女人起码的忠贞、安全感都没办法,难怪你不想要。”

  “子瑜已经收了你的戒指。”梁珈珞哽咽低语。

  梁一峰懂她的意思,笑笑解释,“戒指收了,婚却不一定结得成,她这个周末要去上海找禹安,我想,她跟我一样都不确定,不过不重要了,如果她跟禹安没结果,我希望是由我来照顾她,因为我知道,除了跟禹安在一起,她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不会快乐,我至少了解她的心,也爱了她这么多年,虽然现在变了心……”他自嘲地笑,又说:“无论如何,我最少能当个包容、宠爱子瑜的好丈夫,最重要的是,我对她已经没有爱的渴求,她的心,哪怕一辈子都在禹安身上也没关系了。但不管我还爱不爱她,她都是我想守护照顾的人。”

  “一峰……”

  梁珈珞止不住滑落的眼泪,他们两个人到底谁比较可怜?她觉得情况荒谬可笑,却笑不出来,在这些爱的复杂关系里,好似每个人都有无法言明又无可奈何的委屈。

  她并不怕他的善变,他对林子瑜变了心,她不也对梁仲洋变了心,她并不害怕将来可能会变质的爱,她怕的是,那些无法切割的关系将会带给他的羞辱。

  她曾是他堂哥的女人、未婚妻,他的亲友圈几乎都熟悉她,若是两人在一起,他该怎么面对?

  梁珈珞最后只能这么说:“我祝你们幸福。”

  梁一峰深深凝视着她,像是要将她的心思看穿,又像是想牢牢记住她的模样,那神情好似在说,过了今天,他们俩便是咫尺天涯,各不相干。

  未重逢前,她觉得两人各自天涯很好,可是现在这一刻,她明白了自己的心、也明白了他的心,从此两人成陌路的结果让她满心苦涩。

  “你确定要祝我幸福?”他问。

  “对,我必须祝你幸福。”她不再迟疑,坚定地说。

  优柔寡断不是她的作风,她可以果断结束跟梁仲洋八年的关系,不可能断不了跟他如此短暂的缘分,她只需要更多的工作、工作、工作……所有的遗憾、不满足,全让工作来填满吧。

  她和他不可能幸福,他的幸福就让林子瑜来给,也唯有林子瑜给得起。

  “我真心真意祝你们幸福。”梁珈珞又再说了一次,“我很累,快站不住了,想回去休息。”

  “我送你。”梁一峰说。

  “很近,我可以自己走回去。”她只想赶快逃离他,祝他幸福的决心,在他专注的凝视下几乎动摇。

  “你不是说很累、快站不住了,怎么有力气走回去?这么晚了,我不可能让你自己一个人,我知道你不想跟我独处,不过不差这几分钟,我送你到公寓门口,看你进去,马上离开,不会再多说什么。上车吧。”

  他拉着她的手,走到车旁,打开车门,看她坐上车,帮她系上安全带,闻到她身上的消毒药水味,还有发丝上淡淡的熏衣草香,他记得她说过她用熏衣草精油手工皂洗头发,她喜欢手工皂搓揉出来的细致泡沫,也喜欢淡淡的精油香。

  他记得好几个晚上他们在黑色海把酒言欢,那些原该变淡的画面,却在这个瞬间鲜活起来,她说过的话、不经意透露的喜恶,他全都牢牢记着。

  她眼下疲累的暗影、她因长时间手术轻颤的右手,他不晓得以后谁能照顾她、好好听她说话,谁能为她撑起一片天,放手让她安心飞翔,而不是要求她做一只安静漂亮的金丝雀。

  梁一峰望着她已经闭上的双眼,想再次探问的念头又压了回去,她说了三次祝他幸福,也只能这样,他没有资格要求她什么。

  只是,连朋友都做不得,他是真的很舍不得,也放心不下她。

  他在她额头印下一个吻,在她耳边轻诉,“对不起,最后一次踰矩。你要照顾好自己,找个真正对你好的男人,我也……祝你幸福。”

  梁一峰抽身,绕过车头,坐上驾驶座,没看见她眼角泌出细细泪花。

  梁一峰一早飞抵上海,坐车前往预订的饭店,Checkin后,他搭电梯直上住宿楼层,旅行社人员很聪明的替他订了相邻的两个房间,他先将简单行李放入房间,打算去隔壁看看林子瑜在不在,怎料门才开了道缝,便看见江禹安飞快地走出林子瑜的房间。

  他行色匆忙,像在逃躲什么,并没有注意到隔壁房的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