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你离开他,对你的好处大于坏处,你比搬进来时开朗许多。”于凡若有所思地看她一眼。“我家没有酒。”

  梁珈珞怔了怔。

  其实她本性是开朗的,一直都是,但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的?

  医学院课程结束后,她忙实习、忙国考、忙当个梁仲洋期望的端庄大方女人,让她慢慢忘了内在那个开朗、会耍赖、爱大笑的自己。

  她忙着学习听懂他说的话,还要跟他生活圈里的名门淑女贵妇应酬交际,她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拘谨,现在想想,真不值得。

  她一直没发现,她的内在是疲累的,在她跟梁仲洋的关系里,她把自己一点一点的放低,任由自己淹没在她不爱的人际关系琐事里。

  她的内在慢慢枯萎,她视而不见,梁仲洋的背叛,对她来说,确实是好处大于坏处,她一下子从那些不爱的琐事里被释放了。

  她会大笑,她记得好几次跟梁一峰相处,她笑得很开心……梁珈珞甩甩头,不该想起他。

  “人在爱情里会变得盲目,连自己不快乐都当做没看见。”

  “真正的爱,不会让你不快乐。”于凡回道,“你想喝什么酒?”

  “我那里有瓶冰酒,听说很贵,是梁仲洋送的,我本来想等一个特别的日子跟他一起喝,不过现在不可能了,我们一起把那瓶酒喝掉,你先回去,我拿了酒,上楼找你,我想吃你做的茉莉绿茶饼干,还有吗?”

  “昨天刚做。”于凡轻笑,她完全自动化地将自己当好朋友了。

  “太好了!等我,我马上就来。”

  “我只喝一点,不能喝多。”

  “喝多会怎么样?”梁珈珞好奇反问。

  “会变得啰唆,你会受不了的。”于凡笑道。

  “喔——”梁珈珞故意拉长音,不置可否,冲回家拿酒。

  她倒是很想看看,喝多了的于凡到底会有多啰唆。

  天色大亮,一瓶冰酒早空了,于凡单手撑着下颚,蜷在单人沙发上,嘴巴吐出一串又一串的话没停过。

  另一边的长沙发上,梁珈珞虽然哈欠连连,但却舍不得闭上眼睡去,因为于凡的故事实在太离奇,一世又一世纠缠的爱恨,什么能量、禁锢、诅咒,听得她津津有味。

  喝了酒的于凡,果然很会说、很啰唆,一整夜叨叨絮絮没停。

  终于,于凡轻声说:“这岛水气重了,他离我越来越近……我忘了跟你说,二楼有新房客了,最近就会搬进来,你们一定会喜欢彼此,她是很好的女孩子……好累,我想睡了。”说完,她随即闭上眼。

  梁珈珞几乎也是立刻入梦,她模模糊糊的想,下回要哄于凡喝多些,既能听新奇故事,她也不用硬撑这么久。

  她说她是巫女呢……梁珈珞抓着最后一丝游离的思绪,进入梦乡。

  十几天了,梁一峰还是会心神不宁。

  白日里,工作填满他的时间,他的脑子却总有办法在忙碌的夹缝中找出一张熟悉的脸,让他时不时回想起那个沉重巴掌落在她脸颊上的情景,那一幕总让他感觉心痛。

  他不断告诉自己,一切到此为止,他当初会成为她的一夜情对象,只是基于关心朋友的立场,况且两人也已经说好了,他确实不该再继续纠缠。

  心思烦乱的他从办公椅起身,拿了办公桌上的马克杯,走出办公室,助理看到马上站起身提醒他半小时后要开会。

  半个月前,要是有人告诉她,执行长特助会自己到茶水间倒水、泡茶、泡咖啡,她一定不相信,经过这段时间,她已经见怪不怪了,只要特助在办公室里,总是一、两个小时就跑一回茶水间,谁都看得出来,他神情沉重。

  以代理国外医疗器材起家的梁氏集团,在现任执行长二十年来的经营下,早已从医疗器材代理发展为生产医疗器材外销,初期因为质量优异,价格相较国际大品牌实惠,很快便冲出市占率,近几年市占率更是冲破百分之三十七,与国际品牌并驾齐驱,也替国际大厂代工较精密的医疗器材零件。

