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早餐时光邂逅中 > 上一页    下一页


  “馆长、副馆长,瓷盘的修补鉴定需要经过全方位的仪器拍照以及显微镜观察,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与其在这里呆站,不如先请贵客参观新成立的修复室?”

  “可是瓷盘是康经理的传家宝,或许康经理有兴趣观看鉴定流程?”馆长有些不确定的看向康友谅。

  康友谅一眼就看出罗兰在打什么鬼主意,却从善如流。

  “无妨,我相信贵馆的专业技术,一小时后我还有一个行程要赶,为了不浪费时间就先去参观新修复室吧,蒋特助你就留在这里等待鉴定结果。”

  蒋生哪里不知道上司是唯恐天下不乱,偏偏却无法抗拒上级命令,只能冷着一张脸站在原地。

  康友谅暗笑不已,就等着看他还能面瘫到什么时候!

  “既然如此,那就由罗兰你来带路介绍吧,那些专业知识你比较清楚。”眼看康友谅不反对,馆长才答应。

  “没问题。”罗兰嫣然一笑,暗示性的朝好友眨了眨眼,然后就热情地带领康友谅离开修复室。

  直到一行人离开,蒋生才无可奈何的转过身,本以为会被某个小女人热烈纠缠,岂料那双总是如影随形的爱恋眼神早已不在。

  就见翁雅婷戴上手套,用最轻柔的动作掀开木盒,自里头拿出一只布满裂缝、欲碎又未碎的瓷盘。

  瓷盘被一个V形原木支架保护着,她捧着木架轻轻放到修复台上。

  经过岁月洗礼,瓷盘上的釉彩早已不复当年的鲜明,瓷盘中央被裂缝摧毁的仕女图更是惨不忍睹,看起来根本不像两百多年的古董,反倒像是即将破碎的垃圾,谁知翁雅婷却双眸一亮,感动得红了眼眶。

  “噢!好深情的笔触……”

  “什么?”这女人没头没脑的在说什么,还有她干么热泪盈眶?

  蒋生一头雾水,觉得自己永远都搞不懂这女人的思考回路,包括她不可理喻的痴缠,还有不时跳题的说话方式。

  他从没见过像她这样捉摸不定的女人。

  “作画者一定很爱她……”翁雅婷继续惊叹,泪光闪闪,套着手套的指尖多么想触碰瓷盘上的仕女图,却又不敢亵渎,只能拿起放大镜细细欣赏那隐藏在笔触线条间的真挚情感,小脸上写满欣羡。

  蒋生明知道自己不该好奇,偏偏却管不住嘴巴。“你到底在说什么?”

  一片静默。

  响应他的只有其它修复师的工作细响。

  翁雅婷像没听见他的疑问,径自拿着放大镜前后欣赏那只瓷盘。

  这是她第一次对他视若无睹。

  平常他总恨不得她没发现自己,可如今受到漠视,他却莫名有种……堵堵的感觉。

  “别介意,这丫头就是这样,只要一进入工作模式,就算你在旁边鬼吼鬼叫她也听不见。”

  一名刚好经过的老修复师好心解释,然后像是为了证明所言不假,拿了工具后扯喉大叫一声,谁知翁雅婷竟完全没有反应。

  老修复师一脸“你看吧”的表情,接着就飘飘然走了,蒋生却不可思议地重重一愣。

  原来她是太过专心,才没有注意到他?

  看着眼前那双专注的水眸,他忽然想起今早她替他素描时,眼神也是如此专注,即使他的眉头皱得都快打结了,她还是全神贯注地将素描完成。

  他顿时哭笑不得,却忍不住为她的全心投入感到诧异。

  他还以为她会乘机纠缠,谁知道她的眼里早已没有他——

  “咳!”

  他轻咳一声,决定不能放任她如此忘我,他和上司只能在美术馆待一个小时,她总该告诉他鉴定需要多久时间,瓷盘又能修复几成?

  重要的是,如果能修复,那么需要多久时间?

  “这是乾隆年间烧制的粉彩瓷盘吧?”

  翁雅婷仍旧忘我的喃喃自语,显然还是没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有些懊恼的皱眉,正思考该用什么方法唤回她的注意力又不至于惊吓她的时候,脚下的地板却突然震动起来。

  “啊!”翁雅婷惊呼出声,总算从忘我的境界中回神。

  地震来得又急又猛,震得人头晕目眩。

  修复室内外一片仓皇惊呼,她本能攀紧桌沿稳住身体,却注意到立在修复台前的立灯被震得摇摇欲坠。

  “你做什么,还不找个地方掩护!”站在一旁的蒋生迅速将她拉到身边。

  这样的震度少见,不只立灯倾倒,就连桌上许多东西都被震得东倒西歪。

  “可是瓷盘……”

  “安全要紧!”

  “不行!”她用力推开他,想也不想就冲回修复台边,用自己的身体护在瓷盘的上方,说时迟那时快,立灯突然迎面倒下,她惊呼一声连忙想伸手去挡,一只大掌动作却更快。

  砰!

  立灯被大掌推到另一个方向,接着倒在地上,眼看她如此固执,蒋生也只能惊怒不已地张开双臂将她护在怀里,整个人更是紧贴着她的后背,用自己的身体护着她。

  晕眩震荡间,有物体自高架上落下砸在他背上,他闷哼一声却没有松开她,幸亏地震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久骇人的震荡平息,只剩极其细微的余波,以及脑间暂时无法消除的惊恐和晕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