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他暗自反问,不明白为何会冲口说出那句话,是因为他在乎梁珈珞的介意吗?她……真的介意吗?

  “认不认识都无所谓,我明白你多在乎她,我不会乱说话的。”

  “你误会我了,我不担心你对子瑜说什么,你说与不说,并不会改变子瑜对我的想法,她爱的依旧是禹安,我根本无需担心。”梁一峰叹口气,心头原本模糊的感觉此时似乎逐渐变得明晰。

  听见他叹气,梁珈珞以为他是因为林子瑜不爱他而难过,一阵酸涩在胸口漫开,但她却忍不住想为他打气。“不要难过,子瑜已经决定到你身边工作,近水楼台先得月,你一定能赢得她的心,她早晚会爱上你的。”她望着他许久才挪开视线,声音低哑地道:“我该回去了,明天一早要跟手术刀。”

  “珈珞,你误会了,你猜错我的心意。”

  “猜错你的心意?难道你不是全心全意爱子瑜?”

  梁一峰沉默许久,还握着她手腕的掌心热烫。“你在乎吗?在乎我……全心全意爱子瑜?”

  梁珈珞好不容易才刚挪开的视线又转回他脸上,昂着头,情绪脱轨而出。“我凭什么在乎?我刚刚还在想,你是梁仲洋的堂弟,我好几次跟你父亲同桌吃饭,你父亲知道我是梁仲洋的女朋友,知道我们交往了八年,我跟梁仲洋订婚你父亲也有来参加,还送了一个大红包,我越想越心惊胆跳,我为什么要在乎?我有在乎的权利吗?我跟梁仲洋的关系不可能抹去,你若不是梁一峰……说不定我们还有可能。”说着说着,眼泪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她真想不透,为何眼前的情况比发现梁仲洋跟蒋逸瑄上床还要折磨她?

  如果林子瑜没搬进公寓,如果林子瑜不是梁一峰从小到大爱着的女人,她会不会好过些?她会不会继续模模糊糊看不清自己的心,不清楚她原来很在乎梁一峰?

  只要她没发现真心,她会慢慢在生命旅程上磨掉对他的记忆。

  他们若不相逢,她一定能在忙碌生活里一点一点忘了他、忘却那一夜……她好似有些了解蒋逸瑄的心情了,爱上朋友的男人,她现在不也跟蒋逸瑄相似,爱上林子瑜的男人,即便林子瑜现在不爱梁一峰,那又如何,他们即将在一起工作,早晚林子瑜会看见他的好,就像她看见他的好,连自己动心了也没发现。

  爱情,真是一笔胡涂帐。

  “别哭……”梁一峰抹去她的眼泪,将她揽进胸怀。“为什么哭?”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不想哭,可是眼泪……一直流下来。”梁珈珞气自己的软弱。

  “珈珞,我们能不能不要把对方当陌生人?我做不到。这阵子,我拿起手机会想要打给你,我到附近酒吧小酌,在酒杯里会看见你的脸,耳边好像听见你正在说医院里发生的大小琐事,我可以忘记那个晚上,但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她苦涩地又笑又哭,他们要怎么走回朋友关系?

  “对不起,我没办法当你的朋友,我们当陌生人比较适合,我也不想对子瑜多解释,我跟你怎么会忽然变成朋友,即使你做不到,也要逼自己做到,这样对大家都好,我跟你早就没有别的路可以走。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了,再见,梁先生。”梁珈珞退出他温暖的胸膛,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的背影逐渐远去,梁一峰很想朝她奔去,将她拉回怀里,抱着她的感觉是那样的美好。

  然而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安静的站在原地,目送她离去,握紧双拳,他必须如此,才能克制心里接近沸腾、想不顾一切拥抱她的躁动。

  林子瑜进梁氏集团工作,转眼已经几个月过去。

  大多时候梁一峰是开心的,像是怀了许久的梦想,总算踏上实现之路。

  江禹安去上海工作,是这段期间几件不大不小的事之一。

  自从上次在小公园之后,他和梁珈珞没再见过面,他时常会想起她,心会莫名酸涩。

  林子瑜跟梁珈珞、于凡、韩璃成了好朋友,习惯在星期天晚上聚餐,原本一个月一次,后来几乎是只要梁珈珞不用值假日班,几个女人就会聚餐。

  不知为何,林子瑜常将梁珈珞挂在嘴边,连梁珈珞最近星期一、四都有下午诊,会忙到八、九点这种事也告诉他。

  梁一峰偶尔会在星期一、四送林子瑜回家后,故意不把公寓一楼大门关紧,到附近便利商店买两盒明治巧克力冰淇淋,装在保冰袋里,再来到公寓三楼,将保冰袋搁在梁珈珞的公寓门前。

  江禹安去上海工作,他看得出来林子瑜很失落,可是这阵子他跟她相处得越来越好,他们之间发生最大的一件事是,他跟她求婚了,而她没有拒绝。

  算不算春风得意呢?梁一峰有时会自问。

  然而,没有春风、没有得意,甚至少了幸福感,也许是他们相识太多年了,也许是他始终明白她的心里没有他。

  求婚那天,他带林子瑜到他们常去的餐厅,没有特意安排,他只是把在她车祸出院后,他回美国时买好的结婚戒指从口袋里掏出来,问她愿不愿意嫁给他。

  那时,他觉得自己这一生,非林子瑜不娶。

  那时,他不认识梁珈珞。

  林子瑜看着戒指,低声说他父亲一定会反对,她不认为他们能够在一起。

  梁一峰自信满满,如果他们之间的问题只是他父亲反对,那一点都不是问题,他早过了会受父母影响的年纪,也不是还在青春期无法独立。

  隔天,他带着林子瑜踏进父亲的办公室,对父亲、对林子瑜,也对自己,宣示这一路走来,他对林子瑜有多么用心。

  那些心思都在不认识梁珈珞之前……他握着林子瑜的手,站在父亲的办公桌前,坚定的对父亲说:“我只要子瑜,不要其他女人,你不满意,我大不了带子瑜远走高飞。”

  “你这种过惯富裕生活的大少爷,没有梁氏集团,苦生活能过多久?你要是选择她,就必须放弃一切,包括你名下拥有的股份。”他父亲淡淡地说。

  梁一峰从容不迫地对父亲微笑,也淡淡的回道:“爸,你没听清楚吗?我刚才说了,会带子瑜远走高飞,意思当然是放弃你打算让我继承的一切,我认为损失比较大的人是你,因为你只有我一个儿子。我确实是过惯富裕生活的大少爷,不过即使放弃梁氏集团、一毛不拿,我也有办法成功。

  “爸,你以为我不了解你那传统又无聊的门当户对观念吗?为了面对你今天的反对,我早就晓得我必须自己开路,我不会让你有能力影响我的决定。你可以请人去查,AlexLiang在北美有多少资产、是哪些公司的大股东,留学那几年我可没当个只会玩乐、读书的笨蛋阔少,我名下的资产恐怕远超过你让我继承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