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梁珈珞坐在大床上、坐在梁仲洋的堂弟身边,觉得人生没有比这个更讽刺的了,上天一定是有意开她玩笑吧?

  “今天我出门前才在想,我失恋,却没有那种寻死寻活的痛苦,大概是感情谈太久,淡了,也有可能我太忙,忙到没时间去想失恋的痛,但更大的可能是因为你这个不知道名字的好朋友。我带着碎玉镯出门,决定就是今天了,我想麻烦你朋友帮我修补,就算它无法恢复原状,但至少可以固定成圆……”

  她此时此刻的状况,好像是上天故意神来一笔的恶劣玩笑与讽刺。

  “我想放手了,也以为可以走出来,我正对于自己的坚强感到自豪,没想到一切只是我的自以为是。我太傻,傻到以为梁仲洋真的爱过我,但从头到尾我根本只是他众多配件中比较喜欢的一样,就像领带或袖扣,他高兴就戴着我,不高兴他还有其他更多的选择,我原本不觉得太痛苦,完全是无知结的果。“出门前我庆幸自己好运,最难过的时候,认识你这个没有包袱的好朋友,即便我不晓得你的名字,怎料你居然是他的堂弟,人生,还能比这个更讽刺的吗?喔……有,因为我还决定跟你上床。”梁珈珞轻轻地笑,眼眶却泛着泪光。

  “你晓得可以……”

  “找别的男人吗?刚上楼时,我认真想过,你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一条让大家都不能回头的不归路,我喜欢这样。大家都不要回头,过了今天,我们各过各的人生,都别纠缠,多好。

  当然,你也有权利拒绝,你若后悔,我不会勉强你,毕竟你有心爱的女人,而梁仲洋又是你的堂哥,你自然要顾虑他们,我可以理解。”

  梁一峰望着她,嗓音有些低哑的道:“珈珞,为了……连我自己都理不清楚的原由,我没办法让你去找别的男人,你若想确定要踏上你说的不归路,我们一起走。”

  梁珈珞笑睨了他一眼,调笑道:“你不会是有一点喜欢上我了吧?”

  他只是凝视着她,沉默不语。

  她细细看着他深邃的五官,不想追究探问,或许……她是不想面对。

  他那一句我们一起走,震动她的心房,又彷佛一阵清风拂过,吹散盘踞心头的荒谬与讽刺感。

  他是梁仲洋的堂弟这件事忽然间不再那么重要,有这样一个好朋友,用着同背十字架的坚定口吻说要一起走,她觉得可以什么都放下了。

  “那就一起走,过了今天,我们都别回头。”梁珈珞伸出手,轻轻抚触他的脸。

  “好,不要回头。”

  她站起身,将包裹着碎玉镯的手帕放到梳妆桌上,缓步走进浴室,卸了妆,脱去衣服,踏进淋浴间,温热的水从花洒温柔落下,水滴顺着她乌黑的长发,再滑过她白皙的背。

  梁珈珞往右跨了一步,按取挂在右侧墙上的洗发乳,抓着长发尾慢慢揉出白色泡沫,还没来得及回到花洒下方,便感觉到一副高大温热的躯体靠至她背后。

  一双大掌轻轻重重地按摩她头上的那团泡沫,她没转身,这一刻,他不是梁一峰,她不是梁珈珞,剥除了彼此的身份后,他们仅仅是纯粹的男人与女人。

  梁一峰低头亲吻她背上的水珠,在她耳边沙哑低声道:“不要忘了,你随时可以喊停,但如果你仍坚持要继续,我保证,从现在到明天……你会是我一夜亲爱的女人。”

  梁珈珞浅浅地叹了口气,他们何至有默契到这个地步?

  人与人之间,原来有种不需时间酝酿的契合,不必事先言语,思想步调便已走上一致方向,如果不是相遇太晚、错误时刻,她说不定会喜欢身后这个男人,甚至可能爱上他吧。

  “好,你也当我一夜亲爱的男人。”

  他将她带至花洒底下,温热的水如细雨落下,他的一双手在水花下轻轻刷去一团团白泡沫,他将她转过身,面向自己,默想着除了性与温柔,他再也没什么能够给她,这一夜只要她不后悔,他会尽力让她用身体感受到最大的快乐。

  除了性,他什么也给不了她,这念头为何让他如此难受?

  梁一峰抚去她眼睑上残余的泡沫,她闭上双眼,被他拉走出花洒下,他按压了点沐浴乳,轻缓温柔地从她颈间开始揉出泡沫,接着大手滑到她的肩、她胸前。

  ……

  她不晓得自己落下泪来,直到他细碎的吻密密品去泪花。

  梁一峰柔声安抚,“乖,我抱着你……乖。”

  她全身无力,任由他抱着她,她缓缓张开茫然的双眼,下意识地轻吐道:“我从来不知道,身体可以快乐成这样……”

  被取悦到极致,快感也极致。

  她一直误以为性就是男人与女人在床上,彼此身体做深入的碰触,虽然她不讨厌,但也从没太过强烈的感受,偶有欢愉仅止于此而已。

  直到今天,她才发现原来女人的身体可以达到这种极致的快乐,但不知为何,她的心有种失落感,原来,梁仲洋连在床上都不够爱她。

  他愣了许久,紧接着强烈的怜惜翻涌而上,他亲吻她小巧的耳珠,温柔抚摸着她柔滑的肌肤。

  “我不知道他……对不起,亲爱的……”

  他没办法出口的话她理解了,如今一切真的都无所谓了,所以她释怀地笑了,那笑明亮灿丽如花。

  “我说过才刚开始而已,你的身体还能得到更大的快乐。”

  梁珈珞双手攀上他的颈项,妩媚的笑说:“我很期待……你说的更大的快乐。”

  她风情万种的模样,让梁一峰心念一动。“我是不是教坏你了?”

  “如果这样是教坏,那请你把我教得更坏吧。”

  “好,我会教会你所有坏事。”

  他深吻了她一口,再次将她带至花洒下,冲去她身上的泡沫,接着抱起她,将她的背顶在冰冷的磁砖墙上,让她修长白皙的双腿环住他的腰。

  ……他用不一样的方式,带她攀过高潮,等她坠落,直到她近乎无力地低声哭喊不要了,他才终于在她身体里释放自己,她累得睡去,他却清醒不已。

  天,亮了。

  他望着她的睡脸好半晌,起身,替她盖好被子,他穿回衣服,拿起碎玉环放进裤子口袋里。

  离开前,他交代柜员十二点打电话叫醒她、送餐到房里,他加买休息钟点、买单餐点,并交代一点要为她叫出租车来,他记得今天下午她要值班。

  梁一峰将车子驶离,从照后镜看着摩铁最后一眼,从现在起,他们就要当彼此是陌生人了。

  若不先离开,看着清醒的她,他走不掉。

  他无法自欺欺人,昨晚的一切,不单单只是性而已。

  梁珈珞被电话铃声扰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还没意识清楚身在何方,本能先抓来话筒,贴上耳朵,就听见一道轻脆的女声扬起——“您好,梁先生交代中午十二点拨电话叫您,我们已经将梁先生点的餐点放在房门外的餐台上,请您取用。一点整,有出租车会到楼下等您。”

  “嗯……谢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