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梁一峰把桌上七道菜都夹过一轮,她的白瓷碗却始终没满,她很尽职的将碗里食物扫空,正打算开始第二轮,服务生将铁观音送来了。

  “我需要茶。”梁珈珞说。

  梁一峰接过茶壶,替她的杯子里斟了七分满的热茶。

  见状,她马上拿起来喝。

  他不忘提醒道:“喝慢一点,很烫。”

  两人彷佛在演着一出全然不在乎旁人的甜蜜爱情戏,然而他们心里都清楚,并不是那么回事。

  梁一峰心里有着无法表达的感受,他是独子,自小寂寞,渴望手足,而在梁氏家族里,从小到大他跟梁仲洋感情最好,几乎比亲兄弟还亲,梁仲洋无论做什么事,他即使再不认同,也愿意跟梁仲洋站在同一阵线。

  但此刻,他第一次觉得梁仲洋错得离谱,愚昧地失去一个好女人却不自知。

  坐在对面的梁仲洋端起白瓷杯,品了一口香茶,清了清嗓音问:“你们认识多久了?”

  梁珈珞拿着筷子的手停在半空,嘴里正在咀嚼鲜鱼肉,朝梁一峰看去,微微偏头。

  梁一峰也跟着停下夹菜的动作,望向她,他了解她这时的表情,头微偏,神情专注,她正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

  梁一峰有些惊讶的发现,他们认识的时间虽不长,但他对她的了解却不浅。

  他能从她一个沉默的小动作看出她的想法,好比刚才在包厢外,他晓得她要自己打开包厢门;好比现在,他晓得她想回答梁仲洋的问题。

  “我跟你分手的第一个晚上,他在LoungeBar看到我,第四个晚上他请我喝酒,一直到现在,但其实你的问题很吊诡,我认识你八年,这些年来你有多常对我提起你这位让人骄傲的堂弟,你应该比我还清楚,如果真的要算这么仔细,我认识他应该也有八年了吧,不过说真的,我直到刚才走进这间包厢才知道他叫梁一峰,进包厢之前,对我来说他只是梁先生,你说,我跟梁一峰到底认识多久?”

  Angel脸色微变,不知在想什么,目光毫不掩饰地在梁珈珞与梁仲洋来回流转。

  “你跟一个连名字都不清楚的男人出来吃饭?”梁仲洋的问话中有怒气。

  梁珈珞瞪大眼睛,感到不可思议,她放下筷子,好整以暇又似笑非笑,带着些许嘲讽道:“梁仲洋先生,你的问题摆错重点了吧,我爱跟谁出来吃饭,你管不着,我不是你的谁,请你记住,我跟你已经分手了。”

  “我并没有同意分手这件事。”梁仲洋严肃地说,“我打了好几通电话给你,你应该回我电话。”

  “哈!”她嗤笑一声,才发现他话里自以为是的认真,她先是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接着嘲弄地哈哈大笑,她笑得眼角都溢出了泪花,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她用食指揩去被挤出来的泪水,顺了顺气才道:“你不觉得你很好笑吗?”

  “我看不出来哪里好笑。”梁仲洋面色淡然,像是冷眼看着一个孩子耍任性。

  梁珈珞收敛笑意,转向漂亮的Angel。“我在电视上看过你,好像是什么麻辣女王的节目,你是艺霖经纪公司的模特儿,对吧?我跟他认识八年了,你呢?”

  “两年。”

  “真好。”梁珈珞勾起微笑,点着头。“我跟他上床七年了,你呢?好姊妹,别害羞,交换一下情报,让我研究一下这男人脑子里究竟装了什么,我已经告诉你我的答案了,你要大方点,不要让我失望,我保证我不会找数字周刊爆料。”

  “……两年。”Angel迟疑了一下,才呐呐地给出答案。

  “哈!太好了。”梁珈珞竟拍手叫好。“幸好我们只当两年的好姊妹。”说完,她拿起微凉的铁观音,喝了大半,一双美丽的眼睛清清亮亮的,嘴角还微微上扬,彷佛有什么好事降临。

