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晴风 > 宠你不嫌晚 >  上一页    下一页


  台北市的夜生活热闹缤纷,只要你觉得寂寞,随便揪两三个好友,不难找到一家气氛欢快的夜店,喝上两杯酒排解寂寞。又或者揪不到朋友,一个人上夜店喝酒,也能享受到人群的喧嚣。

  这城市永远不缺寂寞的人,也永远不缺为爱迷惘的人。

  方中磊正是众多寂寞人中的一个,他一个人坐在夜店吧台,喝着苦涩的酒。

  深夜十一点多他刚下班,却还不想回家,因为不想看见那个他爱了一辈子,而她却爱了别人一辈子的女孩。

  口袋的手机响起,他拿出来看萤幕一眼,立即接了电话。

  “方总,你人在外面吗?”清脆的女音传入耳中,“你那里听起来很热闹。”

  “卓亮吟,现在已经下班了,你叫我学长吧,听起来比较顺耳。”

  “你在哪里快活?”她语调轻快。

  “公司附近的酒吧,怎么了?找我什么事?”

  “心情不好吗?一个人?或是跟朋友?”

  “我一个人,喝两杯就回去。你还是没说,找我什么事情?”

  “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只是刚才忽然想起忘记提醒你,明天一早跟张总的早餐之约取消了,改约王董打高尔夫球,谈投资越南厂,你明天直接去高尔夫球场,王董大概八点半会到。”

  “我知道了,谢谢。”

  “学长,你一个人喝酒,需要陪你聊聊吗?”

  方中磊拉了拉领带,吐了一口气,指着面前的空杯,向吧台里的酒保比了1。

  酒保对他点点头,很快送上一杯同样的酒。

  方中磊握着手机好一会儿没说话,先喝了一口酒,这才开口,“你想听我倒垃圾,是吗?”

  “如果你愿意说,我愿意听。”

  “让我先想想,我该从哪个地方说起呢……”

  “你可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卓亮吟声音低柔。

  “你觉得人有没有可能在五岁时就对某个人一见钟情?然后这辈子非对方不可?”

  “这世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卓亮吟轻声说。

  方中磊轻嗤了声,“也是,我五岁时第一眼看到她,就认定是她,既然如此,凭什么她五岁时认定隔壁家的唐旭风,我却觉得她荒谬?那天,她回来告诉我,她发现唐旭风睫毛很长,很像我送她的洋娃娃,所以她长大要当他的新娘。”说到这里,他翻了个白眼,“你说好不好笑?难道我睫毛比唐旭风的短?卓亮吟,你评评理,我的睫毛很短吗?”

  “学长,你睫毛很长。”

  “是嘛!我也这样觉得,可是她却因为该死的睫毛一心一意要嫁唐旭风,什么鬼!”方中磊气愤道,像个稚气未脱的孩子。

  卓亮吟跟方中磊认识多年,他们国中同校,她小方中磊一届,而在她的印象里,方中磊一直是校园风云人物。

  后来方中磊就读清华物理,她隔年跟着去读清华,大学毕业后,方中磊去美国读硕士,她也去美国读了两年硕士,只为了能在方中磊身边多待一年。

  方中磊一向冷静自持,她从没见过他失控的样子。

  “学长,你喝醉了吗?”卓亮吟开口。

  “我没有醉,喝不到两杯怎么可能醉?不过我倒真希望我醉了,那么或许,我就能说服自己接受这么荒谬的事情,她的死心塌地居然只因为该死的睫毛,又或者如果当年我没存钱送她那个睫毛很长的洋娃娃,她就不会一心一意爱着唐旭风。”

  “学长,你没想过吗?也许那只不过是理由,她就是爱上了,跟睫毛长短其实并没有关联。”

  方中磊握手机的手紧了紧,卓亮吟说的话何尝不正确?蓝家绮就只是爱上了唐旭风。

  “你说的对极了!”他一口气把酒喝光,“我该回去了,明天见。”

  “学长,你喝了酒,别开车。”

  “我知道。”

  “学长,能不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你问。”

  “既然她爱别人,你可不可能有一天也……”

  “爱上别人吗?”方中磊打断她的语气有几分嘲讽,“卓亮吟,你爱过吗?真真切切的爱一个人,有那种这辈子非他不可的强烈感觉吗?”

  卓亮吟停顿了一下,幽幽的说:“有,我心里有这样一个人。”

  “那么,他爱你吗?”他又问。

  “不,他不爱我,他并不知道我爱他。”

  “你现在还爱他吗?”

  “是,我现在还爱他。”

  “那请你回答我,既然他不爱你,你有没有可能有一天去爱别人?”

  “学长……”卓亮吟给不出答案。

  “你做不到是吗?跟我一样,我也做不到。很晚了,你早点休息,晚安。”

  “学长,晚安。”

  “卓亮吟,说句真心话,你爱上的男人是个傻瓜,因为你这么好,他却看不见你的好,听学长一句劝,别爱傻瓜。”方中磊叹了口气。

  “或许我们都是傻瓜,只有傻瓜才会固执地爱着不可能爱我们的人。学长,我没办法停止爱他。”卓亮吟声音好轻好轻。

  “是,我们都是傻瓜。晚安,傻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