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听,她不免有些错愕,原来他注意她三天了?

  “今天是分手的第三天,哈。”她干笑一声。“这玉镯是分手那天他拉我的手,不小心滑出手腕摔碎的。我答应陪他参加一个很重要的派对,可是苏花公路发生严重车祸,很多伤员送来,我根本走不开。老实说我不常戴这只玉镯,那天是为了陪他去派对才特地戴,没想到隔天去找他,发现他跟我的好朋友上床……”

  梁珈珞苦笑,拿起高品叡送的深水炸弹,一口干了。

  “没了男朋友、没了好朋友,连母亲给我的传家宝也没了。”

  “你满惨的。”男人说,唇边却有淡淡笑意。

  不知怎地,他的话让她真心地哈哈大笑。“对啊,我满惨的,所以一连三天跑来小学同学开的Bar喝酒。”

  “你还要再喝几天,才不会觉得自己悲惨?”他认真的问。

  梁珈珞耸耸肩。“不晓得为什么,跟你聊聊天之后,我觉得自己好像没那么惨了。”

  “我的公司就在附近,这几天也会过来喝几杯,之后你如果还会来,我请你喝酒,直到你不再觉得自己悲惨为止。今天时间不早了,你也喝得够多了,我帮你叫车。”

  “你要每天过来请我喝酒”她觉得很不可思议。

  “若是我没办法过来,可以请你小学同学把酒钱记在我的帐上,不过……”他皱起眉,万分认真地说:“我认为最好先说清楚,以免你误会,我对你没什么遐想,当然,你是很漂亮的女人,只是我心里已经有个爱了几乎一辈子的对象,虽然她还没爱上我,总之……”

  梁珈珞松了一口气,笑着接下他的话,“总之,你对我没有那种意思,是吧?”

  “是,如果我心里没有那个已经重要到胜过自己的对象,我应该会对你有那种意思。”他坦然微笑。

  “被你爱着的女人一定会很幸福。”

  “如果她能接受我的爱,我会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他信心满满地说。

  “跟你聊天很开心,你有对象我觉得很好,有种安心的感觉。”

  “可以没有任何负担对一个人倾诉,感觉其实不赖吧?”

  她笑了,他果然明白她的感受。

  “你说的一点也没错。”

  “我帮你叫车。”他体贴的道。

  “明天请我喝酒。”她说。

  “没问题。”

  圣诞夜前一晚,急诊室“热闹”得不象话,也许是匆忙城市里寂寞的人太多,一遇到节日,呼朋引伴、饮酒寻欢都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而他们庆祝节庆的方式,常是用不惜燃尽生命的极端手段,总导致极端悲惨的结果,没意外地将平安夜变成医护人员的灾难夜。

  车祸、中风、自杀、吸毒、酒精中毒、刀伤、斗殴……梁珈珞从一开始无法理解,到现在已能面无表情应对。

  她刚跟男友分手不满半个月,没有共度节日的伴侣,前几天另一位年轻男医生跟她商量调班,表示打算今天跟交往三年的女友求婚,她二话不说便答应了,所以今天便由她值急诊班。

  求婚是多好的事,如果能一举成功,就更好了。

  急诊室进来一床用药过量的年轻女子,陪她来的好友一脸焦急的说:“她前几天跟男朋友分手,我去找她,看她好像吞了很多药,这个是药罐,里面没剩多少,她好像还喝了半罐威士忌。”

  梁珈珞点点头,接过药罐看了眼,接着替患者检查,决定洗胃。

  友人一听,又问:“医生,她怀孕三个多月,有没有关系?”

  梁珈珞愣了几秒,再看一眼药罐上的药名Thalidomide,询问:“你确定她吃的是这罐?”

  “嗯,桌上没有别的药了,她已经几个月睡不好,跟男朋友分手前两个人吵很久,医生开了镇定剂,她有时吃有时没吃,但都固定拿药。”

  “我建议孩子不能留,不过还是要看病患的意愿,这个药对孕妇是级用药,造成畸胎的可能性很大,她是不是没告诉医生她怀孕了?”

  “她上个星期才发现怀孕了,孩子不能留吗?”

  “最好不要。”梁珈珞以专业的立场告知。

  这时护理师推来药物、器械,她将病患友人请出隔帘外,插管、灌水、抽水,反复洗掉四公升水,她拉开布帘向病患友人解释情况,一名护理师快步过来,她被拉往刚被推进来的急诊床。

  躺在病床上的伤员满脸鲜血,左前额明显撕裂伤,满脸痛苦,不断呻吟。

  伤员的女性友人一看到医生来了,赶忙说:“他一直说胸口痛,那几个混混拿棍棒打他一个人,根本没什么事只是多看了一眼……”,她脸色惊惶又气愤“幸好遇到警察巡逻……简直莫名其妙,。

  我们什么都没做啊。”

  梁珈珞点点头没说话,动手解开伤员的上衣,触诊后,她先处理伤员额头上的撕裂伤,打麻醉、消毒、缝合,将伤员送照光,她刚才触诊过,应该是肋骨断了。

  她低声向病患友人解释病况,转回急诊台前写病历,毫无意外又一急诊床被推进来。

  这个平安夜,梁珈珞奔来走去不曾歇脚,甚至没能喝上一口水,好不容易天终于亮了,急诊室也奇迹似的有了短暂的宁静。

  结束值班,她回休息室换下白袍,才步出医院,手机便响了,她懒得看来电显示便直接接通,手机一贴到耳边,旋即听见一抹熟悉又好听的嗓音——“梁医生,早安。”

  “梁先生,早安。”梁珈珞疲惫的脸上不自觉出现一抹舒心的笑。

  “想吃早餐吗?”

  “你请客?”

  “没问题。你看看你的右手边,是不是有个人正在向你挥手。”

  梁珈珞依言往右看,果真见到一抹高大的身影,她立刻切断通话,跑了过去,笑颜如花的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今天起得早,到附近公园运动,想到你前天说平安夜要值班,就想过来等等看,也许可以有机会请你吃个早餐。”他笑。

  “早餐有人要请,真好。”

  两人相隔半步,并肩往前走。

  他问:“你想吃什么呢?”

  “附近有家Subway,我的EX很爱那家的百味俱乐部,我喜欢他们的干酪牛肉。”

  “你没把那家设为拒绝往来户?”他扬眉笑问。

  “为什么要,Subway又没错。”梁珈珞反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