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王爷太认真 >
二十六


  就在御医吓得几乎要昏倒时,为了避嫌而留在花厅等待的印欢,这才连忙赶到内厅,阻止皇甫韬疯狂的行为。

  捣着微微发疼的手腕,皇甫韬不敢置信的瞪着一脸沉凝的印欢。“你……你竟敢打朕?”

  “你这样抓着大夫,要大夫怎么开口说话。”她冷冷地睨着他,同时迅速协助御医逃离他的魔爪。

  “呃!”经印欢这么一说,皇甫韬这才发现,自己差点将御医给勒晕,登时尴尬得说下出话来。

  瞥了眼躺在床榻上,脸色苍白的皇甫嗥月,印欢虽然也心急如焚,但还是镇定的放柔声音。

  “大夫,这边不好说话,我们到外头讲吧。”她体贴的为皇甫嗥月留下一室宁静。

  “好……”从来没看过如此美丽的女子,老御医瞬间一片晕晕然,竟忘了皇上的存在,还真的乖乖跟着印欢来到外头的花厅。

  眼看着两人就这么视若无睹的绕过他的眼前,皇甫韬气得差点喷火,但想起皇甫嗥月目前的情况,也只能讪讪然的跟着走了出去。

  “敢问大夫,他……”咬了咬下唇,印欢又吸了一口气,这才有勇气开口:“王爷的情况究竟如何?”

  “印姑娘别担心,王爷中毒的情况并不是很严重。”老御医笑呵呵的,对于眼前温柔婉约的印欢,有很好的印象。

  王府遭袭的事,已经传遍整个皇宫,如今不少重臣正在为此事善后。听侍卫们报告,是眼前的姑娘和睿王爷一路保护皇上,皇上才能毫发无伤的全身而退。“真的吗?”皇甫韬又惊又喜地冲到御医面前。

  看着皇甫韬,老御医的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这才猛然想起他的存在,吓得连忙自椅子上起身。

  “微臣该死,竟然忘了皇上——”

  “废话少说!”皇甫韬用力将人给按到椅子上。“你保证,睿王爷真的没事?”

  “是!是!”御医连连点头。“幸亏染毒的瞬间,王爷便封住己身几个大穴,阻止剧毒的蔓延,虽然毒已入体,但并未伤及五脏六腑。”

  “太好了!”皇甫韬大喜,可想想又觉不对。“既然睿王爷没事,当时他又怎会口吐黑血,至今昏迷不醒?”他严肃又问。

  “那是因为王爷内力深厚,始终用内力护住心脉,再加上四周大穴被封,毒性无路可去,才会顺着血液逆流于口,一切皆属正常。至于王爷会陷入昏迷……呃,微臣猜测,可能是王爷体内尚有余毒所致。”老御医边说边擦着冷汗。“不过微臣已在王爷收集而来的毒药之中,发现几副相似的毒药,只要皇上肯给微臣一些时问,微臣定能调配出解药,逼出王爷体内的残毒。”

  “既然如此,那你还留在这儿做什么?”

  “啊?那是因为皇上您……”

  “朕怎样?还不快去配解药!要是睿王爷有个闪失,朕唯你是问!”

  “是!是!微臣这就去。”在皇甫韬的怒吼声中,老御医噔的一下,连忙自椅子上跳了起来,差点还与皇甫韬撞个正着。

  幸亏后者反应快,连忙往后一闪,老御医这才觑了个空,连滚带爬的冲向大门,夺门而出。

  门外,楼西一如往常的双手抱臂,默默的在门口守候,皇甫韬先是看了他一眼,然后才慢慢的踱回内厅。

  不出意料的,印欢又再次回到床畔边,此刻正拧干了湿毛巾,替皇甫嗥月拭去额头上的汗珠。

  灯火之下,她的眼眸写满了自责与哀伤,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瞧得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其实皇叔中毒晕厥的事,他看得出来她比谁都还着急难过,可她却始终都没落下一滴泪。

  在皇叔毒发晕厥的瞬间,若不是她奋不顾身地抱住他染毒的身躯,并用内力这出更多的毒血,恐怕皇叔的情况也不会如此乐观。

  直到御医到达之前,她始终寸步不离,无论是皇叔无意识的朝她呕出毒血,还是因为耐不住体内的痛楚而发狂的挣扎,她始终没有放开皇叔的手,即使她的手被皇叔捏出一圈圈的伤痕,她也不曾露出痛楚的表情……

  “今晚就由你留下来照顾皇叔。”

  没料到皇甫韬会这么说,印欢先是一愣,这才缓缓的回过头。“那你呢?”“朕累了,必须回宫休息,明早还要在早朝上议论苗族之事,事情多到忙不完……”一顿,看着床榻上的皇甫嗥月,皇甫韬咳了几声,有些别扭的继续说:“总而言之,朕只是暂时将皇叔留给你照顾,你可别以为朕答应了什么,待苗族之事处理完毕,朕会马上回来。”

  看着有些不自在的皇甫韬,印欢明白他是好意让她和皇甫嗥月独处,不禁露出感激的笑容。“我晓得了,谢谢你。”

  “谢……谢什么!”看着印欢那如出水芙蓉般的清艳微笑,皇甫韬不禁瞬间心跳加快,口干舌燥。

  要命,他早晓得这女人美得像妖孽,他干么还会脸红心跳?她可是即将要成为他皇婶的人哪!他还情愿她像先前一般,冷冷的不把他放在眼里,至少他还不会如此……呃,等等,他刚刚是怎么想的?她?皇婶?他竟然莫名其妙的就认定了她的身分?他、他、他究竟是在想什么啊!皇甫韬忽然大叫一声,接着慌张的跑出内厅。“时、时候不早了,朕也该走了。”他头也不回的直奔大门,仿佛像是逃避着什么。

  “皇上,卑职送您吧。”门口,楼西忽然上前一步。

  “哇!”皇甫韬不禁又大叫了一声,显然是被楼西无声无息的身影给吓了一大跳。“不、不用了,今日大家都累了,有空,你也下去休息吧。”低着头,皇甫韬摆了摆手,接着便匆匆离开颐品楼。

  看着那匆忙离去的背影,楼西先是沉默了一会儿,接着才转身将身后敞开的门板轻轻的阖上,然后也跟着默默离去。

  第十章

  夜,渐渐的沉了。

  冷凉的夜风自窗外灌进,坐在床畔一直看护着皇甫嗥月的印欢,起身就想将窗门关上,可下一瞬间,一抹炽热的温度却忽然圈住她的手腕——“去哪里?”床榻上,皇甫嗥月蓦地睁开了眼。

  因为昏睡,他的声嗓多了一份慵懒,听起来比平常还要来得低沉,印欢闻声,不敢置信的迅速转过头,惊喜的对上他炯炯有神的黑眸。

  “你醒了?太好了,我去通知大夫……”

  “不急。”他微微一笑,略施手劲,再次将她困在床畔。

  “可是……”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他忽然转移话题。

  “刚过丑时。”她轻声回答,澄澈水眸眨也不眨的,始终直愣愣看着他。这不是梦吧?半日以前,他还口吐黑血,昏迷不醒,可如今,他却精神奕奕地看着她,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原来是深夜了,莫怪四周那么静。”他将注意力自屋外收回,却发现她眼里一闪而逝的仓皇,不禁放柔了眼神。“怎么了?”

  “我……”她欲言又止。“你真的没事了吗?”她轻声问着,虽然已非常努力的压抑着心情,可那颤抖的语气,却还是泄漏出内心的恐惧。

  直到现在,她遗忘不了他倒下时,那死白的脸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