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王爷太认真 >
二十八


  她想推开他,却又想抓紧他,体内那磨人的紧绷,让她难忍的蹬了一下腿,脚上的绣花鞋,也因此滚落到床榻下。

  她仰起头,感觉到他热烫的体温,正迅速的透过她单薄的衣裳,燃烧着她的身体。“王爷……”她轻吟着,不自觉的叫喊出声。

  “叫我嗥月。”他压抑的低喘着,却忍不住贪婪的一路向下。

  “我……”她咬着下唇,下意识的阻止自己发出更多羞耻的声音。

  “叫啊。”他诱哄着,坏心眼的用手撬开了她的红唇。

  “嗯……”耐不住他的勾引,她终于投降的喊出声。“嗥……月……”

  “很好。”虽然全身绷得死紧,他却勾起了满足的微笑。

  撑着上半身,他看着她为他绽放美丽的嫣红,看着她为他颤抖娇喘,他的身体紧绷得几乎就要爆炸。

  “你是我的。”重喘一声,他再也无法忍耐,唇齿交缠间,他也将自己的手指窜入她的指缝间,让彼此牢牢的纠缠在一起。

  感受到他的爱意与独占,她不禁本能的也握紧了他的手掌,羞怯的学着他每一个动作,回应着他的吻。

  虽然羞于说出口,但是她愿意成为他的妻子。

  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她都愿意陪着他度过往后的每一天。

  因为,她爱他……

  睿王爷娶妻了!自遭到苗族袭击那一日起,为了让中毒受伤的睿王爷能够安静休养,文武百宫皆有志一同的仅将慰问的礼品送到府上,而没亲自过门拜访,可没想到再见面,却是来参加婚宴。

  看着那处处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的睿王爷府,不少文武官员可谓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年轻一辈的官员,自然是欢喜皇甫嗥月终于有了归宿,能够让京城里的干金小姐们死心,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可老一辈的官员们却声声怨叹,忧愁自己的女儿们没得到最好的归宿。

  不过尽管他们内心五味杂陈,却远远比不上皇甫韬心里的哀怨。

  虽然对于皇叔决意娶印欢为妻这件事,他也算是默许了,但是亲眼见到这一幕,他还是好想哭啊!苗族造反一事,已是证据确凿。

  在王府刺杀失败的同时,位在南疆的苗族残党,果然也立刻举兵造反,幸亏皇叔布置在南疆的眼线,早一步发现异动,通知边疆将领,才没造成大祸。只是苗族这一叛变,不仅让民心产生了动摇,更是令其他小国产生恐惧。为了表示忠诚,这一个月来,各小国小族皆遣使来访,献上诸多贡礼,为了接见各国使者,他整日忙得**乏术,结果待他一回神,生米早就煮成熟饭了。他要是早知道一个中毒之人,连那种事也干得出来,那夜他就算厚着脸皮,也要留下来,可是……

  呜呜,一切都来不及了!事实证明,印欢非但不是刺客,还护驾有功,而且还是选妻宴上由皇叔亲自点选出来的妻子,不待他这个皇帝点头,当今太皇太后便亲自去了趟王爷府,会见那未来的儿媳妇。

  而这婆婆看媳妇,第一眼是惊艳,第二眼是欢喜,第三眼是愈看愈中意,结果二话不说,马上就准了这门亲事,并且自愿包办整场婚礼。

  有了太皇太后的“加持”,他这个做“晚辈”的,连说话的余地都没有,就只能乖乖的拟下诏旨,亲手允了这场婚事。

  如今,宴席已接近尾声,在太皇太后、皇太后和皇甫韬的坐镇之下,皇甫嗥月一身红袍,在琉璃宫灯的照映下,来回的在宾客间穿梭,尽管恭贺声不断,但他唯一挂念的,还是那待在新房里的爱妻。

  眼看最后一道菜终于呈上,他立刻招来楼西。

  “王爷。”楼西一步向前。

  “时候不早了,待宴席结束,立刻护送皇太后和皇上回宫,还有吩咐总管,今晚谁也不准接近新房。”

  “是。”一个躬身,楼西连忙领命办事去了。

  回首凝望盛大的宴席,皇甫皡月没有丝毫留恋,立即转身朝颐品楼而去。途中,正巧遇见几名宾客,他却无心交谈,眼看距离新房还有一段路程,他不由多想,立刻一个提气飞上了屋檐,顺着屋檐疾驰而去。

  他从来不晓得,自己也有耐不住气的时候,但在这特别的日子里,他却希望能够早一点与他的心爱的妻子相聚。

  终于,颐品楼就在眼前,他无声落地,连点尘埃都没惹起。

  门廊前,一对大红灯笼静静的映着晕红色的光辉,蒙蒙月色下,原本朴实古雅的颐品楼,被布置得喜气洋洋,到处都有红色的影子。

  推开房门,偌大的花厅也是一片喜红。

  窗上贴着大红双喜,桌上烧着龙凤双烛,四周的墙上也挂满了绣花红幔,方正的桌椅铺上了鸳鸯深红锦缎,迫下及待的再往内走去,他朝思暮想的可人儿就坐在深红锦褥上。

  只见她一身嫁裳,头盖红纱喜帕,凤冠上的珍珠在喜烛的照映下,散发着美丽的光晕,只是那光晕虽美,却带着明显的轻颤,似乎是在诉说着新娘的怯意。“王爷!”

  没料到皇甫皡月会提早回房,守在印欢身边的团圆两姊妹,立刻恭恭敬敬的弯腰福身。

  “辛苦了,都退下吧。”勾起一抹淡笑,皇甫皡月又往前走了一步。

  “啊?可、可是奴婢还得伺候王爷夫人用膳。”两姊妹呐呐地说道,神情有些紧张。

  为了这一日,雷大娘可是准备了好多食物,还拉着她们叮咛了一大堆该注意的事以及不该说的话。

  此时此刻,她们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得伺候王爷和夫人喝下甜汤,说些吉利的话,然后再将合卺酒准备好……

  “我来就好。”皇甫嗥月开口。

  “呃……是!”两姊妹虽然有些犹豫,但王爷都开口吩咐了,两人也不敢多说什么,再次福身后,便迅速退到门外。

  离去时,两姊妹还贴心的将门板仔仔细细的阖上,不敢让一丝风儿窜进,坏了喜烛的燃烧。

  终曲随着两姊妹的离去,室内立即陷入一片宁静。

  噙着微笑,皇甫嗥月一步步向前,随着脚步声的缓缓接近,印欢不禁紧张地揪紧了嫁裳。

  “王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