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梁一峰仍紧紧握着她的手腕不肯放。“你确定非要这么做不可?”

  “对,放手吧,我们以后都别再见面了,我会把你的电话删除,你也这么做吧,以后就算巧遇,也请你当做我们不认识。”梁珈珞还是无法转头看向他。

  “你确定?”他再一次问道。

  “非常确定。”她答得坚决。

  “好,那就我吧。”梁一峰拉着她,朝他停车的方向迈步。

  “你说什么”梁珈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只能呆呆的任由他拉着走。

  “既然你只是要找男人上床,就我吧。”他毫无困难地说。

  两人快步来到车旁,他解锁后便将她塞进副驾驶座上,接着他快速坐进驾驶座,替她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子。

  她难掩惊愕的瞪大眼。“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梁仲洋是你堂哥!”

  “所以呢?选我不是更好?”梁一峰微勾起讽刺的笑意。“他会死心得更彻底,我保证,只要到时候搬出我的名字,从今以后他连碰都不想碰你。”

  梁珈珞有些难堪的问道:“你是在嘲笑我吗?”

  “不是,我是拿你没辙。”他烦躁的用手爬梳头发,那股躁意烧得他很难受,对于阻止不了她感到很懊恼。

  “你是梁仲洋的堂弟,我不要你。”

  “除了我,你没有别的男人可以选,当然,如果你可以把我打昏后逃走,另当别论,不过容我先提醒你,我从小练跆拳道、柔道,你想打昏我,有一定的难度。”

  他不明白自己在执拗些什么,理智也提醒他,他不该碰她,但光是想到她要去找陌生男人上床、光是想着她被别的男人碰触,他就是无法忍受!

  没有原因、没有理由,他对这件事很抓狂,忍受度是零,甚至低于零。

  “不要闹了。”她说。

  “我是认真的,你今天只有三种选择,把我打昏,或选择我,再不然就乖乖回家睡觉。”

  “梁一峰!”梁珈珞怒喊。

  他竟有一瞬间的失神,没想到她喊他名字时,居然有种能撼动心灵的力量。

  “珈珞……”梁一峰伸出手,拇指轻轻划过她的脸颊,他感觉她微微地颤动了一下,他扯了扯唇,似笑非笑地说:“不错,失控的原来不是只有我一个。我只说一次,我没办法让你去找别的男人,我不想深究原因,也不想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做不到放开你,反正你刚才说我们以后都别再见面了,那么跟我一夜情,跟其他你不认识的男人一夜情又有什么差别?至少我确定我很健康,我会用保险套,我会照顾你的感觉,不会让你难受,任何时候,只要你说停,我绝对能够停下来,但其他男人就不一定了。

  “我只要想到如果你临时后悔了,对方却不放你走,我就没办法忍受,更没办法忍受害你做出这样决定的人,是某个梁家男人。如果你非要找个男人上床不可,那就我吧,虽然除了性,我什么都不能给你,但我能保证,我可以给你一场美好的性。

  “我要开车了,找到最近的一家Motel就直接开进去,从现在开始,你随时可以说不要,说你要回家,我一定会马上送你回去,但别想我会送你去其他地方,放任你去找别的男人。”

  车子停进车库后,梁一峰将引擎熄火,转头看着梁珈珞,沉着声音道:“改变主意了吗?我可以送你回家。”

  她眨眨眼睛,突然觉得一切好好笑,在他刷过信用卡,订了这家摩铁最高级的套房,毫不迟疑地将车开进车库熄火后,才煞有其事问她改变主意了吗,他的问题应该在刷卡之前问吧?

  他这是在跟她耍黑色幽默吗?

