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早餐时光邂逅中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他说她三心二意、说她故作可怜,这些都只是误会,谁教她顾着别伤及同事情谊,反而逼得蒋生口不择言,她该道歉,然而他仍说了一句伤她甚深的话——

  也许从一开始我们就不适合。

  她一直以为终于得到他的爱,尽管有时会小小忐忑,以为自己是在作梦,仍觉得好开心、好满足;但听到这句话,却让她开始怀疑,也许这份爱自始至终只是错觉。

  不过一句话,就轻易将她从天堂打入地狱。

  原来在他心中,她根本不适合他。

  揪紧衣摆,她多想压抑满腔悲伤,眼泪却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沾湿整张小脸。

  “怎么又哭了?”

  “不要哭。”

  两道焦急的声音同时响起。

  蒋生心如刀割地奔向病床,顾不得嘴角的伤,可惜才刚跨出一步又被翁士铭狠狠一推。

  砰的一声,他再次撞上墙壁,一步也靠近不了心爱的人。

  “不准你靠近我妹!”

  翁士铭撂下狠话,接着回到妹妹身边,手忙脚乱地帮忙擦泪。“哭什么哭,为这种男人哭你值得吗?好歹先赏他一巴掌再哭啊。”

  “哥……不……不要……”翁雅婷急忙拉人,就怕哥哥又去打人。

  翁士铭看出妹妹眼里的哀求,不禁更气了,多想回头好好教训那个罪魁祸首,却又害怕妹妹责怪自己,只好强忍怒气。

  “你这个笨蛋!”

  “雅婷,不要哭,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可以打我骂我,但千万别哭坏身体,那晚我只是忌妒得发疯了,才会口不择言,我道歉,我跪下向你道歉。”眼看翁雅婷哭得梨花带雨,蒋生说跪就跪,什么骄傲、自尊全都抛到脑后。

  可惜翁士铭却不打算轻饶他。

  不等妹妹开口,翁士铭一把扯起跪在地上的蒋生。

  “哥!”翁雅婷大声阻止。

  “不准出来!”翁士铭冷酷下令,把挣扎中的蒋生推出门外。

  蒋生一个踉跄,好不容易才站稳脚步,本想再进入病房,翁士铭却挡在病房门口,让他不得其门而入。

  “这里不欢迎你,滚!”

  “我知道我错了,但我没有和雅婷分手,我并不知道她住院,我……我……我……”向来从容淡定的蒋生,头一遭如此语无伦次。“我只求你让我有机会道歉。”

  “不用了,分不分手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有些事可不是后悔就可以挽回的。”

  翁士铭只希望眼前的男人可以马上消失,免得自家妹妹又伤心落泪。

  “不!”蒋生一震,生平第一次这么害怕失去一个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愿意道歉——”

  门板当着他的面关上,厚度达四公分的门板只差那么零点一公分,就会把蒋生俊挺的鼻子压扁。

  蒋生却动也不动,甚至没有半点害怕,只是怔怔站在原地。

  他知道他犯了无可挽回的错,也知道这个错无法轻易被原谅,但就算如此也不能失去雅婷。

  就算被怨恨、被刁难,他也必须用尽一切力量挽回她。

  他会用行动证明一切!

  叮咚叮咚叮咚!

  早晨七点,当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中时,翁家门外已响起一串悦耳的门铃声。

  翁雅婷轻咬下唇,偷偷站在门后犹豫地来回走动,好一会儿后才终于下定决心把眼睛贴到猫眼上,看向门外。

  “雅婷吗?早安,今天我替你买了咸粥和烧饼,你记得待会儿拿来吃。”

  察觉到门后的动静,站在门外的蒋生拎起手中的早餐,对着门后的人儿献宝。

  因为下雨的关系,他的头发有点潮,身上的西装也被雨水淋湿了几处,可是那袋早餐却冒着热烟,一点水滴也没有,显然被护得很好。

  她家和他公司明明就是反方向,他干么每天都特地带早餐过来?难道他就不怕再被哥哥揍吗?看看他脸上的瘀痕都几个了!

  心房感动地收缩,她却命令自己不可动摇。

  心痛过一次就够了,她不能重蹈覆辙。

  “另外,我也替你大哥买了一份,我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所以就买了一样的餐点过来,等他醒了你再替我拿给他。”

  门外,蒋生低声说着,多么渴望眼前的门板能够化为透明,让他再次看到门后的人儿,再一次触碰到她的体温。

  即使翁雅婷没有出声,但他就是知道她站在那儿,正透过猫眼看他——因为他能感受到她的目光。

  “我问过医生,他说这段时间你只能吃清淡一点的食物,等你完全好了,我再到‘邂逅’买你最爱的火腿吐司和热拿铁,所以这几天你注意一下,千万别乱吃东西。”

  我哪有乱吃东西,我哥管我管得比你还要严呢!

  翁雅婷忍不住腹诽,怎样也无法遏止心弦颤动。

  为了她,他竟然还特地跑去问了医生,他为什么要这样?

  总是一下对她冷,一下对她热,到底要她如何是好?

  如果真的爱她,那天怎能轻易说出那句话伤她的心?

  如果不爱,又为什么要如此纠缠,难道他不知道一颗受过伤的心,会失去再去相信的勇气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