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早餐时光邂逅中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如果心痛可以致人于死,也许此刻他早已死了。

  蒋生不断回忆那晚翁雅婷微微苍白的脸色,他以为她只是心虚,却不知原来她是胃痛——

  该死,他都做了什么?为什么当时要口不择言?

  难怪这三天她都没出现,而他却始终拉不下脸。

  “她在哪里?”他伸手捉住眼前的罗兰,彷佛她是唯一的救命草。

  “她在哪里关你什么事?现在才来惺惺作态未免太假了,你根本没资格看她。”罗兰毫不留情地甩开他。

  “她在哪里?”他固执地再次抓住她。“告诉我,我要见她!”

  “见了也没用,她不会见你的!”罗兰再次用力甩开他。

  “这轮不到你决定!”

  蒋生低喝,波澜不兴的面瘫脸哪里还有淡定?哪里还有理智?此刻只剩浓浓的焦灼和慌乱。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你……你……你凶什么凶啊!”罗兰也吓了一跳。

  “罗小姐,我拜托你。”

  蒋生只好放低姿态,用尽全身力量才能压抑心中的恐慌。“我拜托你告诉我雅婷究竟在哪家医院,她还好吗?”

  罗兰从没看过这样的蒋生,也不知道原来一颗冰块燃烧融化会这样惊人,吓得她差点实话实说。

  “无……无可奉告!医生交代不能再让雅婷有压力,所以我不会让你见她的。”一顿,另外强调:“而且雅婷的哥哥也不会高兴见到你的,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别自找麻烦了。”

  “我不怕——”

  啉的一声,罗兰闪得老远,就怕又被人抓住。

  “你不怕又怎样,错了就是错了,你现在扮可怜给谁看哪!”

  她边说边退,反正骂也骂了,瞪也瞪了,继续纠缠下去也没意思,她还赶着去上班呢。

  念头一下,罗兰转身就跑,留下蒋生一脸懊悔。

  至于其它客人则是面面相觑,有些怜悯也有些冷淡地看着蒋生。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唉。

  “怎样?今天好一点没?”

  医院里,昨天才赶回台湾的翁士铭正一脸怜惜地看着妹妹,实在好后悔这阵子没好好关心她。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当初就不该把她一人留在台湾。

  “好多了,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出院,我真的没事。”翁雅婷笑着回答,小脸在日光灯的照映下苍白得几近透明,令人心疼。

  “你确定真的没事?”翁士铭意有所指,早已从罗兰口中听到事情经过。

  翁雅婷目光一黯,想再笑,却办不到。

  翁士铭安慰地拍拍她的手,眼里却有一丝恼意。

  “那种男人不值得,听哥的话,出院后就跟哥回美国,爸妈看到你一定很高兴,你嫂子和小杰也会欢迎你的。”

  “可是我的工作……”

  “是为了工作,还是为了那个男人?”翁士铭一针见血。

  翁雅婷脸色更白,黯然神伤的低头不语。

  翁士铭蹙紧眉头,还想再劝,一抹高大身影却走进病房内,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你是谁?你不知道这是单人病房吗?”翁士铭一脸扞卫的起身,挡到自家妹妹身前。

  蒋生一脸哀痛地看着翁雅婷,完全移不开目光。

  在听到罗兰的话后,他立刻奔出“邂逅”,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打听到她的下落。虽然已知道她胃溃疡住院,但见到她一脸苍白地坐在病床上时,仍然觉得心痛得就要碎了。

  “你到底是谁?”

  翁士铭表情不善的又问了一次,翁雅婷则如遭雷殛般僵坐在病床上,完全没料到蒋生竟会出现。

  此刻蒋生发丝凌乱、衣衫绉褶、神情慌乱,完全失去平时的从容不迫、淡定稳敛。

  一点也不像他。

  “我是蒋生。”

  蒋生无法猜测眼前男人的身分,只能瞬也不瞬地看着翁雅婷,就怕自己一眨眼又要把她弄丢了。

  “原来你就是蒋生。”翁士铭黑眸微眯,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很危险的那种。“你确定?”

  “我确定。”

  “很好。”

  咻!

  翁士铭直奔向前,一拳把人狠狠揍到墙前。

  “哥!”翁雅婷心疼地跳下病床。

  “站住!”翁士铭大声警告。“你下床做什么,嫌身体不够虚弱吗?”

  翁雅婷惊慌失措地站在床边,多想冲到蒋生身边替他检查伤势,但是扎在手背上的点滴针管却阻挠了她。

  “哥,我求你不要这样!”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心疼他,难道你忘了他是怎么对你的?”翁士铭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妹妹。

  “可是……可是……”翁雅婷还想求情,然而一见蒋生,就不由得想起那晚他说过的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