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一定不会是她了,她俏皮、活泼,有股旁人无法动摇的坚毅,他想起她说美食要照吃、美景照看,跟我分的是男人,又不是美食美景时那股爽朗大方,不自觉咧开笑容。

  “但最近她实在太不象话,我明明再三提醒她,你的派对很重要,她还是忙到缺席。”

  “堂哥,你们不必为了我不愉快。”他说,奇怪的感觉却挥之不去。

  “不是为了你,反正她早晚都得明白,她不能把工作看得比我还重要……好了,不说她,你要是真想看她,以后有得是机会。星期五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吧,顺便谈一下南港开发案。”

  “OK,约哪里?”

  “我让秘书订了餐厅包厢,晚点再让她把地址电话传给你。”

  “好,星期五晚上见。”

  “记得,携伴来。”

  “OK。”结束通话,他几乎想也没想,马上打给某人。

  “早啊,梁先生,又要请我吃早餐吗?”梁珈珞笑道。

  “今天可能没办法。”

  “难道你是要我帮忙挂号还是找病床?代价不小喔,我想想,三天爱心早餐才能收买我。”

  她说着,笑得更开心了。

  他也跟着笑了,方才的疑虑也跟着散去。

  听她说话的方式,根本不是什么很乖又听话的人,况且世界怎么可能这么小,随随便便就能碰到生活圈子里的“陌生人”。

  “不是挂号,也不用找病床,我想请你陪我去吃一顿免费大餐,你星期五刚好轮休,对吧?”

  “我真的要开始学着在你面前谨慎说话,你太可怕了,怎么什么事情我只要说过一次,你都能记得这么清楚?”梁珈珞故作害怕的道。

  他又哈哈大笑。“你可以放心在我面前胡言乱语,我保证守口如瓶,绝对不会向第三者透露你的秘密。”

  “最好是,我应该把你这句话录下来。”

  “下次见面我可以再说一次,记得把手机录音功能打开。你还没回答我,星期五晚上方便吗?”

  他笑问。

  “当然可以,免费的大餐为什么要拒绝?况且,最近放假没约会实在太无聊了。”

  “好,那我们就说定了,等确定时间我再通知你,对了,我要去哪里去接你?”

  “不用了,你直接告诉我地点,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接来接去多不方便,何况我们还没熟到可以知道对方住在哪里,我可是个大美女,要保护自己。”梁珈珞笑意盈盈地说。

  “也是,那我确认后再打给你。”他因为她活泼开朗的态度,声音里也装满了笑意。

  突然,她想到一个有点重要的问题。“需要正式打扮吗?”

  “随意轻松就好,只是跟家人吃顿饭而已。”

  “家人?”梁珈珞轻呼。

  他纵声笑了。“别紧张,只是我堂哥,但我不确定他的女朋友会不会去,年轻人吃饭瞎聊,你想到哪儿去了?”

  “我还以为小说剧情真实上演,你被家人逼婚,要我扮演你的假女友勒。”她老实承认,但是她没有说刚刚心跳还因为这样的想法漏了一拍。

  他再度哈哈大笑。“你真有梗,跟你聊天不必担心无聊。”

  “好啦,你没拿我当挡箭牌就好。你再把时间地点传讯给我,省得我还要拿笔记。”

  “是,懒惰鬼。”

  “我才不是懒惰鬼,我是忙碌小医生,先去忙喽,拜。”

  他轻笑。“嗯,拜。”结束了通话。

  电视新闻播报音量成了背景噪音,他把玩手机,心一阵莫名空落,快速解决了早餐,关上电视,他捞起西装外套往大门走,离开大到显得空旷寂寥的家。

  星期五下午,梁珈珞特地约了发型设计师,将平时随意盘束后脑的长发吹成波浪卷,回到家后她化上淡妆,挑了一件湖水绿露背连身短裙,搭黑色长筒靴,再套上深棕色长外套,手里拎着一个黑色镶钻手提小包,在玄关的长形挂镜前,满意地审视自己后,步出家门。

  她轻快地步下楼梯,哼着林俊杰的修炼爱情——笑着说爱让人疯狂哭着说爱让人坚强忘不了那个人就投降……几年前的幻想几年后的原谅为一张脸去养一身伤……梁珈珞笑着唱该是伤心的情歌,唱着唱着,她吐了一口气,告诉自己,都过去了,她要坚强、要原谅,更要坦然走过情伤。

  近大半个月来,手机里有几通梁仲洋的未接来电,但她从来没回拨过。看见熟悉的号码,她会想起他的脸,想他曾给过她温暖的笑,想起曾经浓烈过的爱,说不心痛,怎么可能。

  不过也许是因为白天她被医院的事填满,夜里也常因过于疲累倒头就睡,心痛在忙碌的缝隙里生存艰难,虽然心情确实低落,她却不曾痛苦到要寻死寻活,偶尔她会自问,是不是感情谈得太久,久得淡了,所以失去时才不那么痛。

  而且幸好老天对她很仁慈,让她多了一个朋友,她不知对方的名字,却能轻松自在地跟对方聊天,梁先生像是上天特意派来当她专用的坏情绪资源回收桶,他们对很多事看法相似,虽然认识不久,却好似相交了许多年,有种无法言喻的默契。

  最好的是,他有一个深爱着的女人,她可以感觉出他的认真,尽管他不常提起那个女人,但偶尔几次提到,她都看见他眼里有一种义无反顾的真挚情感,也正因为如此,面对他,她总能很轻松。

  短期内她不想再碰爱情,跟梁仲洋刚分手那几天,特别难受,她万分狼狈地发现,除了蒋逸瑄,她没有其他可以谈心的好朋友。

  蒋逸瑄……想起她,梁珈珞有阵难以呼吸的痛,她甩了甩头,要自己打起精神来。

  梁珈珞记得梁仲洋曾说过,带盛装的她出去很有面子,所以她今天特地打扮,保证让梁先生惊艳。

  想着想着,她笑得开怀,仔细回想起来,几次在梁先生面前,都是随意寻常的模样,头发没梳、脸上没妆,衣服要不是牛仔裤搭衬衫,就是休闲套装,从没像这次。她可是使出了大绝招,这件湖水绿露背连身裙她原本是打算参加梁仲洋堂弟的派对要穿的,不过错过了机会,一直摆到今天才剪掉标签。

  剪掉标签的那一瞬间,她的心彷佛也剪去了某种束缚,她的外套口袋里装着用手帕包裹的碎玉环,她打算接受梁先生的建议,把碎玉环送去给梁先生的朋友接合,她已经可以完全告别了……她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