  因核心事业成功转型,近十年更将事业版图扩展到物流运输,几年前梁氏物流运输挤进世界前五大。

  从海外名校留学归国的梁一峰,是梁氏集团第二代的唯一继承人,现任执行长虽常将集团不一定交给独生子接棒这句话挂在嘴边,但谁也不难看出这位归国少东在现任执行长尽力栽培下,正一步步朝接班之路走去。

  且二代少东不仅没半点高傲气焰,在工作上更是拚了命的努力,加班到深夜是常态,偶尔甚至忙到整夜不归,直接睡公司,对下属也相当体恤。

  加之这位集团少东,不只戴着财富傲人的多金光环,人又高大俊帅,几乎不输时下偶像巨星,集女人梦想三高于一身,目前也没有传出任何绯闻,难怪梁氏集团所有未婚单身女性,都在作着麻雀变凤凰的美梦,期望得到他的青睐。

  助理小姐偶尔也会作作美梦,但她更清楚梦之所以称之为梦,正是因为难以成真,集团内部最近盛传,执行长很快就会擢升特助担任总经理一职。

  眼看少东特助回台湾那么久,都要升总经理了,若可能跟她这只小麻雀擦出什么花火,也早就烧成大火,所以理性的助理小姐依旧安分守己。

  但这半个月来,向来埋头工作的梁特助,往往忙得连喝口水都会忘,都是她每隔一、两个小时主动送茶、送水进办公室,顺便行探视帅哥之实,但这阵子他都亲力亲为,她实在很难不有所怀疑,是不是他发生了什么事。

  助理歪着头看梁一峰拿着马克杯进办公室,第几百遍怀疑,洁身自爱的梁特助,是不是踏上了爱的迷途?

  一会儿桌上电话响,助理看是梁一峰打的内线,赶紧接起,“特助。”

  “总经理人事命令电子公告出来了,你告诉人资部,我要开一个秘书职缺,如果收到林子瑜应征的履历,双木林、孩子的子、三国周瑜的瑜,国立大学毕业,直接寄录取通知,请林子瑜尽快到公司报到,记下来了吗?”

  “记好了,双木林、孩子的子、三国周瑜的瑜,国立大学毕业,我等一下就通知人资部,请问还有什么事要交代的吗?”助理一边处理公事,一边微微分心的想,梁特助是踏上爱的迷途了。

  “没有了,就这样。”说完,梁一峰挂了电话。

  他没有心思工作,把玩着马克杯,目光落在办公室墙上挂的装饰画,想起小时候——他第一眼看到林子瑜,是幼儿园小班开学那天,听别人说小孩子大多记不得两、三岁时候的事,但他偏偏记得很清楚。

  那天下着毛毛雨,她绑了两条长辫子,尾端扎着粉红色缎带,穿着白色棉质印花恤和红色短裤,刚到教室的小朋友,几乎都哭着要回家找妈妈,只有她安安静静的拿了一本图画故事书,坐在角落看。

  林子瑜进教室之前,他其实也哭得很惨,还拉着奶妈不让她走,可是看见她,他就忘记要哭了,连奶妈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

  他走到她身边,好奇的问:“你为什么不哭?你不想家吗?”

  林子瑜嘴边挂着微笑,用稚嫩清脆的嗓音回道:“我到学校要认真读很多书,赶快长大帮妈妈赚钱,没有时间哭。”

  她就像他小时候曾经很想买,但父亲一直不肯让他买的洋娃娃,漂亮得不像真的。

  放学后,奶妈对他说,像她这么勇敢聪明的女孩子,谁娶到是谁的福气。

  那时他还不懂什么是娶,可是从那天起,他的眼里只看得见林子瑜,越是注意她,越发觉她的好。

  林子瑜的生活并不好过,她父亲好赌又酗酒,时常对她母亲动手,但她从不吝惜帮助比她还需要帮助的人,他们从幼儿园、小学、国中都同班,直到国中毕业后他出国留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