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镀金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她左手戴着一只通体温润的羊脂白玉镯,上头刻有半朵蔷薇图案,据说这玉镯含藏了一段曾外祖母无法言说的故事。曾外祖母离世前将玉镯传给外祖母,外祖母再传给母亲,母亲在她医学院发榜、得知录取的那一晚,将玉镯戴上她的左手。

  那晚母亲语重心长说了许多话——你执意要读医学院,我也不能说什么,这玉镯先给你。男人要当个好医生又兼顾家庭,已经不容易,你一个女孩子,唉。

  母亲欲言又止的神情,彷佛仍在眼前。

  这玉镯是你曾外祖母留给你外祖母的,而后一代一代传下来,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一生幸福圆满。我知道时代不一样,你常对我说,女人不是非要靠男人才能幸福,你还年轻,不懂一个人的幸福其实不能算是幸福,一个人过只是自在。妈真担心……答应我,你会努力让自己得到幸福,不要为了理想牺牲自己的幸福,女人的青春太短暂了……那一晚,她家是两人欢乐、一人愁,父亲是大型医学中心专科主任,总是忧心台湾未来医学人才断层,她了解父亲悲天悯人的高尚胸怀,从小立志要跟父亲一样,成为一名济世救人的好医生。

  她如愿考上医学院,父亲跟她都开心极了,只有母亲神情沉重得像是她从医后,就与幸福彻底绝缘。

  由于父母婚姻幸福美满,她一直幸福得理所当然,认为相爱就是互相包容,也以为真心相爱的人,一定像父母那样,即使彼此工作忙碌,也理所当然依然相爱。

  她不懂母亲的忧虑,直到成为住院医生第三年,她二十七岁生日那天——这天梁珈珞值急诊班,今天是她生日,她亲爱的男友、明年的老公,早早耳提面命,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晚上的时间空出来,晚上有个庆祝派对,要庆祝他引以为傲的堂弟升职,朝家族集团接班之路迈进一大步。

  她常听男友提及堂弟,言词表情总是满满的赞赏,她跟男友从大二开始交往,爱情长跑了八年,对彼此的朋友圈、家属亲人圈,熟得不能再熟,独独那位常被男友挂在嘴边褒赞不已的堂弟,她从没机会见到面。

  其实她也期待这晚的庆祝派对,但千算万算,还是算不过老天突然砸下来的一个意外。

  她的急诊班眼看能顺利交接,下一轮值班住院医生在她的千万拜托下提早来接手,可就在她换下医生袍,准备离开医院时,急诊护理长朝她跑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梁医师,苏花公路发生严重车祸,有好几个儿童伤员,一个头部受创、两个骨折,直升机吊挂救援了,救护车再十分钟会到,我刚联络儿科主任,他已经在路上,但最快要半小时才会到医院,主任说你今天值班,可以先接手,还有十几个成人重伤患者,也会送来……这时间……”

  护理长说话的同时,救护车鸣笛声已经由远到近。

  梁珈珞赶忙拿出手机,打断护理长的话,“我去换衣服,马上过去支持。”

  护理长转身走了,她走回值班休息室,拨打手机,对方没接,转入语音信箱,她只好简短留言,“Honey,抱歉,今天晚上可能没办法赶过去参加派对,苏花公路发生车祸,很多伤员送来我们医院,等我忙完再给你电话,真的很抱歉。爱你。Bye。”

  待梁珈珞离开医院时,已经是隔天清晨,天灰蒙蒙地亮,彷佛预言似的,戏剧性的飘下斜飞雨丝,她盯着手机屏幕显示的十几通未接来电,没有一个来电号码是亲爱男友。

  她疲惫地想,男友八成是气炸了。

  她晓得他有多重视昨晚的庆祝派对,但她实在是身不由己。

  梁珈珞算了算时间,先去买了一份男友爱吃的Subway套餐,再急步转到两条街口外的Starbucks买一杯香草拿铁给自己,已经超过二十六小时没阖眼休息的她,尽管十分疲惫,仍想着要安抚男友的情绪。

  买完早餐,搭上出租车,跟司机说了目的地后,她拿出手机拨打给男友,他没开机,直接转入语音信箱,她叹了口气,又再试着拨了一次,依然关机。

  他真的这么生气吗?她有点无奈地想。

  脑袋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这两年来跟男友之间的点点滴滴……摇摇头,她告诉自己别多想,再忍耐一年吧,如果顺利升上主治医生,情况应该会好转的。

