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王爷太认真 >
二十五


  就在楼西和宫中侍卫因为迷香而拿不住手中兵器的同时,女子也猝不及防的自腰间抽出软剑,刺向昏茫的皇甫韬——“狗皇帝,纳命来!”

  “大胆!”说时迟,那时快,皇甫嗥月立刻向前一掌击上她的后背。

  那石破天惊的一击,不仅让女子重重地飞撞上一旁的大树,也震伤了她的五脏六腑,娇艳的红唇立刻喷出大量的鲜血。

  可同时间,皇甫嗥月也忽然变了脸色。

  只见他急速的抽回手,双眼沈厉微眯,迅速替自身封住几个大穴。

  “你在衣裳上抹了毒。”他绷着脸说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迅速变了脸色。

  屏着气息,楼西及另一名护卫,立刻合力护着皇甫韬退到六尺之外的小亭里,印欢则是迅速踢起该名女子遗落的软剑,隔着衣袖接住。

  “交出解药,否则连你一块死!”她毫无惧色,持着软剑抵住女子的咽喉,锋利的剑锋,在雪白的颈子上刺出一道伤口。

  “哈哈!我要是怕死,就……不会来刺杀狗皇帝了。”女子一边咳着血,一边狂妄的笑着。“我只是没想到……这个王爷府竟是卧虎藏龙,就连你这该死的皇族,都是高手!”

  女子气若游丝的靠着树脚,眼神却是万般憎恨地瞪着皇甫皡月。“不过也罢,中了我族剧毒,你也活不过三日,哈哈……咳!”

  “废话少说,快交出解药!”听着女子恶毒的诅咒,印欢的眼底瞬间闪过一抹慌乱,可她却强自镇定。忍着迷香所带来的不适,她持着软剑加深了力道,几滴血珠立刻自女子的咽喉上落下。

  “作梦!”女子喘着气拒绝。

  “该死的妖女!快交出解药,否则休怪本王诛你全族!”六尺之外,皇甫韬终于发出愤怒的嘶吼。

  他真不敢相信自己精心设办的选妻宴,却是引狼入室,不但伤及众多无辜,还连累皇甫嗥月中毒,要是皇叔有个万一,他绝不原谅自己!“生若无欢,死又何惧?”女子狰狞大笑,在苍白脸色的衬托下,那双充满憎恨的丽眸更显阴毒。“当年你这狗皇帝,为降……伏我族,杀害我无数族民,更害我父兄战死沙场,此仇不共戴天,就算……我族战到最后一兵一卒,也誓不投降!”

  “你——”

  “为了这一刻,我族……委曲求全,佯装降伏多年,可没想到,最终还是没能杀掉你这个狗皇帝……”说话的同时,女子也不着痕迹的摸向袖口,似是又要使毒。

  印欢最先警觉,手中的软剑登时毫不犹豫的朝她的右手挥去,可皇甫嗥月的动作却更快,只见他接住一片落叶,瞬间聚气于指。

  “不!她还没交出解药——”

  察觉到他的杀气,印欢欲转身阻止,却是为时已晚。

  薄弱的绿叶,在电光石火之间,便穿过女子的眉心。

  “她全身上下都喂了剧毒,多留只会徒增伤亡。”皇甫嗥月淡漠的将染毒的右手负到身后,左手却是万般温柔的环上她的腰,瞬间将她带离充满异香的树下,来到皇甫韬一行人身边。

  “可你身上的毒,或许只有她能解啊。”才落地,她便紧张兮兮地扶上他的手臂。虽然他极力装作若无其事,可那苍白的脸色以及有些紊乱的气息,却还是泄漏出他的虚弱。

  咬着下唇,她万般自责的揪紧自己的衣裳,悔恨自己的粗心大意。

  如果她能更早发现不对劲的话,他就不用为了保护她和皇上而染上剧毒了。“我自有分寸,别担心。”他微微一笑,用指腹抹开她眉间的轻颦,眼神始终充满镇定与自信。

  “可是……”

  “皇上!”远方,几名侍卫忽然匆忙赶来。“启禀皇上、王爷,大部分的刺客皆已制伏,宾客们也安全的送到他苑,敢问该如何处理活口?”

  “这……”一心挂念着皇甫皡月的伤势,皇甫韬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将活口押入地牢,待皇上事后发落。”皇甫皡月冷静的出声指示,可体内却忽然传来一股疼痛。

  看着远方那些伪装成奴仆而混入府中的青衣人,他微微吸气,强压下那股疼痛,继续缜密的补充:“加强全府戒备,先别让宾客们离开,待刑部和户部的人核对身分后,再一一将宾客送回。还有,处理尸首时要格外注意,刺客手中若还有毒药,丝毫不漏的尽数收回。”

  “是!”

  接到命令,侍卫们立刻朝四面八方散开,迅速执行命令。

  见场面终于得到控制,因吸入一些迷香而有些晕眩的皇甫韬,这才终于松下心神。

  “皇叔,你没事吧?”靠着楼西搀扶,皇甫韬缓缓来到皇甫嗥月的面前,仔细端详他的脸色。

  “皇上请别担心,微臣还撑得住。”皇甫嗥月掀起唇角,正想露出微笑,可体内那股痛楚却猝不及防地袭上胸口,令他无预警的大咳了起来。

  那掏心挖肺的痛楚,让他不禁痛苦的弯下了身躯,就在众人惊叫的瞬间,一口黑血也蓦地自他的口里喷出。

  模糊之中,他仿佛见到印欢的眼里闪过一抹泪光,他多想伸手将她拥入怀里,却只能无力地坠入黑暗之中。

  颐品楼里,皇甫韬几乎要将脚下的地板给踩破了,好不容易终于盼到御医诊脉完毕,他立刻上前揪住御医的衣领。

  “怎样,睿王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皇上,睿王爷他……”

  “他是怎样?你快说啊!”

  “微臣:…”

  “你可是我朝第一名医,若是你治不好他,信不信朕一刀砍了你的头?”

  “皇、皇上饶命啊,微臣发誓……”

  “可恶!你快说啊!莫非睿王爷真的没救了?”

  “皇上……息怒啊,微臣……微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