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王爷太认真 >
二十七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害怕过什么,唯有那一刻,她的心,却因为胀满恐惧而差点裂成碎片。

  即使大夫保证他并无大碍,可她的心始终悬着、荡着,直到这一刻。

  她只希望这一切都不是梦,就算是梦,她也宁愿永远都别醒来……

  “我又吓着你了,嗯?”虽然她极力隐藏内心的恐惧,但皇甫嗥月还是察觉到她的不安。

  撑着床榻,他忽地俐落起身,衾被沿着他的腰际缓缓落下,壮硕厚实的胸膛在半敞的单衣下若隐若现,那迥异于俊美外表的结实肌肉、性感肌理,在烛光的照映下,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周遭的空气瞬间变得有些干燥,就连夜风也吹不散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度,小脸蓦地飘上了朵红霞,她羞赧的想要转过身,却被他拉进怀里。

  “啊!”她发出低呼。

  “别怕。”他爱怜的环着她的细腰,另一只手则是抚上她发烫的小脸,轻轻地抹去她眉间的轻愁。“瞧,我这不是一点事也没吗?”

  “可是大夫说你体内可能还有余毒……”她红着脸,一时间竟也不知该如何反应,只能任由他抱着。虽然这样的姿态,让她羞得连脚趾都蜷了起来,但他炽热的体温以及有力的怀抱,确实让她安心不少。

  “那一点毒,奈何不了我的。”他低声安慰着她,粗糙的指腹仍旧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小脸。

  他的动作是那样的温柔,她不禁渐渐放松了身子,眷恋的偎入他的怀里,倾听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真的?”她不确定地问,还是有些害怕。

  “当然。”他微微一笑。“我自幼习武,十八岁那年在征讨苗族时,不幸遭到了暗袭,中了剧毒,幸亏捡回一命,也许是因祸得福,自那时起,一般的毒物便不容易对我造成影响,只要稍作静养,便能恢复元气。”这也就是为何他能无后顾之忧的,选择将刺客送上西天。

  只是他虽有自信,却还是没料到体内的毒性会那般猛烈,一下子便发作起来,才会让他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便陷入昏迷。

  然而尽管皇甫嗥月说得云淡风轻,印欢却还是心有余悸。

  虽然晓得他武功不弱,但乍闻他上过战场,她还是有些无法置信。

  他不为人知的一面实在太多了,多到她实在不知该如何反应。

  既然他懂武,为何从来不说?既然懂武,又为何要留住她?他的武功造诣在她之上,身边又有楼西,多了她,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助益,反倒是为了保护她,他还差点——想起那怵目惊心的一幕幕,她心头一颤,纤柔的身子不自觉的更加往他温暖的怀里缩。

  “所以你真的没事了?身体不痛也不难受了?”她不安的又问,只想确定他是真的再也没有痛苦。纵使此刻她的心头有好多疑惑,但是只要他安然无恙,那么那一切都不值得追究。

  “要我证明吗?”他眸光一闪,看着她还是布满不安的小脸。

  “证明?”她眨了眨眼、不解的看着他,那天真的眸光,瞧得皇甫嗥月整个人都沸腾了起来。

  虽然残存的毒性让他短暂陷入昏迷,但期间,他却能感受到她的存在。

  她焦急的注视、不安的脚步、以及颤抖的触碰……

  为了光明正大的得到她,他一直强自忍耐,但是此时此刻,她就在怀里,那柔馥软香的躯体正贴着他,浑身散发着诱人的桃花香。

  “我已经提亲了。”他绷着身子,声嗓瞬间变得有些粗嗄。

  她眨了眨眼,不禁困惑的自他怀里抬起头。

  “向谁提亲?”

  “一个月前,当皇上决意为我筹办选妻宴的那一日起,我便让楼西去了趟飞石峰,向尊师提亲。”他解释楼西这一个月来的去向,同时也挑掉她发上的银钗。银钗才落,柔顺的长发瞬间倾泻而下,形成一道美丽的黑瀑。

  “你向我师父提亲?你怎么可以……我师父他……”羞赧的云霞再度布满小脸,印欢羞得连话都说不全,连忙想自他怀里退开,不料却被圈得更紧。“他老人家答应了。”他既霸道又温柔的用食指卷起她颊畔的一缯长发,实在爱极她为他脸红的模样。“尊师似乎早料到我会派人提亲,因此在楼西抵达的同时,便在山脚候着了。我们约定,一个月后,我会亲自登门娶亲,到时你便是我的妻了。”

  “什么?”印欢更是震惊,瞬间竟忘了挣扎。

  这一个月来,她一直以为他是派楼西去采查他国消息,没想到竟是……竟是为了他们之间的婚事!当初师父以“疾光残影”作为条件,让她前来保护他,如今她非但没能功成身退,反倒让他抢先一步,找了个最好的理由,将她留在身边,如果是以前的她,一定会气恼的回谷找师父理论,但如今,她的心里头除了羞怯,只有更多的幸福。

  不知不觉间,走遍大江南北、学尽天下武功的宏愿,再也吸引不了她,他的温柔就像一条无形的丝线,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便将她的心偷偷系到了他手中。只是他怎能提都没提,就让楼西上门提亲呢?而师父竟然也没等她回去商量,便轻易答应这桩婚事,他们竟都将她蒙在鼓里!贝齿一咬,她又气又羞,不禁有些负气的想推开他,谁知他动作更快,竟忽然抱着她往床杨上倒下。

  “啊!”她惊叫一声,待回神,整个人已躺在床榻上,而他,竟然就俯在她的身上!他的发就垂散在她的脸颊两侧,状似慵懒,却有一股说不出的野蛮。

  在黑发的遮掩下,微弱的烛光似乎变得遥远,他们之间,只剩下彼此的气息和体温,而床榻上,她的发和他的发也丝丝相缠,再也分不出彼此。

  忽然间,他竟用手细细描绘起她的唇办,深邃的眼神仿佛藏了两块烙铁,企图将她每一寸肌肤都燃起火苗。

  在他的注视下,就连呼吸都令她全身发烫。

  粗糙的指腹在她的唇办上,制造出一阵又一阵的颤慄,她不禁微微颤抖了起来,柔软的娇躯就像是一尾煮熟的小虾子,全身都红透了。

  “不要……”他的眼神,不禁让她想起马车上所发生的事。

  过度的羞赧及紧张,让她不禁伸出双手抵住他的胸膛,可即便如此,她却抵挡不住他的气息,入侵她每一寸敏感的肌肤。

  他无视她的娇羞,倾身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一记又一记的轻吻。

  “我要你成为我的妻子,欢儿。”他粗嗄地说着,每说一个字,便在她的脸上、耳畔、颈窝落下一个吻。

  那燥热缠绵的气息,让她不禁羞怯地揪紧了他的单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