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连续三个晚上,梁珈珞随身带着断成许多截的玉环,在医院附近一家名叫黑色海的LoungeBar喝酒。

  她每次都会坐在吧台最左边的位子,将一条卡其色方格手帕摊在桌面,上面是一截截碎玉,说她无聊也好,说她心痛也罢,她总是边轻啜血腥玛丽,边慢慢将碎玉拼回一个环状,然后呆看着那个拼成圆的羊脂白玉。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她已经可以在点第二杯调酒之前,把碎玉拼好,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圆有一个极微小的碎角,大概是落在梁仲洋家了。

  黑色海的老板兼调酒师,是梁珈珞的小学同学。

  小学六年级时两人坐在隔壁,那时他们的感情不算好但也不差,她到医院实习第一年,同事带她来这里喝酒,又高又帅的小学同学认出她来,从那之后,她便常来这里小酌,两人才又慢慢熟稔起来,特别是她工作压力大、跟男友吵架时……不对,是跟前男友吵架时,她都会来这里喝两杯,但绝对不会超过三杯。

  梁珈珞点了第四杯血腥玛丽,食指在小缺角来回抚弄,她那位人高马大的型男小学同学,端来第四杯血腥玛丽,轻轻地放下,他双臂交叉,弯身靠着吧台,似笑非笑,一双炯亮深邃的眼紧盯着她。

  “失恋了?你已经连续三个晚上在我这里喝掉五杯血腥玛丽了。”

  “没见过开Bar还怕客人喝酒的。”

  “我才不怕你喝,如果你真的失恋,这里的酒随你喝,庆祝一下。”高品叡用左手撑着下颚,漂亮的勾人凤眼在温暖的吧台灯光下闪亮。

  “你很希望我失恋?”梁珈珞微抬起头看向他。

  “自然是。站在同窗好友兼情场老手的立场,我凭良心告诉你,你那位男友不适合你。”

  “为什么?”她愣了愣。

  她跟梁仲洋来过好几次,却从没听高品叡评论过他。

  “先告诉我,你是不是失恋了?”

  梁珈珞端起第四杯血腥玛丽,喝了一大口说:“是。”

  “真好,庆祝一下,来,下一杯想喝什么?别再喝血腥玛丽了,失恋的人喝什么血腥玛丽,深水炸弹还差不多,等会儿帮你调一杯。”高品叡笑了,伸出右手轻轻端起她的下巴,仔细端详她的脸。“失恋得好,这么美的人,配那个男人真是浪费。”

  “那要配什么男人才不浪费,你吗?”她好笑的问。

  “我?你若看得上,我勉强及格啊,比起你的ex,我好多了,至少我能真心实意对你。不过,世界这么大,一定有比我更配得上你的,梁医生,深水炸弹喝不喝?”

  “喝,有人请,当然喝。”

  高品叡立刻转身调酒,没有两分钟,回到她面前,放下酒杯,问:“他劈腿被你发现,是吗?”

  梁珈珞呆了几秒,反问:“你怎么知道?”

  他笑了,轻声答:“很简单,你太乖了。”

  “我太乖?这样你也能推论出是他劈腿?”

  “除非他劈腿被你发现,不然你不会失恋。”

  “说不定他爱上别人不要我。”

  “不可能,梁先生看起来很想把你娶回家。”

  “他想娶我还劈腿”梁珈珞不知是血腥玛丽让她晕,还是他的话让她觉得晕,男人的逻辑太奇怪。

  “梁医师,你真是乖到……啧啧……让我发毛,男人想娶乖乖女回家当老婆,不代表会为婚姻关系守贞,他想娶你,跟他和别的女人上床是两回事。”

  “受教了。”她努力消化他的理论。

  “你会回头吗?”高品叡收走她手里还没喝完的血腥玛丽。

  “回头?”

  “我敢打赌,他会回来找你,希望重新开始。”

  “不可能。”梁珈珞想也不想的回道。

  “好,有骨气。”高品叡若有所思的微勾起嘴角,又弯下身子靠着吧台,凑上前在她耳边低语,“今晚你敢不敢找个男人一夜情,断了自己再回头的可能,嗯?乖女孩。”

  她斜睨他一眼,最后那三个字是明明白白的挑衅。

  她若找个男人一夜情,确实是完全断了再接受梁仲洋的可能,但她需要为了一个根本不值得的男人,随便跟其他男人一夜情吗?

  “我不必为了一个劈腿的男人,让自己变得堕落。”

  “啧啧,我说梁医生,享受性怎么会是堕落?就跟人享受美食一样,性跟美食没差多少,我们不会为了享受美味龙虾、新鲜海胆,向那些活跳跳的海鲜许下山盟海誓,又为什么要为了享受性,绑死自己一辈子?很多人搞不清楚,性跟婚姻义务根本是两回事。”

  梁珈珞不以为然。“你的价值观太放荡,大多数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