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你肯不肯卖老同学一个面子?”她问话的语气很平淡。

  “你说,就算你要一万个面子都可以免费给你。”他豪爽的回道。

  “这两个姓梁的男人,以后都别做他们的生意了,可以吗?”

  “可以,我会吩咐保全,以后不让他们兄弟俩进来,请问这么做大小姐满意吗?”

  “感谢。”

  “老同学了,客气什么。”

  梁珈珞转头看了高品叡一眼,笑了笑,然后对另外两个男人说:“台北市多得是可以喝酒的地方,这里离我工作的医院最近,我不想换地方喝酒,只好麻烦你们以后去别家喝。”她别有深意的视线在两个男人之间转了转,淡淡地再道:“从今以后,我跟你们两位就是陌生人,互不相欠,万一再遇到,请当做彼此不认识。”

  从高品叡的车上下来,冷冽的晚风倏地吹来,把梁珈珞的酒意全吹散了,她绕过车头,走到驾驶座旁。

  高品叡探出头,笑问:“确定不用我陪你走进去?”他从巷口望进小巷内。

  “不用,这里不好找车位,短短几步路而已,谢谢你送我回来。”她原是想自己坐车回来的,但他坚持送她回家。

  “回家冰敷一下脸,还是肿的。”他望着她红肿的脸颊,仍感到气愤难平。

  “放心,我自己会处理,别忘了我是医生。”

  高品叡点点头。“有什么事就打给我,虽然你不是我的爱人,不过最近我可以让你随传随到,你了吧?”他抹出一道痞子笑。

  “了,你不用担心我,我放下了,不会寻死寻活。”

  “我知道你不会,但失恋的人总要有一些特权,才不会显得太可怜,想喝酒随时到我那儿,这三个月免费招待你。”

  “同学,你真是大好人!”梁珈珞笑道,觉得心头一阵温暖。

  “现在才知道我好,赶快打起精神,帮我介绍女朋友。”

  “凭你的条件,哪需要我介绍。”

  “我只是要帮你找事做,让你不要太闲。”高品叡笑了笑。“好了,快点回去休息,如果需要帮忙,别不好意思找我。”

  “知道了。”梁珈珞挥挥手,走进小巷。

  他见她走到巷底,打开一楼公寓大门,跟一名似乎正要出门的女子交谈,才放心离开。

  梁珈珞开门,迎面遇上住在四楼的房东于凡,有些惊讶,她以为于凡要出去,没想于凡站定在她面前,好似刻意在等她。

  她有些不解的望着于凡,她有双清澈透亮的眼,彷佛能看穿一切世事。

  于凡没头没脑地说:“一下子就好了。”说完,突然伸出右手,把掌心贴到她的脸颊。

  梁珈珞马上感觉到一股清凉,有一波流动的气穿透她脸颊的肌肤,她形容不来那种感觉,真的只是一下子,当于凡的手离开后,她发现被打的地方不再有热烫的刺痛,她有点震惊的摸摸脸,红肿的地方竟然一瞬间全好了。

  “现在好了。”于凡闭起眼,掌心一收一放,接着轻轻在掌心吹一口气,再睁开眼,淡淡地笑。“你的疼痛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他会感受到加倍的痛。”

  “呃……”梁珈珞讶异到说不出话。

  “我无法保护所有人,但关照住进公寓的女人,这点能力还有。”于凡语气淡然。

  梁珈珞充满困惑,脸颊瞬间恢复正常,实在非医学或科学能解释的,她现在是遇上神秘事件了吧?

  “你不会是外星人吧?”拥有超能力者,不是神佛,那么大概就是电视里演的外星人了,神佛难见,外星人似乎科学些,毕竟宇宙这么大,要说只有地球有生命,不太合理。

  于凡轻笑出声。“对其他星球生命体来说,地球人不也是外星人?三千世界里,我们都只是流动的生命能量,不必分是哪里来的人。”

  “所以……你是外星人?”梁珈珞太好奇了。

  “我不是。”于凡的笑容里有几不可见的苦涩。

  “但你有超能力……”

  “这不算是超能力。”于凡的嗓音冷了几分,不想继续深谈。

  “喔……”梁珈珞敏感地感受到她的语气转变,立刻停止追问,但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忍不住好奇开口,“你说我的疼痛哪里来哪里回去,是真的吗?”

  “真的。”

  梁珈珞微偏头,想了想,接着笑说:“他会肿成猪头吧。”

  “应该会。”

  “太谢谢你了。”梁珈珞开心的拉起她的手说。

  “不客气。我很高兴你遇见命定的人了,他是真心对你好,你们非常适合彼此。”于凡说。

  梁珈珞马上呆愣住,她最近没遇见其他男人,除了……她用力甩甩头,不愿去想,因为他们是不可能的。

  “于凡,你陪我喝酒,好不好?”

  “喝酒对身体不好。”于凡转身往楼上走。

  梁珈珞跟了上去,一想到梁仲洋承受了加倍的痛,她的心情便无法克制地转变得非常美丽。

  八年多的情感,用这种方式放下,恩怨两清,算是便宜了梁仲洋。

  她用了直比钻石黄金等级的真感情,梁仲洋却只是拿她当高级配备,啧!

  于凡“传送疼痛”的超能力,彻底抚平了她最后一抹的不甘心,想到沙猪成为名符其实的猪头,她立刻觉得跟于凡之间亲近许多,可以直接从房东房客的关系,跳跃成亲密姊妹淘。

  “但我晚上被猪头男人打,需要喝酒泄恨。”梁珈珞不死心继续游说。

  “我刚才帮你报仇了。”于凡的语气仍是淡淡的,但眼尾却浮起一抹笑意。

  “陪我喝嘛。”梁珈珞简直是耍赖了。

  她突然想起蒋逸瑄,她曾是她唯一的姊妹淘、好朋友,却不顾姊妹情分爬上她男人的床,她心里有个角落很受伤,于凡今天“送”走她脸上的痛的行为,从某个角度来说,算是填补她失去好友的失落,她想,她根本是很自动地把对蒋逸瑄的友情转移到于凡身上。

  “你是在耍赖。”于凡说。

  “是,就是。”梁珈珞大方承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