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王爷太认真 >
二十九


  “又喊错,该怎么罚你,嗯?”

  随着低沈嗓音的落下,印欢忽然感到头上一轻,红色的喜帖就这么自眼前飞了开来。

  为了让她少受点折磨,他没按照习俗,用玉如意先掀了红帕,而是直接将沈重的凤冠连同喜帕,一块撤掉。

  少了凤冠,她的颈子、臂膀果然轻松不少,只是在他的注视下,她却仍旧羞怯的不敢抬头。

  贝齿轻咬着下唇,挣扎了一会儿,她这才小小声的喊出他的名。

  “嗥月……”当话才说完,她也脸红了。

  自从确定彼此的心意后,便说好两人独处时,得唤着彼此的名,只是这样亲昵的行为,总让她好不习惯,总是有几次会喊错。

  “很好。”皇甫嗥月加深笑意,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别再喊错,要是再犯,绝对饶不了你。”他意味深远的警告着,可那眼神,却让印欢顿时明白,他口中的“饶不了”,其实是怎样的惩罚。

  纤柔的身子微微一颤,更深的红霞登时飘上两颊,她心儿怦怦跳,不禁娇嗔跺了下小脚。

  “哪有人这样的。”

  他发出低笑,情不自禁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

  “你是我的妻,是我的另一半,自然得喊我的名。”看着艳光四射的她,皇甫皡月总算明白春宵一刻值千金背后的涵义,只是他再心动,却还是考量到她的处境。

  原本迎婚嫁娶便是一桩麻烦事,更别说在太皇太后主张下,每一道程序更是少不得,结果这一来一往,便是由清晨忙到夜里,这一刻,恐怕她连一口水都没喝过呢。黑眸里闪过一抹心疼,不由分说地,他立刻将她带到了圆桌边。

  “吃点东西吧,折腾了一整日,你一定饿坏了。”

  同样铺着大红锦缎的圆桌上,满满都是色香味俱全的佳肴,虽然有些冷了,但看起来还是十分可口。

  “我……”印欢本想说自己不饿的,但是才开口,他便捻了块桂花糕,塞入她的嘴里。那甜中带香的滋味,立刻引发她的食欲,让她本能的咀嚼起来。只是她才吞下,他又塞了颗红枣到她的嘴里。喂着她的同时,他也挟了好几道菜搁到了盘上,她抽空看了一眼,这才发现那全是自己喜爱的食物。

  原来这段日子以来,不只她观察着他的习惯,就连他也记下了她的喜好,她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他都明明白白。

  水眸一柔,她不禁露出一抹甜笑,心头那股感动,让她顿时忘了紧张。

  拿起竹筷,她也替他挟了几样他爱吃的菜,烛光下,两人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饭菜,直到喝完了合卺酒。

  “师父呢?”也许是不擅于喝酒,才喝完一杯,印欢竟忽然觉得有点无力,身子不禁软软的朝他偎靠了过去。

  “亲家公正在前头,和母后、皇上闲聊呢,倒是小姨们,怎么不见踪影?”察觉到她的醉意,他双手一捧,竟将她一把抱起,来到了床畔。

  “心儿和喜儿应该是跑到前头去了。”她睁着微醺的水眸,任由他将自己放到了床上。

  由于是远嫁京城,两人原本说好要在今日陪着她,可谁知宴席才开始,那自远处飘来的食物香气就又诱得两人坐不住了。

  两人一个爱煮,一个爱吃,循着那香味,便出了房门,再也没进来过。

  “呵,那正好。”说话的同时,他也俐落的替她卸下了珍珠霞帔、红色嫁裳。而察觉到他眼里一闪而逝的闇光,印欢心头一赧,顿时酒醒了不少,一双雪白小手连忙溜进了彼此间的空隙。

  “应……应该是我来才对。”红着脸,她颤颤地拂上他衣裳上的盘扣。

  原本她什么也不懂,可兴许是听说了她的身世,因此在大婚之前,当今皇太后曾私底下教导了她一些事,包括为人妻该做的事,以及夫妻之间的事。

  自那时起,她才明白,那夜他对自己做的事,原来还有更深的意义。

  只是,既然都已经成为他的妻子了,自然得要帮忙宽衣。只不过听是一回事,做起来,似乎又是另外一回事,在他的注视下,她竟紧张得连一个盘扣都解不开。“还是我来吧。”他沈着声,轻轻覆上她的小手,三两下,便替自己卸下了一身的红袍。

  当他半裸着身子,将她压向床榻时,她不禁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尽管两人之间早有夫妻之实,但是他炽热的体温,却还是让她莫名的紧张,每当他朝她靠近,那属于他的气息绵密的将她围拢时,她的身体,总会不自觉的发热发烫,接着便是一阵阵的颤栗……

  “嗥月,我……”她紧张的抵着他的肩头,想拖延这一刻的来临,却又找不出任何藉口。

  “嘘。”察觉到她的不安,他低下头,轻轻地吻住了她的唇。

  一个吻还不够,沿着她雪白的细颈,他沿路落下或深或浅的亲吻,而随着唇齿所到之处,大掌也俐落的一路褪去所有阻碍。

  先是嫁衣,接着是衬衣,然后是绣花小兜,以及那薄薄的绸裤。在他温柔的**下,不知不觉间,印欢果然忘了紧张,被吻得红肿的小唇,不时无意识地吐着撩人的**声。

  当大掌放下纱萝帐,皇甫嗥月也重新叠上她的身体,再一次吻上她的唇,复习着她一身的桃花香。

  夜,慢慢的沈下。

  当圆桌上,龙凤双烛滚落最后一颗泪时,几十丈外的印峰,也缓缓的来到一株桃花树下。

  看着那即使过了时令,仍旧开得格外绚灿的满树桃花,他不禁别有深意的掀起一抹笑,喃喃念道——“虽然是场劫难,但老夫替你送来的这株桃花,可是个无价之宝啊,不过话说回来,这百年情缘,百世爱恋,这样的天作佳偶,实在世间少有啊。”

  捻起白髯髯的山羊胡,印峰不禁抬头笑望天际。

  满空的星辰,静静地闪烁亘古的光辉,只是忽然间,他灵机一动,连忙掐指一算,布满皱纹的老脸上,顿时又盈满笑意。

  “哎呀!又是红鸾星动,看来这回儿是北边哪,呵呵呵……”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