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早餐时光邂逅中 > 上一页    下一页


  “也好。”康友谅微笑点头。

  “那木盒……”副馆长在一旁看着他手中的木盒。

  “我自己拿就行了。”康友谅不假他人之手,而是领着蒋生跟上馆长的脚步,通过员工的专用廊道前往修复室。

  一路上副馆长负责和蒋生讲解尔雅美术馆的内部构造,馆长则负责和康友谅攀谈,其它几个则默默走在后头,等需要的时候再上前回话。

  蒋生是个沉默的人,一路上没说几句话,倒是康友谅主动开了话题。

  “对了,新的修复室筹备得如何?”

  闻言,馆长精神抖擞地回答,“托贵公司大力赞助,今年年底就可以正式启用了,如今不少设备工具都已陆续搬进去,但目前修复工作依旧在原来的地方进行,所以待会儿恐怕要请康经理和蒋特助跑两个地方,先把瓷盘交给修复师鉴定,再带你们到新修复室参观,不知您意下如何?”

  人家一捐就是两千万,不让人家看看砸钱成果实在说不过去。

  “也好。”康友谅满意点头。

  因为上一代馆长是康家故友,所以父亲创设的康玺医美生技公司一直资助尔雅美术馆的各项发展,就算馆长不开口,他也会代替父亲跑这一趟。

  谈话间,一行人抵达了原修复室的门外。

  与其说是修复室,倒不如说这里只是一间空间不大的工作室,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仪器、工具。

  版画、布画、油画、绣画、水墨画、石膏像、大理石雕像分门别类搁在架子上,其中还有一大块被撬下来的墙壁石版画。

  因为文物保存需要一定的湿度和温度,就连灯光、空气都需要经过控制,所以修复室的玻璃大门向来不轻易开启,就连出入门禁也管制得相当严格,非得经过一道空气浴尘室把身上的粉尘吹掉才能进入,此刻因为贵客莅临,翁雅婷和罗兰早已在门后STANDBY.

  当然,偌大的尔雅美术馆不可能只有两名修复师,只是其它修复师都已鸡皮鹤发、年迈苍老,只好祭出这两朵花来充当门面。

  “康经理、蒋特助,就是这里了。”

  翁雅婷和罗兰原本正低头讨论一幅画作,听到声音两人立刻伸手将玻璃门推开,映入眼帘的身影竟让翁雅婷睁大眼。

  “蒋先生?!”

  这声音——

  蒋生也愣住了,看向站在修复室里的翁雅婷。

  “哎呀,这不是小白花吗?”康友谅立刻认出翁雅婷就是那朵气质小白花,不禁暧昧笑了。“蒋生,你瞒得可真紧哪。”

  他意有所指的拍拍蒋生肩膀,竟是笑蒋生不够意思,连女朋友在这里工作也不通知一声。

  蒋生彻底脸黑,至于翁雅婷则没听到康友谅说话,因为这场美丽的邂逅,她所有心神全被蒋生引去,整颗心充满了粉红色的爱心泡泡。

  “蒋先生,你怎么会来这里?”她眉开眼笑地凑上前。

  “我来办公。”蒋生非常非常冷静的回答。“你是尔雅美术馆的修复师?”

  “对啊!”翁雅婷开心回答。

  太好了!

  一种难以形容的打击击中蒋生胸口,让他差点想仰天长叹。

  老天爷,你这是开玩笑吗?每天早上被缠还不够,现在连上班时间都让我不得安宁?

  馆长和副馆长没料到两人认识,一时间竟诧异得忘了接话。

  “难道你就是今天的贵宾?”翁雅婷一脸惊喜,眼神看向一旁的康友谅和馆长、副馆长后,又回到他身上。“请进请进。”

  她兴高采烈地迎接所有人,但眼里的光彩始终只为一人绽放。

  当所有人都进入修复室,她先是说了声欢迎光临并简单的自我介绍后,便将贵宾“礼让”给罗兰招待,自己则笑眯眯地站在一旁,看着面无表情的蒋生。

  “我想委托一件瓷盘修复,不知谁是这方面的专家?”走进修复室后,康友谅先是环视现场一圈,接着才似笑非笑看向那目光发亮、眼里只有蒋生的翁雅婷。

  罗兰不着痕迹拐了下翁雅婷,希望她清醒一点。

  “喔……我、我是。”还好翁雅婷不负期望,总算将目光挪到康友谅身上,只是眼角眉梢的喜悦却怎样也掩饰不住。

  修复领域分为六大类,分别是湿壁画、木板油画、纸类、木质、纺织、瓷器与大理石,一般修复师通常只专攻一门领域,她却因为兴趣使然,除了纸类,又多研修了瓷器与大理石一门。

  如今尔雅美术馆只有她一个人懂得瓷器与大理石的修复。

  康友谅加深唇边笑意。“那可以请你帮忙鉴定一下这个瓷盘吗?我想知道这个瓷盘能不能完全修复。”一边说话一边递出手中的木盒。

  “当然没问题。”翁雅婷小心接过木盒,虽然遇到蒋生令她很惊喜,但一接触到委托却又变得态度专业。

  见状,馆长、副馆长也不禁变得慎重,至于一旁的罗兰则忍不住暗自窃喜好友的好运。

  有道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没想到蒋生竟然是今日的贵宾之一。

  太好了!

  听雅婷的说法,这个蒋生似乎是个淡漠自恃的男性,无论她怎么接近讨好总是无动于衷,既然如此,她是不是该想个办法替好友制造机会?

  灵活的眼珠子溜溜一转,罗兰绽开热情的笑容,转身向馆长、副馆长建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