  付清车资,下了车,大厅早班警卫看见梁珈珞来,笑着点头招呼,她也回以微笑,不过神色有点匆忙。

  从医院塞车来到这里,已经快八点了,她得赶紧上楼,男友通常八点四十五出门,他还有点时间吃她买来致歉的爱心早餐。

  她刷卡进门,走进电梯再刷卡,一层层关卡保护着豪宅里的住户。

  这栋华厦住着许多能在电视里看到或时常出现在财经新闻里的重要人物,有些人极有权力、有些则极为富裕,而她只是个名不见经传、努力想往上升主治的小小住院医生,不过凑巧跟男友同大学、同社团,两人相恋了,而这栋华厦哪怕是最小坪数,她劳碌一辈子恐怕也买不起半户。非常偶尔的时候,她会觉得自己不适合男友的世界。

  电梯抵达楼层,梁珈珞用感应卡开了大门,她在玄关处边脱鞋边朝房间喊,“仲洋……”她觉得一双腿酸麻得不像是自己的,站了一整夜,手术室、急诊室两头烧,要不是感觉亏欠,她真希望现在是躺在自己房里那张柔软舒服的大床上,两眼一闭,找周公去。

  她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一双快废了的脚正要迈步,目光意外扫到一双淡银紫色高跟鞋。

  那双鞋眼熟得让她一阵惊愕,上星期百货公司周年庆,好友蒋逸瑄拉她去逛,说是要买一双新鞋,为了参加一个“很重要又特别”的派对……梁珈珞缓缓地抬起头,就见蒋逸瑄穿着一件男人的衬衫,胸前随意扣了两颗扣子,她甚至可以看见黑色丁字裤在白衬衫下的隐约线条。

  她无法形容蒋逸瑄的表情,好似有抹淡淡的得意,然而她出口的话却突兀的充满歉疚——“珈珞,我不想伤害你,对不起。”

  梁珈珞僵在原地、动不了,接着梁仲洋走出来,身上是随意的居家服,至少他还记得穿好衣服,她思绪跳跃,分不清哪一种对她打击大一些,是好朋友的背叛,还是男友的背叛?

  梁珈珞觉得自己似乎不太正常,这种时候应该是要哭,她却一点想哭的欲望也没,她彷佛成了第三者,漠然看着别人的演出。

  她举起手里的早餐,放到比玄关高一阶的檀木地板上,淡淡地说:“我打了电话,但你一直没开机。我只买一份早餐,如果我知道逸瑄在,应该买两份的……不,如果知道她在,我不会买早餐过来。你们分着吃吧,要是不想吃我买的,丢掉也无所谓,打扰你们了,这是你的门卡。”

  她递出握在手中的门卡,伸出的手顿了一下,弯身把门卡放在早餐旁。

  梁珈珞转身穿好鞋子正要走,梁仲洋快步过来,抓住她左手腕,她一阵慌,用力挣扎抽出,手腕上的羊脂白玉环滑脱出去,摔到地上应声断成几截,她呆住,想起母亲当初把玉镯给她的神情,心里一阵酸楚。

  她赶忙蹲下身捡起一截截大小不一的碎玉,这时终于有了想哭的念头,但她却笑了,用不大不小的音量说:“碎碎平安,我终于懂为什么要这样说了。碎了,心平安了,不会再为不相干的人痛……玉环碎掉才知道,被好朋友背叛不算什么,被男朋友背叛不算什么,这个从我曾外祖母传下来,给女儿祝福,希望女儿、女儿的女儿幸福圆满的玉环摔碎了,才让我真正心痛。

  为你们两个人摔坏这个宝贝,真不值得。”她四下寻找碎玉,确定找齐了,捡起来,捧在掌心上,自言自语地又道:“不晓得能不能修……”

  梁珈珞看也不看那对男女一眼,挺起背脊走出大门。

  梁仲洋神情复杂,他晓得那只玉环对她的意义,他走回房,换衣服准备到公司。

  蒋逸瑄跟在他身后,正要开口就听见他冷冷的说——“把你的东西收好,带回去,以后不要再过来了。”

  “为什么?”蒋逸瑄无法相信,她以为只要梁珈珞知道他们的事,梁仲洋就会完全属于她。

  “你只是我用来让珈珞懂事的棋子,她必须明白,要成为梁太太,不能总是把工作摆在比我重要的位置。”

  蒋逸瑄难以置信地瞪着他。

  此时梁仲洋又道:“反正珈珞早晚也要明白,我不可能只有她一个女人。”

  “你以为梁珈珞发现我们的事,还会回到你身边?”

  “我总有办法说服她回心转意,乖乖当梁太太,我们在一起八年了,我了解她。”他自信满满地道。

  她是个乖巧听话的女人,他是她第一个男人,自然也会是最后一个。

  “哈、哈哈……”蒋逸瑄无法停止的大笑,这男人根本就不了解梁珈珞。“放着真正爱你的我不要,居然要去找那个已经不爱你的梁珈珞我告诉你,你的春秋大梦终究会是一场空,她根本不是你以为的那个样子,我从国一认识她到现在,你绝对不会比我了解她。我真够笨,居然为了你失去她这个朋友!”

  她笑得眼角流泪,却只换得梁仲洋一个皱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