  摇摇头,梁珈珞解开安全带,打开门,走下车,按下车库门开关,看铁卷门低声快速关下,她走到楼梯口,脱下靴子上楼。

  梁一峰坐在驾驶座上,静默的看着她一气呵成的动作,直到她的身形消失在楼梯转角,进了二楼房间。

  他不断吸气吐气,有股冲动想对上楼的女人大吼,说不定有百万分之一的机率能吼醒她。

  然而她的动作那么利落坚定,在在表明了她的决心,她的的确确想找男人上床,哪怕对象是他、是梁仲洋的堂弟都无所谓。

  梁一峰抹了把脸,又重重吐了口气,身体里有另一股无法否认、对她的渴望,这一刻,他觉得男人果然与禽兽无异,他是头禽兽,在这种荒谬时刻,兽性依旧。

  他回想起第一次在黑色海看见她孤单坐在吧台喝血腥玛丽的模样,她微微颤抖着手拼凑玉环,他知道她其实想哭,但眼泪却好似有自我意志,倔强地悬在她泛红的眼眶里。

  那时,他的心有一瞬间,非常短的一瞬间,为她而震颤,低声哭泣的女人容易得人心怜,但忍泪倔强的女人让人心疼,而为一个女人感到心疼,对他来说是相当罕见的。

  之后,他们偶尔在黑色海小酌,天南地北的聊,他听梁珈珞说医院的事、病人的事,还有手术时遇到的困难,她有时蹙眉、有时为无法挽回的生命落下泪,她从不为自己哭,却会为相识不深的病患流泪,他心里的感动一点一点增加。

  他甚至庆幸她遇上了一个不了解她好的男人,否则他没有机会坐在她身边,听她软语述说医院里的那些小故事。

  他希望他们能一直做一对跨越性别的好朋友,可以无负担地相约小酌、无负担地随意谈心,不用担心谁会爱上谁。

  他想起她曾亮着眼睛这么祝福他——梁先生,我祝福你的爱情,快速由红转绿,祝福你能在爱情里通行无阻。

  当时,他几乎认为她的祝福真能让他渴望多年的爱情开花结果,可是现在,他无法自欺欺人,他面前亮起红灯,而那盏灯正是她。

  梁珈珞好似灿亮耀眼的红光,快让他看不见长年放在心里的林子瑜,他爱了几乎一辈子那么长的林子瑜。

  他终究是个生物系男人吧,抵抗不了对性的原始生物欲望,他嘲讽地笑了笑,完全不想面对性之外那些更为深刻的情绪纠缠。

  深呼吸一口气,梁一峰打开车门,跨出失控的第一步。

  许久后,他才领悟他的感情原来是在这一刻走上无法回头的分岔路,不过眼下,他仅仅以为他单纯是生理上短暂迷路。

  走上楼,他看见梁珈珞坐在大床床沿,低头凝视着手中包着断裂玉镯的卡其色方格手帕。

  梁珈珞听见脚步声,抬眼迎视他,虚浮地浅笑,说:“我以为你后悔,决定不上来了。”

  “美色当前,会后悔的男人……应该不存在。”梁一峰低声回道。

  她耸耸肩,这回笑容实在多了。“我把你的话当成赞美收下了。”

  他走到她身边坐下,静默不语,视线停留在那团卡其色方格手帕上。

  过了半晌,梁珈珞絮絮低语,“我工作实在太忙,为了不想让我母亲过度担心我的幸福,去年我决定搬出来,租了现在住的那间公寓,你堂哥帮我搬家,这条手帕就是那时他忘了拿走的。

  “我的房东跟我年纪相仿,我决定租下房子时,她告诉我,住进那栋公寓的单身女子三年内会结婚,我当时想着,是啊,我应该会在三年内结婚,可是于凡……就是房东,却接着说我的命定对象不是正在交往的这个男人,他还没出现。”

  她握紧了手帕,心想,真有命运这回事吗?每个人都有所谓的命定对象吗?在命运之前,所有的挣扎不甘、所有的情爱牵缠,到头来仅仅是误会一场,是这样吗?

  去年她不以为意、不相信的事,如今发生了。

  她的命定对象如果不是梁仲洋,又会是谁?若真如于凡所说,她会在三年内结婚,那就表示她跟命定对象能交往的时间不及两年。

  谈了八年多的感情,到头来一场空,抵不上命运写好的剧本,不过换个角度想,她也从来不是梁仲洋的命定对象,更不是他胸中缺少的那根肋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