  梁一峰敢以所有身家打赌,她的心情绝不可能跟好沾上边,可她竟能表现得如此洒脱,她真是个奇异的女人。

  不过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问那些问题。

  “梁仲洋先生,我到今天才了解你脑子里装什么。”梁珈珞向后靠向椅背,语气有些意兴阑珊,“你果然没有愧对你的生肖,脑子里装的全是沙。”

  闻言,梁仲洋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沉默不语。

  梁一峰先是一愣,随即嘴角隐隐上扬,看来她气疯了,才会拐了个弯骂人。

  梁珈珞拿起右手边椅子上的包包,站起身,冷冷地说:“我没胃口跟非同类同桌进食,你们慢用,抱歉,我先走了。”

  “你非要变得这么恶毒吗?我并没有不要你,也没打算跟你分手,我们已经订婚了。”梁仲洋终于开口。

  “结婚都可以离婚了,我们只是订婚而已,况且又没有人规定不能毁婚。”她回得冷淡,只觉得多看他一眼都难以忍受。

  他愤怒的问:“你这么做,要我们梁家的面子往哪里摆?”

  “面子?梁仲洋先生,你连里子都没了,还跟我谈面子?我不在乎面子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你的面子、你家的面子都跟我无关,我不在乎也不关心,希望从此之后不必再见。”

  她冷冷一笑,绕过圆桌,往包厢门走去,却被站起身的梁仲洋一把拉住。

  “你闹够了没有?”

  “你真要让我觉得自己是在跟一头猪说话吗?放开我!”梁珈珞疾言厉色,想抽出被握住的手。

  梁仲洋被她激出更多怒气,从小到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大少爷,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特别是女人,哪个不是巴巴的看着他、等着他青睐。

  他对梁珈珞够好、够特别了!

  梁仲洋气得扬起手,就要朝她挥去,却突然在半空停住,下一秒又被箭步上来的梁一峰握住。

  梁一峰充满怒气地说:“男人对女人动手,算什么!”

  梁仲洋用力甩开手,也松开对梁珈珞的箝制。“我不会真的动手,只是一时太生气。”

  梁珈珞抚了抚被握痛的手腕,一圈红肿,其实她也晓得梁仲洋不会真的动手,因为在梁一峰阻止前,他的动作已经顿住了,但他的举动也够让她心灰意冷,不再感到有丝毫可惜,全然死了心。

  她望着梁仲洋,面无表情地道:“再见了,梁仲洋先生,我非常认真的希望我们再也不见,我们交往的这八年,你要当一份礼物、一个教训或者一场梦,都随你,总之,我们结束了。”

  “你回去冷静几天,过阵子我再找你谈。”这是梁仲洋最大的让步包容了。

  “好聚好散吧,我跟你没有一丝一毫可能,没什么好谈的了。”说完,她转过身,毫不眷恋地走出包厢,离开餐厅。

  包厢里,一阵静默后,梁一峰正要开口,却被梁仲洋抢先,他皱眉,不甚确定地问:“你跟她……没什么吧?”

  梁一峰也忍不住皱起眉头,梁仲洋在他面前总是这样谈论她——她,长相甜美,是同校的学妹。

  她,现在是一个小实习医生。

  她,通过国考了。

  她,成了住院医师。

  她,有点天分,但女人不该这么执着于工作。

  她、她、她……永远的代名词,模糊又不真切的女人原型,贴了个性、职业等等的标签和形容词,却从来没贴上最重要的姓名。

  梁一峰的眉头锁得更紧了,从来没有一次,堂哥是跟他说珈珞怎样。

  他讶异又迟钝地发现,八年来,在堂哥口中的她、在他心里的未来堂嫂,始终是个没有姓名的女人。

  走进这扇门前,他脑子里的梁珈珞有真实鲜活的样貌,有个全然代表她的独特名字,不单单是她而已。

  走进这扇门他才发现,梁珈珞原来是那个从没在他生活圈里出现过姓名,却时常被堂哥提及的她。

  梁珈珞等于未来堂嫂,这念头不知怎地扎疼了他的心。

  她如此不被重视的对待,惊觉到这个事实,他觉得非常不好受。

  “堂哥知道我爱的女人是谁吧?”梁一峰理了理思绪,抛出一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