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宠你不嫌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唐旭风看了腕表,说:“还有一点时间,我们找地方坐一下。”

  杨嘉翎点点头,指了指最近的一家咖啡店,“去那里吧。”

  两人走到咖啡店,各自点了饮料,唐旭风买单后,端了两杯饮料回位置。

  他坐了下来,问:“不点些东西吃吗?”

  杨嘉翎摇头,“不用了,飞机上有供餐。”

  “飞机上的食物不算美味。”

  “这里的食物也不一定好吃啊。更何况,这次你帮我升等头等舱,我应该可以

  稍微期待一下头等舱的餐点。”杨嘉翎眨眨眼,母子俩相视而笑。

  一会儿,杨嘉翎轻声说道:“谢谢你。”

  他摇摇头,“我能做的也只有这点小事了。”他指的是帮母亲从经济舱升等到头等舱这件事。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埋怨他失去的,却从来没有付出过什么。

  这段时间,他跟母亲偶尔一起吃饭,聊聊过去,他发现很多事情跟他想的并不相同。

  好比母亲跟父亲离婚这件事,他们关系生变的原因不在于弟弟。事实上,母亲之所以选择带弟弟到美国,是因为受不了家里沉重的氛围,受不了爷爷奶奶对她的约束。

  这些是他从前不知道、不曾想过的,或许他隐约看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但他从不愿深想。

  以往母亲只要在家里,总是梳着一丝不苟的发髻,穿着整齐且正式的衣服在厨房忙碌着,家里的三餐永远准点上桌,六菜一汤、两样水果,而且天天都要有变化,他却不曾去想,这些精致餐点之于母亲,是一种多么庞大的压力。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母亲要花多少心思在餐点上?这还不包括父亲带朋友回家应酬,还有家里每个月至少两、三次的应酬派对,全是由母亲一手打理。

  这阵子,他跟母亲聊得越多,越能感受到当年母亲究竟承受了多大的压力,让她最后藉由旭初这个理由,逃离那个禁锢她的家。

  看看现在的母亲,头发轻松系成马尾,闲适的穿着打扮,流露出从前他不曾看过的活力与轻松,他必须承认,这样的母亲很耀眼。

  “你不后悔吗?”唐旭风问。

  “后悔什么?跟你父亲离婚这件事吗?”杨嘉翎笑了,搅拌着杯里的热咖啡,她喝了两口,放下瓷杯,摇摇头,“我不后悔。”

  “爷爷奶奶已经不在了,家里再也没有人会管你穿什么、煮什么了。”

  “没错,但我对你父亲已经没有爱了。”杨嘉翎偏头思考片刻,抬头望进大儿子的眼里,“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你父亲并没有跟我站在一起,他只会要我忍耐,我忍着忍着就没有爱了,所以我选择离开。尽管你爷爷奶奶已经去世,但我跟你父亲再也回不去了,何况他现在也不缺伴。”

  “你是指张阿姨?”

  “不管张阿姨、陈阿姨还是林阿姨,其实你父亲也已经不爱我了。”杨嘉翎耸耸肩。

  这些年她的先生……不对,现在已经是前夫了,不管他有过多少女人,她都清楚,她之所以不揭穿,不是她还要这桩婚姻,而是她已经放弃,她只是在等一个割舍的时机。

  “我不认为爸爸爱那些女人,在他心里,他最爱的人应该还是你。”

  杨嘉翎有些无奈的说:“我嫁给你父亲的时候只是他身边的一个小秘书,你爷爷奶奶认为我看上的是唐家的钱,因此对我百般刁难,直到我生下了你,你爷爷奶奶的态度才稍微和缓些,但……”

  她欲言又止,最后轻叹一口气,“罢了,再说这些也没什么用。总之,我跟你父亲已经错过了,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他选择不伸出援手,从那时候就注定了我们会分开。”

  “爸说你在美国认识了别人?”唐旭风问得含蓄。

  “嗯。其实好几年前他就催促我回来跟你父亲把手续办一办,但我一直没办法下定决心。”

  “为什么?”

  “在取得你的谅解之前,我没办法这么做,我怕你会更恨我。”杨嘉翎说。

  唐旭风望着母亲,片刻后才开口,“我从来不曾恨过你。”这是他的真心话。

  “现在我知道了,谢谢你。”

  “那个人对你好吗?”他问。

  “很好,他对我很好,对旭初也很好,他常对我说如果有机会,希望我带你去美国。”杨嘉翎流露出幸福的表情。

  唐旭风笑笑的说:“我已经过了需要父亲的年纪了。”

  “你误会了,他从来没想过要取代你父亲在你心里的地位。”她赶紧解释。

  “我知道。”唐旭风望着喝空的咖啡杯,“妈,我希望你过得快乐,只要那个人能给你真正的幸福,我就会喜欢他,无论他对我好或不好。我希望你知道,在我心里你是很重要的。”

  杨嘉翎很感动,她站起来走向儿子,弯身抱了抱他,“在我心里,你也是很重要的。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好妈妈。”

  唐旭风也站了起来,给了母亲一个大大的拥抱,“不,你是最好的妈妈,我会找时间去美国看你、看那个对你好的人。”

  “好。”杨嘉翎松开手,慈爱地摸摸儿子的脸,“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进去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