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早餐时光邂逅中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她咬着下唇摇摇头,不愿开口回答。

  他却不死心。“没关系,你去忙吧,我等你下班。”

  “你为什么要这样?”

  他的固执惹恼了她,却也撞得她心口发疼。很疼很疼,疼得她几乎无法维持冷漠的态度。

  “我犯了错,必须接受惩罚。”他理所当然地回答,目光平静而坚决。

  “谁说你有错?”她再也压抑不住翻搅汹涌的心痛,只想快点赶走他,再也别来干扰她的情绪了。

  “也许你说得对,我们根本就不适合,自始至终都是我的错,是我愚蠢才会以为相爱了就能永不分离,是我贪心才会渴望与你长相厮守,是我不够成熟懂事才会让你烦恼厌恶,甚至发怒生气,既然如此你还缠着我做什么?”

  她大吼出声,眼眶溢满泪水。

  “我没有那么想!”

  蒋生连忙解释,被她突如其来的泪水吓坏了。

  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一根根钉子,血淋淋钉入他的心,让他充满了痛楚也充满了罪恶。

  言语如刀,伤人累累,如今他终于尝到报应。

  “就算你不那么想,以后也会那么想,反正你说得对,我们就是不适合!”她继续哭泣,吓得他手足无措。

  他多想伸手为她抹泪,却又担心惹她哭得更凶;想要伸手拥抱她,却又担心一身寒气会冻坏她。

  他真的后悔了。

  后悔这辈子唯一的失控,更后悔说了那句话。

  如果真有奇迹,他愿意拿全身所有去赎一个挽回她的机会。

  “别哭,你可以打我、骂我,只求你别再哭了……”他心痛如绞的看着她,多么希望自己可以代替她心痛。

  “不是所有的错都能弥补,心碎了就是碎了,我们……我们……”眼泪落得更凶,翁雅婷泣不成声,只能用双手不断推开他,将他推得远远的。

  哥哥下了最后通牒,要她圣诞节过后就包袱款款回美国,虽然没有再提辞职的事,但她知道不可能永远一个人留在台湾。

  既然她迟早都要离开,又何必浪费彼此的时间?

  “可以的!可以的!”

  他惊惧不已地握着她的手,彷佛不这样,就会永远失去她。“我发誓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弥补,你别判我死罪!”

  “没用的。”

  她再次推开了他。

  “三天后我就要到美国,以后……再也不回来了,难道你愿意跟我去美国吗?你的工作、亲人都在台湾,你……你……”

  “你说什么?!”

  蒋生愀然变色,完全没想到她竟打算去美国。

  因为过度惊吓,他竟不小心松开手,而翁雅婷则乘机再次推开他,含泪奔离。

  就这样吧。

  让他误会她再也不回来了,这样他就不会继续傻傻站岗了吧?

  她再也不要他每天撑着疲惫的身体找她,也不要再为了他心痛动摇,这么冷的天气,要是他感冒了怎么办?

  “雅婷!”

  看着那离去的背影,蒋生拔腿就追,然而美术馆早已过了开放时间,没有员工的感应磁卡,他根本无法穿越重重门禁将她追回,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里。

  她要去美国,再也不回来了,这怎么可能!

  雨淅沥沥的下,似乎永远没有停止的一天。

  翁雅婷叹了口气,撑着雨伞走进冰冷的风雨中,打算趁着休息时间买份晚餐,可脑中却不断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昨晚虽是她亲手推开蒋生,但心却痛得像要裂开了。

  明明希望他别再折磨自己就此离开,却又伤心从此再也看不到他——

  这样矛盾纠结的情绪折腾了她一整晚。

  因为实在太过怯懦,昨晚她故意从美术馆后门下班,就连今早也故意提早出门,就怕再次遇到他——

  或是真的再也看不到他。

  她好讨厌这样矛盾的自己,但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再次选择相信。

  何况明天就是圣诞节了,一旦过了圣诞节,就是哥哥给她的最后期限,无论是行李还是机票,哥哥都替她准备妥当,她完全没有反悔的余地。

  这次一走就是一个月,之后就算回来也不知道还能待多久,也许像这样细雨迷蒙的圣诞节也是最后一次了……

  “翁小姐。”

  就在翁雅婷感伤地想要仰头叹气时,一道人影冲到她面前。

  竟然是柳爱!

  “翁小姐,求求你帮帮我吧!”

  柳爱哭丧着脸,也不管翁雅婷一脸讶异,就自顾自地哭道——

  “我知道之前那样缠着蒋生很不对,也知道那晚让你误会了,但我敢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半点暧昧心思,我只是想透过他拿到这次的生技合作权,可是蒋生竟然因为你,公报私仇把我踢出竞争名单,这实在太过分了!”

  什么?

  翁雅婷一愣,完全没料到柳爱跑来找她竟是为了这件事,同时也讶异她所说的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