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早餐时光邂逅中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那、那可以坐在一起吗?”她激动得都快哭了。

  “你说呢?”他忍不住又笑了。

  当然要!

  翁雅婷捂着红唇,抚摸到一阵湿意,这才发觉自己哭了——

  喜极而泣。

  察觉到她的异状,蒋生紧张起来。“你哭了?”

  “我……我没有。”

  他没有拆穿她语调中的哽咽,只是手足无措地保持沉默。

  他不擅长处理女人的眼泪,也不知如何安慰,只能转移话题。“淋了一身雨,你还是快去洗个热水澡吧,小心别感冒了。”

  “嗯。”

  “明天早上……我们‘邂逅’见。”

  这次换他约她约会了吗?

  翁雅婷又哭又笑,满心甜蜜,但随即想起他一身狼狈,而且算算时间,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唯恐他开车分心,只好赶紧抹掉眼泪,点头答应。

  “嗯,明天见。”

  “明天可能还会下雨,别忘了带伞,也别忘了保暖。”

  “我知道。”耳听他三句不离关心,她眼泪落得更凶,嘴角的甜笑却愈弯愈大。

  “那再见?”

  “再见。”

  即使依依不舍,但为了不影响他开车,她还是强迫自己挂上电话。

  暗恋终于有了响应,这种感觉好像突然遇到奇迹。

  十月四日——她永远都会记住这一天的!

  “康经理,这边请,这就是您委托修复的清朝瓷盘。”

  在美术馆馆长的引领下,康友谅和蒋生再一次踏入尔雅美术馆的修复室。

  此刻翁雅婷就站在修复台旁,为康友谅自木盒中取出瓷盘,灯光下,就见原本充满裂纹的瓷盘竟完好如初,剥落的彩釉、失色的纹边、黯淡的仕女图都恢复到当年的光彩。

  一笔一画的深情未曾改变,仕女眼里的依恋一如当初,看得康友谅一愣,眼里眉间荡漾出一片孺慕之情。

  原来他的烈祖母竟是如此温柔似水的美人,而当年执笔烧窑的烈祖父竟以那般深情的目光凝望烈祖母。

  传承两百多年爱情的文物能够完美修复,真是太好了!

  “翁小姐,真的非常谢谢你!”

  康友谅激动地鞠躬,惊得翁雅婷差点跳起来。

  “您太客气了,这是我的分内之责,请您千万别这样。”

  “不,这个瓷盘对我们康家而言意义深远,我真的很感谢你!”

  “我……这、这……”

  见康友谅再次鞠躬,翁雅婷手足无措地向一旁的蒋生递出求救讯号,后者却只是微微一笑看着她,并不打算出手帮忙。

  还好一旁的馆长反应快,连忙向康友谅鞠躬道谢——

  “康经理请千万别这样,我们尔雅美术馆长年受贵公司多方资助,能替贵公司做点小事是我们的荣幸。”

  “无论如何还是该谢的。”康友谅淡淡一笑,总算挺直身。

  “不客气,不客气。”馆长迭声回应。

  “您有一个非常杰出的员工。”康友谅一顿,意有所指地看向蒋生。“你也是,眼光很不错。”

  翁雅婷脸红了,怎么也料想不到康友谅会说出这种暧昧的话,可蒋生接下来的话更让她无地自容。

  “我也这么觉得。”

  “所以你终于承认她是你的女友了?”康友谅似笑非笑。

  “别太羡慕我。”蒋生答得一本正经。

  康友谅一个踉跄,还真没料到冷面特助会这么厚颜无耻。

  难道他老是面无表情,是因为脸皮太厚才做不出表情吧?

  他暗笑一声不再接话,主动走到修复台前将瓷盘重新放入木盒,再次朝翁雅婷感激一笑,然后便偕同蒋生、以及一脸八卦却又不好多问的馆长走出修复室。

  眼看蒋生说走就走,连回头多看她一眼都没有,翁雅婷心里多少有些失望,只是现在他们都还在上班,她又不好公私不分叫住他。

  唉,明明早上才刚见过面,可如今连看见他离去的背影她就觉得难受,是不是太贪心了?

  话说回来,就算今天他是为了公事而来,上司也在身边,好歹可以说声再见再走啊,毕竟从他进入修复室后,他们连一句话都没说到耶。

  “嘿嘿嘿,不错喔,你和蒋生之间进展得很甜蜜嘛!那个冰块竟然当着上司的面承认你是他的女朋友耶,看来你真的抓住他的心了!”

  直到馆长一行人终于离开,一直在旁假装忙碌的罗兰终于靠过来,暧昧地对翁雅婷挤眉弄眼。

  “哪有,我们之间才刚开始而已……”翁雅婷红着脸,才没那么自信。

  “相信我,刚刚你和康经理说话时,他看你的眼神可温柔了,和上次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真的吗?”他有看她?为什么她都不知道?

  “当然是真的,照这样情况下去,你们一定很快就能步入礼堂了!”

  “我们才刚交往,你、你胡说什么啦。”

  “嗤,你敢说你不想嫁给他?”

  翁雅婷红着脸,哪里说得出违心之论,只是比起那遥远的梦想,她现在只想制造更多相处机会。

  虽然他们每天都能够在“邂逅”见面,但自从发现他们交往后,店里那些常客就开始对她挤眉弄眼,不是调侃就是取笑,令她好不自在,幸亏蒋生不在意。

  但这不是重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