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她挂回话筒,眨了几下眼睛,撑起身,发现全身酸痛,果然是纵欲的后果,但她并未发觉自己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

  虽然身体不太舒服,但很怪异的,她觉得精神饱满,甚至感觉非常轻松而且愉快。

  活了二十多个年头,她现在才发现原来最放荡的性,可以让人在极致的欢愉里沉沦。

  她走入浴室,缓慢地淋浴,在温热的水花下,感觉某一部分的自己重生了。

  洗完澡后,梁珈珞用大浴巾裹着身体,擦干头发,将湿发吹干,她盯着大片全身镜,看着里头那个双颊绯红,彷佛被神奇魔法浸润过,变得有些不太一样的女人。

  她笑了笑,拍拍双颊。

  神清气爽地走出浴室,穿上衣服,她打开房门,门外的收纳小餐台上,放着一个大托盘,上头有一份海鲜意大利面、色拉、综合水果切盘、一杯还冒着烟的拿铁咖啡。

  她将托盘端进房里,轻松惬意地享用午餐。

  她边吃意大利面,边拿起手机,五通未接来电,全是梁仲洋打来的,她笑了笑,没打算回电。

  梁珈珞继续大口吃面,顺便读取了几个Line群组的未读讯息,接着飞快地将盘里的意大利面全部扫空,做爱原来很耗体力呀。

  她好笑地想,很少胃口这么好,她继续吃水果,点进手机通讯簿,她找到梁先生,毫不眷恋地删除,也删除了梁仲洋,虽然他的手机号码她早已背得滚瓜烂熟。

  她又点进Line,传最后一通讯息给AlexLiang——谢谢昨晚、谢谢午餐,再见,亲爱的陌生人。

  传送出去后,没两秒便显示已读。

  她轻轻一笑,接着在Line的好友名单上,封锁AlexLiang。

  梁珈珞吃完午餐,看了一会儿新闻,将近一点时她下楼,准备搭出租车。

  室外,明亮炙热的午阳高照,打开车门前,她昂首,看了天空浮动的白云,天色湛蓝,她再次强烈感觉到自己不一样了,一些陈旧的、腐坏的情绪全然消逝不见,像是彻底新生了。

  她对新生,充满力量,而且美好的自己,深深一笑。

  梁珈珞坐进出租车,她知道,一切会变得更好。

  昨晚,她迈过重大人生里程碑,她以为她失去爱情,但其实她曾拥有的,根本不是爱,她品尝了性的极致欢愉,认识另一个陌生却充满热情的自己。

  梁珈珞豁然开朗,对旧爱无所亏负,被伤害的情绪不再束缚她。

  她被释放,彻底自由。

  再没什么比真实自由更好的了。

  梁珈珞的日子恢复常轨,每天在医院、租屋处两地来回,顶多偶尔去黑色海小酌一、两杯。

  生活过得毫无波澜,她却觉得有滋有味,充满活力,高品叡见她这阵子是失恋状态,看起来却比谈恋爱还容光焕发,忍不住探问她是不是有新恋情了。

  她淡笑着摇头否认,他却一脸不相信。

  星期六晚上,梁珈珞又来到黑色海,高品叡一看到她,马上送上一杯血腥玛丽,她才刚拿起酒杯凑到唇边,手腕就被某个人握住。

  梁珈珞不用抬眼,立刻知道这只男人的手属于谁,她有点不耐烦,放下酒杯,冷着声音问:“请问有什么事吗?”

