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宠你不嫌晚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唐旭风终于转头看了他一眼,懒洋洋的说:“是,我的确占了她的便宜,你惩罚我下地狱吧,这应该是你擅长的。”

  神仙又拿出一颗花生,边压碎壳边幸灾乐祸地说:“不必我惩罚你,你已经有身在地狱的感觉了不是吗?”

  唐旭风什么话也没说。

  神仙又开口,“我说过,你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这就是你忘记的事,依照你原来的记忆,今天应该怎么样你还记得吗?”

  这就是他忘记的事?唐旭风很讶异地开始回想——

  原来的今天,他也是送母亲去机场,因为母亲告诉他,她跟父亲已经办好离婚手续,以后可能不会常常回来台湾,希望他能送她去机场。

  “你送你母亲到机场后把行李放下来,连一句再见也没说就开车离开了。你不知道的是,你母亲非常难过,在原地足足站了十分钟,才进机场大厅办登机手续,虽然你也不好过……”

  唐旭风打断了他,“我知道原来的今天发生了什么事,不必你提醒。”

  原来的今天,他沉默着送母亲去了机场,从头到尾面无表情,也没有开口说过半句话。

  原来的今天,他一样跟几个客户在招待所喝酒,因为心情不好的关系,他喝多了,究竟怎么回到家的已经记不清楚,他只记得小光将他送回住所,当他摇摇晃晃走进大厅时,蓝家绮正在那里等他。

  记忆一点一滴回来,他想起是蓝家绮扶他上楼、进了屋子,再扶着沉重的他进主卧室,他却心情恶劣的对她恶言相向——

  “你究竟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蓝家绮难过地说:“我从来没有想得到什么,我只是想爱你……”

  他不高兴地大吼,“我没有爱可以给任何人,也不想要爱任何人!只要我不爱,别人离开时我就不会有痛苦。”之后便是一连串胡话。

  他还记得蓝家绮拧了一条毛巾过来,说要帮他擦脸,然后……发生了什么事?看他苦思良久,神仙递了一颗花生给他,“吃吃看,我剥的花生可不是谁都能吃得到,也许你吃了,头脑会更清醒。”

  唐旭风睐了神仙的手掌一眼,拿起那颗花生吃了下去,咽进去的瞬间,有股清凉漫过四肢百骸……

  他想起来了,那不是梦!

  原来的今天,蓝家绮替他擦了脸、擦了身体,她脱下他的衣服,原本只是打算帮他换上舒服的家居服,可是他却将她拉上床,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他凭藉酒意带来的冲动与渴望,对蓝家绮说:“你不该跟一个喝醉的男人待在床上,如果不想我碰你,现在就喊停,我会马上让你走,以后你也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她没推开他,反而伸手抱住他,柔软的唇贴上他。

  接下来的记忆清晰的让他心痛,因为他想起他如是何自私的、粗鲁的占有了当时全心全意把自己奉献给他的蓝家绮,他想起来自己残忍地进入她,毫不怜惜地撕碎了她的纯真。

  他还想起事后他意识模糊地说:“我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然明天醒来我会恨我自己……”这句话是他在仅有的理智下对自己做的最后控诉,指控他利用了一个女孩单纯的爱,趁机占了她的清白。

  “蓝家绮听了你的话,她很安静地在你睡着之后把一切整理干净,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隔天你醒过来,以为只是作了一场春梦。”一旁的神仙说出他昏睡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他顿了下,接着说:“你看,无论是原来的你还是现在的你,注定发生的事就是会发生。不管是过去或现在,你都会占蓝家绮便宜,无论原来的你、现在的你也都会自我指责,根本不需要我做什么,当一个人不停指责自己的时候,就已经身在地狱里了。”

  唐旭风痛苦得说不出话,原来他曾这样伤害蓝家绮,事后却忘得一干二净,而她只能默默离开,当作一切没有发生过。

  他无法想像她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能一次又一次来到他面前,她费尽心力考进他的公司,她不断找各种理由接近他,他却狠心将她推开,伤透了她的心。

  车祸那天的画面又出现在他眼前,浓重的罪恶感瞬间涌上,他那些残忍、伤害她的话,让她多绝望……

  “你不需要抓着过去不放,毕竟那些事已经被我抹去了。你现在需要想的是,天亮后你该怎么面对她?你的态度非常重要,关系到所有人的未来。”

  唐旭风望着远方透出淡淡灰白的天空……是啊,天快亮了,他该面对现实了。

  不知啃了多少颗花生,神仙拍了拍手,舒了一口气,“我该走了,你保重,希望你有足够的智慧,让大家都快乐。”

  蓝家绮醒过来时恍惚了几秒,直到脑海闪过一些画面,她震惊的坐起来,发现自己全身赤裸。

  她环顾四周,很快知道这里是唐旭风的客房,她拥紧被子,遮掩住身体,昨晚的事情更为清晰地回到脑海里。

  她想起来是她打了电话,让唐旭风来接她,也想起来是她主动握住他的手,更想起来她是如何急切的褪去身上所有衣服……那些无法逃避的片段全是发生了的事实,不是一场梦。

  蓝家绮心里有如万马奔腾,太多思绪全搅在一起,一时间什么都厘不清,脑袋一片混乱。

  这时,她突然想起,昨晚她好似对唐旭风说了一句——我爱你。

  天啊!她都做了什么?她究竟做了什么?!

  她爱的人是中磊哥不是吗?为什么昨晚她会……不,不只昨晚,唐旭风带她去买鞋子那天,当他蹲在她面前,轻轻握住她脚踝的时候,她的心像是被强烈的电流袭击。

  她对这种情绪莫名有种熟悉感,明明应该是陌生的感觉,她却觉得以前好像经历过……她不懂,为什么自己对唐旭风会产生不应该有的情感,她应该只爱着中磊哥才对啊!

  蓝家绮完全没办法移动,她该起床把衣服穿好的,可是太过惊人的事实撞击着她的心房,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承担,尽管真的被人下了药,可那些都无法解释为什么她会有爱着唐旭风的感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