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梁一峰瞧见他,立刻发难,“说你会比我们早到,居然现在才来,把该做的苦力全留给我一个人。”

  江禹安走进屋子,带着笑意看着地上五个大纸箱,状若无事的耸肩。“才二楼而已,小Case,我好心把表现机会留给你,不好吗?我早就到了,只是想你们大概没那么快,就到附近买披萨,没想到今天人多,等了很久。”他扬了扬手里的两盒披萨、可乐。

  突然又传来两记敲门声。

  叩叩!

  三双眼睛朝外看,一个身材惹火、五官艳丽的女人探头进来,梁一峰脸色瞬间一暗。

  女人像是没注意到他,视线扫过三人,张扬着热情的笑说:“你好,我叫梁珈珞,住在三楼,我听于凡说你今天搬进来,特地来打声招呼,一楼住的是韩璃,我们三个人有空的话星期天晚上都会一起吃饭,今天我们有聚餐,你要一起来吗?”

  林子瑜看看地上的纸箱,还在思考。

  见状,梁珈珞带点性感的嗓音又响起,“你要整理东西的话,下次聚餐我再约你。”

  “我没有多少东西要整理,没关系,你们约在哪里?”

  “捷运站附近有家北海道昆布火锅,汤头不错,火锅料也新鲜实在,我们约五点半在一楼等,一起坐车过去。”

  “好,那五点半见。”

  “OK,see you!对了,我忘了问于凡你的名字。”

  “林子瑜。”

  “晚上见面聊,再跟你要电话喽。”临去前,梁珈珞又望了两个男人一眼,补充道:“你的两个男朋友真帅,很难选择吧?你们最后谁被抛弃,不要急着伤心,可以考虑考虑我,我缺男人,哈!”

  说完,梁珈珞快闪,留下三个人皆是一脸尴尬。

  梁珈珞将二楼的大门紧紧关上,听见心跳卜通卜通跳得好大声,原要出门的她,转身上楼回自己的房间,不断用力深呼吸,接着像是力气被耗尽似的,呆坐在地板上,直到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才清醒过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于凡,又瞥到屏幕右上方显示的时间,她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迟到了,她马上接起电话,快速找了个借口,表示有些事要跟医院的人交代,晚一点再自己过去,要她们先走,结束通话后,她快速去厕所洗了个脸,离开房间锁好门后,她飞奔冲下楼梯,几乎是没命地狂奔出巷口,一直到捷运站,她才终于放松下来,大口大口喘气。

  掏出悠游卡,哔一声刷进站,电子告示版显示她要搭的列车还有一分半才进站,她恍恍惚惚的排队,回想刚才在二楼……她很镇定。

  该为自己掌声鼓励的,梁珈珞虚弱地笑了笑。

  尽管她的镇定只撑到走出林子瑜的公寓并把门关上为止,但她仍为自己喝采,至少她还能够开玩笑。

  列车进站了,梁珈珞恍惚的上了车,站在最靠近门边的栏杆,抓紧了栏杆,空落的身体这才终于觉得找到了支撑。

  地球是圆的、世界是小的,巧合发生得让人不可思议又措手不及。

  林子瑜……就是梁一峰心里的人吧。

  站在她身边的另一个男人,看起来确实如梁一峰形容的,很出色,光就外表来说,已是难得一见的轩昂男子。

  梁一峰心里的人漂亮得像晨光下初开的蔷薇,粉嫩妍丽,优雅中带着清新,难怪他对她这么执着。

  想着想着,梁珈珞突觉眼角一阵湿,有种想哭的冲动,她是豪气的说过再见面要当彼此不相识,但她没想到这样快会再与他相见。

  她毫无准备、措手不及,甚至慌乱的发现,她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洒脱。

  以后会常常看到他们吧?她又该用什么态度面对呢?

  走出火锅店,梁珈珞说要去买点东西,没跟其他三人一起乘车回公寓。

  她往巷弄另一端走,九点左右,两旁错落的餐厅仍有不少用餐客人。

  台北就是这样,大大小小餐厅在巷弄小路里如花一簇簇开着,每到假日,有点名气的店总是高朋满座,巷弄里时常看到人们三三两两、说说笑笑地信步走。

  很随兴,一扫周间急促匆忙的步调,到了周末假日傍晚,这城市的步调会自动地调缓几分,渗上几许慵懒。

  梁珈珞转往另一条路上的生鲜超市,一走进去,冷空气迎面扑来,她想赶跑脑袋里纠缠不休的念头,但却徒劳无功。

  完蛋了。

  一点都没错,她喜欢林子瑜,完全无法讨厌。

  林子瑜很坦率,虽然一开始对她们有些谨慎防卫,偌大的城市里,哪个人没几分防卫心?不过用餐不到半小时,彼此熟悉后,她便完全卸下心防,有问必答,说出她想知道却也不想知道的事。

  足以杀死猫的好奇心,也足以杀死人心,梁珈珞讪讪地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