  “为什么不回我电话?你知道我在找你。”

  听他这么说,她不只感到不耐,怒气也慢慢涌上。“我们分手了,没什么好说的。”

  “我说过我没有要跟你分手,况且我们已经订婚了。”

  “梁仲洋,我也说过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你不要再找我,没必要,还有,我跟你堂弟睡过了,我想你应该不会想再跟这样的我复合。”

  “你说什么?”梁仲洋气愤的一把将她从高脚椅拉起来。

  “我跟你堂弟梁、一、峰上床、做过了,这样够清楚了吗?”梁珈珞昂头,厌烦地瞅瞪着他。

  爱过、气过、恨过又放下后,她发现她对他除了厌烦,再无其他感觉,所有情分蒸发得涓滴不剩。

  除了她曾经的好朋友外,他还睡了其他女人,现在怎么还有脸,理直气壮的要求她回到他身边梁珈珞只要想到交往的这八年来,他不知睡了多少女人,就觉得他脏。

  “你是故意这么说想要气我的吧,你不可能……”

  “梁仲洋,上个星期五我离开餐厅之后,就跟你堂弟去开房间了,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XXMotel查,是他刷的卡,隔天中午他还加买一个钟点,因为我太累了……”

  啪!一个巴掌突地落到梁珈珞脸上。

  高品叡从刚才就一直观察两人的情况,见梁仲洋举起手,他马上从吧台里伸出手要帮她挡,可是来不及,仅能微微分散一点手掌落下来的力道,他咒骂了一声靠,着急地弯身绕出吧台。

  突地,梁仲洋被人往旁边用力一扯,随即一个结实的拳头往他的脸上招呼过去,他没有防备,重重摔向吧台,他抹抹嘴角窜出的血腥味,来不及看见是谁动手,下一秒又被高品叡扭起来,再卯上一拳。

  高品叡气吼道:“Fuck!敢在我的地盘动手打女人,你活得不耐烦了!”他紧揪着梁仲洋的衣襟,招手打算把保全叫来。

  梁一峰凑了过来,也拎住梁仲洋的衣领,语气冰冷地道:“我没想到你会动手,我们兄弟一场,到今天为止。”

  一走进来,就看见梁珈珞被甩了一个巴掌,那感觉比打在他脸上还痛,他几乎是本能反应,几步杀过来,对着梁仲洋重重给出一拳。

  “兄弟你如果是我的兄弟,就不会睡我的女人!”梁仲洋恨恨地说,没想到他们真的搞在一起,这顶绿帽他是戴出光了。

  “她已经跟你分手了,早就不是你的女人,你从来没珍惜过她!”梁一峰声音压抑,空着的手紧握成拳,恨不得再多揍他个几拳。

  梁珈珞呆愣着,完全没料到会莫名其妙挨一巴掌,如果高品叡没分散梁仲洋的力道,她恐怕被打得脑震荡了,不过震惊过后,一股强烈怒气翻腾上来。

  她像个全身着火的复仇女神,一双眼燃着愤怒的光,走上前去,低声喝道:“你们让开。”

  三个男人都愣住了,高品叡瞧她一眼,二话不说便往后退,但仍紧守在她身边,以防梁仲洋又失控,梁一峰也往后退了一步。

  梁珈珞瞪着梁仲洋,迅速扬起手,毫不留情的也重重甩了他一巴掌,力道之大,连她的掌心也一阵热辣辣的痛。“这叫一报还一报。”

  三个男人被她的火爆气势震慑住,全都不敢出声。

  事实上梁仲洋刚才那一巴掌挥下去立刻就后悔了,但他真压不下那口气,他从没尝过被女人背叛的滋味,若不是气到理智断线,他不可能动手,毕竟是喜欢了八年多的女人,下手打她,他的心不是不痛,所以挨她这一巴掌,他是气怒,但愿意承受,且她的举动多少减低了他打女人的罪恶感。

  他看着她发怒又发亮的眼睛,有短暂的恍惚,他似乎从没真正了解过她,他一直以为她乖,没想到她倔强到他难以想象的地步。

  他是真心想娶她的,其他女人不过是玩玩而已,她应该知道的、她应该学到教训,回头紧紧抓住他的,他哪里想得到她根本不愿意抓住他,他一直以为她爱他,爱到没有他不行,可是闹到最后她竟然要分手,甚至跟他堂弟睡了!

  “高品叡,你这家LoungeBar少了两个男客人,会倒闭吗?”梁珈珞理智恢复。

  “你说可能吗?”高品叡笑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