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宠你不嫌晚 >  上一页    下一页


  方中磊将手机收回口袋,唇边噙了一抹浅浅讽笑,那是他是对自己的嘲笑。

  这是个充满傻瓜的世界,在爱情里人人都是傻子。你爱他,他爱别人,而别人又爱着另一个他……

  方中磊取下领带,走出夜店,微凉的晚风吹散他身上淡淡酒气,他伸手招来计程车,对司机说:“到幸福社区。”

  他闭上眼睛想着,住在幸福社区的他,却不知道幸福何时才会到来……

  能住在“幸福社区”的家庭多半非富即贵,独栋的百坪别墅,前有花园,后有车库,在拥挤的台北市,能买得起这样的别墅,起码在金钱上称得上是幸福。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蓝家绮在幸福社区出生、在幸福社区长大,却既不富也不贵。

  蓝家绮的母亲蓝绍芬是个貌美却命苦的女人,二十年前,她原以为能够嫁入豪门当个少奶奶,却在结婚前一个月,小开男友因酒驾肇事,不仅毁了一辆千万超跑,也赔上自己的宝贵性命。

  当时蓝绍芬已经怀有两个月身孕,但她彻头彻尾是个灰姑娘,除了美貌之外无钱无权又无势,更悲惨的是,她还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男友死了,婚自然没结成,蓝绍芬成了未婚妈妈,而小开的父母还有大儿子、二儿子,压根不在乎她肚子里还怀着他们家的血脉,直接将蓝绍芬赶出豪宅。

  蓝绍芬拖着行李箱,大半夜在忠孝东路上游荡,沉浸在失去爱人的悲哀中,不知该何去何从,老天也像是嫌她不够凄惨似的,狠狠地下了一场大雨。

  恍惚间,她在没看清号志灯的情况下闯了红灯,差点被一辆黑色名车撞上,喇叭长按的洪亮鸣声吓醒了失神的蓝绍芬,她跌坐在斑马线上。

  坐在后座的亚斯集团执行长方昱沧下车查看,蓝绍芬脆弱茫然的神情就在那一刻打动了他一向冷硬的心。

  送蓝绍芬去医院的路上,他听了她的遭遇,在经过医生检查确认她身体无碍之后,他决定将蓝绍芬带回家。当时方家只有他与快满五岁的儿子方中磊,以及另外一名打理家中琐事的帮佣杨嫂,至于他的妻子在生下儿子时便难产去世。

  他原只是想让蓝绍芬暂时住一阵子,等蓝绍芬想好了未来该何去何从,便让她离开。

  没想到方中磊与蓝绍芬相处得极好,蓝绍芬便以保母的身分留在方家,这一留就是二十年。

  二十年的时间,方家有了些奇妙的故事,只不过身在故事中的主角们选择了不面对……

  这天早上,蓝家绮气呼呼站在衣柜前,懊恼地喊,“妈咪,你有没有看到我的袜子?怎么一双也找不到?妈咪、妈……”

  她不知大声喊了几次,始终没有得到回应,上半身埋在衣柜里翻找的她决定放弃,转身打算出房门寻找母亲时,一双灰色的袜子递到她面前。

  蓝家绮抬头,看见为她拿来袜子的人是方昱沧,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谢谢叔叔。”

  方昱沧朝她身后那显得凌乱的衣柜看去,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绮绮,你是个大女孩了,房间总该整理整理。”他环顾卧室一圈,书桌上凌乱地放着CD、课本、杂志,而双人床上有两、三包吃了一半的零食。

  方昱沧摇摇头,往大床方向走去,将那几包已开封的零食拿起来,朝蓝家绮扬了扬,笑问:“你就不怕被蚂蚁搬走吗?”

  蓝家绮吐了吐舌头,俏皮的说:“我这么大一只,又这么重,蚂蚁来得再多也搬不走我。”

  “你呀,将来谁娶到你,谁就得辛苦了。”

  “那我一定要找一个爱我很多,帮我收拾善后都不觉得辛苦的人。”

  “说得真好。绮绮,将来一定要找一个爱你很多的人结婚。”方昱沧笑得和蔼。

  “叔叔,我妈呢?”

  “今天早上家扶中心有志工课,绍芬一早就出门上课了。昨天吃晚餐时她告诉过你的啊,你没听进去?”

  蓝家绮拍了拍额头,语气夸张的说:“完蛋了,我这个脑袋真不好使。”

  “绮绮的脑袋若不好使,这世上大概没有多少人的脑袋是好使的了。”方昱沧打趣道。

  “那是叔叔疼我才这样说,我的脑袋真的很不管用。”蓝家绮嘟囔着。

  “我觉得你的脑袋挺管用的,叔叔从小看你没怎么读书,却总是轻松拿第一,读的也是最好的学校。别人熬夜读书,你呼呼大睡,别人晚上去考前冲刺班,你天天跑去学街舞,还能顺顺利利考上台大财经,这样子的脑袋还不够好吗?”

  “叔叔,你不懂。真正厉害的人物是隔壁的大唐哥哥。”

  “你说唐旭风?”

  “是啊,他可是我们台大的头号传奇人物,跟他比起来,我的脑袋啊……”蓝家绮撇了撇嘴,脑中闪过十五岁那年,唐旭风一脸冷酷的说他不喜欢大脑只装稻草的女孩。

  “跟唐旭风比怎么样?怎么不说了?”方昱沧追问。

  蓝家绮大大叹了一口气,直接往地板上坐,有点失落地说:“跟大唐哥哥相比,我的脑袋大概只能算是装稻草的等级。”

  方昱沧长腿一弯,也跟着坐在地板上与蓝家绮对望,“谁说你的脑袋只能算是装稻草的等级?唐旭风说的?”

  “是啊,我也觉得他说的没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