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她站在冰柜前,呆望着琳琅满目的冰淇淋品牌,耳边嗡嗡响着林子瑜满怀歉疚的声音,她叹了口气,打开冰柜,挑了盒明治巧克力,微苦的成人口味。

  结账后,她拿了根塑料冰淇淋汤匙,走到外头的人行道上,看见十字路口的红灯亮起,她打开冰淇淋盒,吃了一大口,其实晚餐她吃得很饱,但不知道是不是想要藉此抚慰闷痛的心,她就是想吃冰淇淋。

  她边吃边想着林子瑜说过的话——她曾出过一场很严重的车祸,车祸当时她正在跟江禹安讲手机,心不在焉没注意路况,车祸后她再转醒,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从美国千里迢迢、专程为她飞回台湾的梁一峰。

  梁一峰放着硕士毕业论文口试不管,在台湾足足待了三个月,直到确定她安然没事才肯回美国,因为她的一场车祸,他晚了将近大半年才拿到硕士学位。

  梁一峰对她很好很好,可是江禹安对她无意,只把她当妹妹看。

  梁珈珞一口接着一口吃着微苦的巧克力冰淇淋,她该死的为什么要问林子瑜两位帅哥是不是很难抉择,她看得出来林子瑜的苦恼很真实,因为她一脸苦涩的说,如果江禹安爱她,而梁一峰能只把她当妹妹该有多好。

  梁珈珞隐藏在薄雾里的心忽然变得好清晰,她用力眨眼睛,红灯转绿又转红,眼里看见的红光被些许泪液晕花了。

  为什么要到听见了、看到了,她才领悟到原来她该死的在乎。

  梁珈珞吃光巧克力冰淇淋,将垃圾丢进一旁的垃圾桶,她深呼吸,为自己打气,在乎又如何?

  就算没有林子瑜,她跟梁一峰也没有任何可能。

  她当了梁仲洋七年多女朋友、将近一年的未婚妻,彼此生活圈都熟识,她甚至与梁一峰的父亲好几次在家族聚会上同桌吃饭,跟着梁仲洋喊梁一峰父亲叔叔,听大家对梁一峰赞美不已……当时的她,哪里知道梁一峰的爱情会让她感觉痛。

  梁珈珞看着十字路口,她要走的方向绿灯又转红,记得她曾在一个街口祝福他的爱情由红转绿……她扬手在不顺路的方向招出租车,不想再等红灯转绿。

  梁珈珞让出租车司机把车停在住家巷口,她原想在附近继续走走,付了车资下车,她杵在原地发了好一阵子的呆,随即一个念头闪过,她举步走进转角的便利商店,又买了一盒明治巧克力冰淇淋。

  她今天穿牛仔裤,拿着冰淇淋,她直接在檐廊下席地而坐,很不文雅的几口解决一盒冰淇淋,有人说甜品有疗愈功效,她却丝毫没有被疗愈的感觉,心情还是很沉重。

  她走回店里丢空盒,决定走走散散心,于是出了便利商店后,她往附近小公园走去,始终没注意一段距离外,有个人正默默注视着她。

  梁珈珞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超过半小时,但思绪依旧混乱,她烦躁的用双手掩面,难过地自言自语,“怎么办?怎么办……”

  突然看清的心像巨大的猛兽夹带排山倒海的情绪朝她奔来,以后她要怎么面对林子瑜跟他在一起?她现在光是用想象都觉得难以承受,比看见梁仲洋带着小模吃饭,还要让她心痛。

  “你还好吗?”

  一道熟悉的声音吓到了梁珈珞,她猛一抬头,就见梁一峰站在她面前,脸色担忧的俯视着她,她怔愣住,久久说不了话。

  “你……没事吧?”梁一峰又问。

  他应该遵守承诺,再遇见就当彼此是陌生人,可是他实在担心她,尤其在听到她若无其事丢来那句我缺男人时,他的心莫名一阵揪紧。

  他在巷口等了许久,看见林子瑜跟其他两人拦了辆出租车,但却没有看到梁珈珞的身影,他便又继续在巷口等,过了一会儿才看到她匆匆忙忙的跑向捷运站。

  他们两人不是分手、不是情人,甚至连朋友都当不成,何以走到这个地步呢?

  他忽然想说服她,他们应该继续当朋友,应该这样才对,偶尔他可以送早餐给她,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可以听她抱怨,或者当她心血来潮时,他也可以听她说些医院里的小故事。

  他喜欢听她说话,分开的这段时间,他像是找不到人说话。

  “我没事。”梁珈珞终于找到了声音。

  “子瑜……”

  他才刚起了个头,却被她打断,“我没告诉子瑜什么,你放心,子瑜说了很多你们的事,我知道你有多喜欢她,我保证,我绝对不会告诉子瑜发生过的事,我们约定过的,再见面要当彼此不相识,我没忘记约定。在子瑜面前,你是我不认识、不晓得名字的梁先生。”

  相识时,他是她不晓得名字,却被她当成朋友的梁先生。

  如今分开,她明明已经认识了他,却要继续当他是不相识的梁先生。

  梁珈珞从长椅上站起来,越过他,她要赶快回去,免得在他面前泄漏情绪。

  梁一峰飞快抓住她的手腕,语气带有一丝恳求,“我们谈谈,可以吗?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你一直在巷口等,对吗?看我一个人下车,你跟着我一路到小公园,子瑜先跟于凡、韩璃回来,你一定有看到,如果你不是担心我在她面前说什么,你会这样大费周章的跟着我吗?

  你应该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守在她身边,我们吃晚餐时,她也说了,她车祸时你一直在医院照顾她……”

  她是医生,很清楚照顾病人有多辛苦,医院里头,多得是找尽借口不想照顾病人的亲属,她碰过为了轮流照顾病患、时间分配不公平的亲属,在病房外破口大骂或大打出手的难看情况,能日日夜夜都守在身边的,不是出于无奈,就是出于强大的爱。

  梁珈珞再清楚不过了,哪怕是结婚的配偶或交往多年的情侣,战胜不了照护这关而求去的多得是,三个月不算太长,但也不算短了,足够看清一个人的心在不在乎。

  就因为太清楚,所以当她听见林子瑜说他照顾了她三个月,顶多回家拿换洗衣物,离开医院绝不超过两小时,她震撼得心都痛了。

  “那时我还不认识你!”梁一峰想也没想便冲口而出,说完,他自己也怔愣住。确实,那时他不认识梁珈珞,但若认识又如何,难道他就会不照顾林子瑜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