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梁珈珞摇摇头说:“这是我曾外婆给我外婆,我外婆又传给我母亲,我母亲再给我的,我考上医学系那年,我母亲语重心长的跟我说,原本该等我结婚才给我,但我选了医学院……”她停顿下来,回想起那天母亲的表情,之前她真的不懂,不过现在有点体悟了。

  “令堂认为你难以得到幸福?”他不浓不淡地问。

  她不可置信的微睁大眼睛,这位梁先生真厉害,她话没说完他就知道她的意思。

  “对,没错,所以她先把玉镯给我,希望我不要为了理想牺牲自己的幸福,女人的青春太短暂了。”

  “令堂一定是因为很爱你,才会感到担心,不过我倒觉得真正爱你、懂得珍惜你的男人,不会要你放弃理想,而是会陪伴你、守护你,让你无后顾之忧的实现你的理想,令堂应该要对你更有信心一些。”他真诚地笑说。

  他的脸,因为嵌灯照射半亮半暗,他的笑开在那张半亮半暗脸上,真挚温暖,梁珈珞觉得心头彷佛忽然钻进一头小鹿,扑蹬扑蹬地乱跳。

  她伤疼了三天的心,被他真挚温暖的笑抚慰了。

  “谢谢你,不过恐怕我母亲是对的。”

  梁先生拿起一颗杏仁果送进嘴里,语气和缓开始与她闲聊,“怎么说?”

  “其实不只是男孩子会崇拜父亲,在女孩子心中,父亲是比神还重要的存在。对我来说,我父亲就是如此,他是个好医生,我记得我小学三年级,我父亲救了一个女病患,当时她三个孩子在读小学,生第四个孩子时血崩,我母亲也到医院捐血,听我父亲说,母亲捐了很多血,那个女病患的血型是少有的RH阴性,幸好那个患者的情况稳定下来,后来我母亲在医院住了两天,我到现在还忘不了女患者的先生提着水果篮、带着三个孩子来探望母亲边哭边感谢的样子。

  “后来我才知道,我母亲捐那么多血其实很冒险,我父亲只要没巡房、没看诊,就会守在母亲身边,握着她的手,我总是看到父亲亲吻她的手,抚摸她的额头,他们很少说什么亲昵的话,但我看得出来,我父亲很爱我母亲,但他却为了那位不相识的女病患让我母亲冒险……”

  梁珈珞不知不觉说了好多话,她停下来,拿了颗杏仁果吃,男人亮着深邃的眼睛侧头望着她,安静等待她继续。

  “我读医学系第二年,有天想起这件事,问父亲当初为什么要让母亲冒险,我父亲说,如果没救回阿姨,会有四个孩子失去母亲,可是万一我母亲怎么了,只有一个孩子会没有母亲……我父亲还说,那对夫妻没有其他亲属可以帮忙,要是救不回阿姨,叔叔一个人怎么养四个孩子?他们后来跟我们成了好朋友,我跟叔叔阿姨的孩子们感情就像亲兄弟姊妹,他们现在也都很有成就。

  “我觉得我父亲很伟大,我常想,如果当年救不回阿姨,他们没了妈妈,也许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当年你失去母亲,或许你也不是今天这样?”男人若有所思的扬起眉,好奇的问。

  “不,我应该还是今天这样。我想我父亲想得很清楚,就算我失去母亲,我依然能得到良好的照顾,我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姑姑、舅舅也都很爱我,我姑姑没有孩子,常跟我父亲说,要不是我母亲只生我一个,她会把我抱去当她的孩子。”

  “你跟你父亲一样善良,一样伟大。”他说。

  梁珈珞笑了笑。“不,我不及我父亲的十分之一。其实说了这么多,我的意思是,以前我认为伴侣就该像我父亲、母亲那样相互扶持,若真心相爱,另一半会体谅支持,可是后来我发现根本不是这样。”她吐了长长一口气,接着又说:“我前男友抱怨我工作时间太长,他最常对我说的话是嫁给我,你就不必这么辛苦。”

  “我想他并不明白,你不是辛苦,你是乐在工作中。”

  “对!”她双眼倏地一亮,像遇见知己。“他不明白,我的梦想是成为跟我父亲一样的好医生。”

  “你们分手其实是件好事,感觉他并不适合你。”男人说,“你跟他提过这段过去吗?”

  “有。”

  “他怎么说?”

  梁珈珞轻轻咬着唇,努力思索。

  她记得当时梁仲洋气她为了跟一台急诊刀失约,他其实也没错,她确实不一定得跟那台刀,但她当时还是实习医生,有机会进手术室,想走外科的她很自然想把握。

  她向他解释自己的想法,提起了那段往事,可是盛怒中的他却是朝她大声吼道——你想过没有?说不定你父亲没你以为的那么爱你母亲!换成我,我绝不会让我心爱的女人,为不相干的人冒险。

  那时候她完全找不到话语可以反驳,不是因为认同他的话,而是发现他们的想法差异很大。

  听完她平静的陈述,男人沉默许久,拿了几颗杏仁果,一颗接一颗吃,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除非我没有其他选择,我也不会轻易让我心爱的女人冒险,我想当时你父亲没有其他选择,你母亲血型恰巧跟病患一样,他清楚病患的家庭状况,不可能袖手旁观。你父亲的爱很宽广,他能对病患那样,一定更爱你母亲。”

  梁珈珞用力眨了眨眼,想眨去突然涌上的湿润。

  她没想到一个才刚认识的男人,居然能与她的想法如此契合。

  她也认为父亲对母亲的爱必然更浓烈深刻,父亲能为当时还不熟的阿姨叔叔那样付出,难道他对母亲的爱会不够深?她不相信。

  她不是要跟梁仲洋解释什么,而是希望他明白,她希望成为一个好医生,就像她很骄傲能有个济世救人的父亲,她期望有天他也能对于拥有她这样的伴侣而自豪,但他不懂她的想法,总是觉得她不必那么辛苦。

  梁珈珞恍惚的回想,其实她一直视而不见她跟梁仲洋之间巨大的差异。

  “我看你这三天都坐在这个位子,每天一边喝酒一边把碎玉排回原状,离开时又随意用手帕把断掉的玉镯包起来,你跟男朋友才刚分手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